月之離宮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5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HASE-53 結盟的重要性

 
PHASE-53    結盟的重要性
 
「我們回去吧。」回頭看了墓園最後一眼,雪雅低聲對拉米特說,「現在的主戰場在地球,我們必須快點回去。」
拉米特微微頷首,自從知道了雪雅的身世祕密後,他對雪雅的敬意就不斷向上竄升。
PLANT內部的阿爾貝特成員協助下,雪雅平安地登上了目前位於宇宙區域的1號艦上。
「能夠和伊勒斯聯繫上嗎?」一登上船艦,雪雅就迫不及待想知道目前地球的狀況,「情況如何?」
「目前歐普的狀況看似很糟糕,但卻沒有外界所想的那般慘。」蘭姆一邊示意旁邊的解析員開啟畫面一邊說,「雖然元首卡佳里由拉阿斯哈不在,卻有艾里查爾萊特在,整個歐普議會約有三分之二掌握在艾里先生手上,現在艾里先生需要一個恰當的名目將聖蘭家瓦解掉,還有聖蘭家與阿斯哈家的婚約也是一大問題,那個婚約讓聖蘭家站在理上。」
雪雅看著目前的戰況分析圖,眉尖慢慢攏起。
「小姐,首領已經在秘密線路上了,要連過來嗎?」
雪雅從深思中清醒,點點頭說,「連過來。」
很快地,原先的戰況圖被伊勒斯的身影給取以代之。
「小姐。」伊勒斯快速行了一個撫手禮,然後進入正題,「剛剛收到消息,嫣紅攻擊鋼彈出現在戰場上。」
「那麼快」雪雅愣了幾秒後才回神,難道說「歐普出事了?」
「是的,歐普的激進派和地球軍的精英部隊幻痛對上了,卡佳里由拉阿斯哈曾企圖阻止,結果失敗。」
「艾里呢?」雪雅冷靜的問。
「雖然艾里先生企圖阻止,但對方用聖蘭家與阿斯哈家的那樁婚事為由,就算是艾里先生,再沒有卡佳里小姐本人現身親口駁斥的狀況下,是不能留下任何把柄的。」伊勒斯詳細得解釋,現在歐普的局勢尚未明朗,雖然艾里擁有三分之二的議會掌握權,但在那之前聖蘭家早已經和地球軍達成共識,為了更長遠的未來著想,艾里現在不能輕舉妄動。
「我就知道那樁婚事早晚會帶來麻煩!」雪雅面色冷凝,她沉思片刻後說,「現在智慧女神號上有我們的人,三號艦也一直跟蹤監視著重點就是歐普和藍色宇宙派系嘛
「小姐,我認為PLANT的杜蘭朵議長似乎抱持著很大的野心。」伊勒斯面色突然顯得凝重起來。
「怎麼說?」雪雅並沒有懷疑或馬上同意他的話,而是反問原因,以她所知道的杜蘭朵,這個人非常的狡猾,就算隱藏著甚麼也不會輕易被人看穿,但既然伊勒斯敢這樣說,應該是有所察覺到甚麼不對勁的地方。
「杜蘭朵每一次看似大義的話,卻非常具有煽動性,我認為他有想要將地球納入PLANT懷中的野心。」伊勒斯的猜測也是根據近幾次的戰爭中推論出來的,「特別是他想要勢在必得的戰爭中,絕對會派出智慧女神號。」
「那難道不是因為智慧女神號的駕駛員比較優秀嗎?」蘭姆剛一開口,就猛地醒悟了。
「這的確是一個原因。」雪雅輕輕點頭,「但更重要的是他非常信任智慧女神號或者說極為信任智慧女神號的艦長,我聽說那兩人以前是戀人?」
「是的而且恐怕現在也是。」
「伊勒斯,你現在立刻回來宇宙。」雪雅這次沒有多作猶豫,「我會返回地球,現在大天使號只剩下煌,這樣太不保險了,你回來以後,我將宇宙指揮權全權交給你負責。」
「遵命,小姐。」伊勒斯應下命令後,又問,「小姐打算回到大天使號嗎?」
雪雅眼中閃過一絲燦光,她突然揚起笑容說,「這一次,我們阿爾貝特也會參戰。」
聽到她這麼一說,不只是伊勒斯,就連旁邊聽到的一號艦艦員都紛紛露出熾熱的喜色。
「不過你們在宇宙的船艦還是先隱匿起來吧。」雪雅無奈笑看他們幾人瞬間失落的神情,認真的說,「如果杜蘭朵真的懷有野心的話,他一定會在宇宙中藏匿兵器或兵工廠,甚至我們不能排除會出現如上一次大戰中那樣的毀滅性武器。」
「我知道了。」蘭姆也立刻明白他們的任務有多重要、多艱難。
「必要的話,可以透過終端機,或許會有一些情報也說不定」雪雅快速思考了一下藏在宇宙的可能性,「還有廢棄的場域最好也探查看看,記住,隱匿性很重要。」
「是。」
「我和拉米特會先和第二船艦匯合,接下來的事情我會隨機應變。」雪雅停頓一下後說,「你們就專心在宇宙上地球的事情交給我們就可以了。」
「遵命,但唯有一點請您一定要謹記在心。」伊勒斯鄭重的說,「請別忘了您是我們最尊貴重要的阿爾貝特,我們的榮耀唯有您才能將其壯大,請一定要平安無事。」
雪雅明白伊勒斯擔心的是什麼,她曾經為了守護那個人而險些喪命的事情,想來阿爾貝特已經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不會有事的。」雪雅給了他保證,她既是雪雅克萊因,也是雪婭阿爾貝特,她必須從中找到一個平衡點,而更甚至她得做好將一切真相坦白的準備。
結束談話後,雪雅看向蘭姆,後者也立刻明白的點頭,「拉米特的新機體已經準備好,那架機體有著可以穿透大氣層的能力,現在只需要和第二船艦協商落點位置就可以了。」
「那麼就馬上連絡吧,拉米特,你先去熟悉機體。」雪雅面色飄著淡淡的愁色。
「小姐請不要將所有事情當掛在心上,即便是這一次戰爭更加艱難,但別忘了,這一次有我們我們阿爾貝特的存在。」蘭姆恭敬又撫慰的說,「我們的先祖絕對不會希望看見您這樣的,如此的話,就是我們的錯了。」
「這話聽起來蘭姆不會是恩古斯家的人吧?」雪雅似是想起甚麼般的露出笑顏問。
「恩古斯大人是我的高祖父。」蘭姆也很乾脆的應下,「祖父已經也曾說過我的脾氣與高祖父簡直一模一樣。」
「的確是很像。」雪雅點點頭,「接下來,這裡就交給你們了。」
蘭姆沒有回應,卻獻上了阿爾貝特的崇高禮,願阿爾貝特戰無不勝、榮耀於身。
 
雪雅安然回到第二船艦後,立刻聽取最新情報。
「強化人!?」雪雅沒料到會聽見這樣的訊息,吃驚的看向雷諾米,「為什麼沒有馬上彙報?」
「我們也是剛剛才收到訊息的,PLANT將這件事瞞得很緊,我們的人好不容易才將消息傳出來。」雷諾米也是眉頭緊皺,「那裡本是地球軍的秘密研究基地,不過在札夫特發現前就已經報廢,但我們推測最近地球軍當中的那支菁英部隊幻痛,或許就是由強化人組成的。」
聽到這裡,雪雅真想將全部事情脫手不管,但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她揉了下眉頭後說,「現在大天使號的位置在哪?」
雷諾米看了眼部下,馬上有人開起探測,沒多久就將大天使號現在狀況畫面調出來。
「他們航行的方向是?」雪雅緊盯著航行中的大天使號問。
「這裡,克列塔。」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影像卻是札夫特軍與歐普軍的對戰場面。
「看樣子他們是打算去阻止嗎」雪雅語調隱藏著淡淡憂傷,但她隨即正色道,「立刻連上三號艦。」
沒幾秒,就看見一個較小的畫面展開。
「席格修,現在立刻派遣兩名機動性最好的MS去協助大天使號。」
「是。」
雪雅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對了,智慧女神號上面應該有架新型的橙色古夫烈焰,那是我們的人,必要是允許採用MIA形式。」
這個意思就是,在危機時刻,可以借用假攻擊使其墜落後造成MIA(任務中失蹤)的假象,好讓其成員回歸隊伍。
「原來那架新機體是我們的人嗎?」席格修有些詫異的說。
「怎麼了嗎?」雪雅敏銳察覺到他口氣中的不對,連忙問。
「不那個,在上一次戰鬥中,那架機體差點被打落,不過因為我們暗中使用電子干擾,才讓對方逃過一劫萬幸」席格修說到這裡,自己也不禁暗暗慶幸上一次自己那莫名衝動做出的行動。
「原來如此那真是多謝你了。」雪雅聽到前面先是一驚,然後確定海涅暫且沒事,才鬆一口氣的說,「那名駕駛員是我的親衛隊隊員之一。」
「那麼我們明白了,首要任務將會以那名駕駛員的安危為最優先考量。」席格修聽到她如此說後,正色回應。
雪雅看向他,露出一抹笑容說,「沒錯,沒有甚麼比阿爾貝特的榮耀更為重要,但家人的安危卻是唯一凌駕於我們榮耀之上的存在。」
阿爾貝特重視榮耀,卻更重視家人。
「三號艦必要時支援大天使號,二號艦轉移方向,與三號艦會合。」雪雅眼中閃過一道光,「接下來的戰鬥,我們都不必再袖手旁觀了。」
 
 
「即使如此,妳也還是要去,對吧?」
面對煌的目光,卡佳里心底一緊,卻無法說出任何反駁的話。
「既然如此,就去吧。」煌面色緩和的說,「拉克絲也說過的,首先要下定決心,接著貫徹到底,當人要完成一件事,這是唯一的辦法。」
卡佳里也想起那時候拉克絲說的話。
「不只是拉克絲,雪雅和艾里,他們也都是如此,下定決心、貫徹到底。」
卡佳里突然站起來,眼中的迷惘消散,那兩人的身影始終走在自己前面他們總是擋在自己前面,可是她想要的不是這樣,她想要的是能夠與他們並肩同行的能力,這一次,不只是為了歐普,也是為了她自己。
「我非去不可,這是我的責任,也是我的決心。」卡佳里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煌看到猛地成長的卡佳里,感到欣慰的同時卻也忍不住想起那名已經消失蹤跡許久的少女,雪雅妳到底在哪裡?
 
 
不知道自己正被人記掛在心,雪雅正在二號艦的艦橋上關注著這一次的戰鬥。
「歐普看起來有些危險艾里到底在做甚麼?」雪雅神色凝重的看著這場戰鬥,明明她都讓在歐普的阿爾貝特現身幫助他了,為什麼還會變成這個樣子
「小姐,是從歐普發來的暗碼文。」迅速解讀出後,得到的結果卻是那樣讓人啞然,「這一次的戰鬥是聖蘭家主導的,他們以那樁婚約來表示自己擁有代理元首的權力和地球軍合作,雖然艾里先生阻止過,但卻沒辦法有更好的理由去反駁甚至底下有人差點被策反了。」
「看樣子我們小看了聖蘭家原以為只剩下一些沒用的廢物,那樁婚約太束手束腳了!要是卡佳里」說到這裡,雪雅住口不再說下去,這不是她第一次埋怨那樁婚約,但就算她再怎麼不滿,那也不是她可以插手管的事情,那是艾里與卡佳里之間的事情。
「即使如此,我們也不能看著歐普這樣下去。」雪雅收起臉上的情緒,恢復冷靜的看向雷諾米,「距離還有多遠?」
清楚雪雅這樣的原因,雷諾米搖搖頭說,「就算用最快速度,等我們到時,戰鬥也差不多結束了,現在只能先寄望席格修的三號艦了。」
雪雅心底略有不甘,卻明白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
「小姐,是三號艦的通訊,席格修艦長希望與您通話。」旁邊的通訊員突然開口。
「接過來。」雪雅沒有遲疑的說,然後看到席格修帶著無奈的神色出現在他們面前。
「小姐,適才我們的MS隊員又救了您那位親衛隊員一次,他差點被地球軍的幻痛部隊擊落。」席格修知道能入親衛隊的成員都是有隱藏任務的,他不確定那位駕駛員肩負什麼樣的任務,但他卻知道這兩次的戰鬥中,那位都差點死在戰場上。
「他還是急躁了」雪雅知道海涅的實力並不應該造成這樣的結果,但顯然這幾次他有些急進,「麻煩你轉達,讓他採用MIA形式歸隊。」
席格修沒有猶豫的直接另傳通訊過去,卻馬上遭到拒絕。
「能夠轉接過去嗎?讓我親自和他說。」雪雅接起旁邊的話筒,沒幾秒就看見海涅的臉出現在她面前,「海涅,現在我需要你,所以回來吧。」
海涅先是一愣,原本要拒絕的話語卻說不出口,他看見雪雅認真的神情,又想起最近智慧女神號上越來越奇怪的氛圍雖然很想繼續留下來探查清楚,不過雪雅這麼說了他微頷首,「我明白了。」
「那麼到時候見,我現在正往你們那邊去。」雪雅並沒有解釋原因,便直接切掉通訊。
「小姐,打算回去大天使號對吧?」雷諾米雖然是疑問句,但語氣卻是非常肯定。
「就算我們擁有再好的能力,只憑現在的我們是沒辦法與一整個PLANT或地球軍對抗的,同盟無疑是很重要的方式,大天使號的信念與我們的信念並沒有相衝,而且我也同樣信任他們。」雪雅淡淡一笑說,「這一次回去,我會將隱藏得一切慢慢揭開,我要讓這個世界知道,阿爾貝特這個名字。」
 
 
「那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跑出兩架從沒看過的MS?」智慧女神號上也因為突如其來的陌生敵人而陷入慌亂。
「讓阿斯蘭和海涅過去,真專心對付眼前的敵人,露娜和雷,協助真。」
「是。」
「艦長,那兩架新機體就由我來吧,阿斯蘭還是去協助真他們比較好。」海涅很清楚阿斯蘭的實力,心底有些擔心要是因為阿斯蘭也在而使得計畫出差錯,所以乾脆不讓阿斯蘭來,「更何況還有大天使號和那架自由在,要是少了阿斯蘭,真可能會有點吃力。」
妲莉雅也知道這樣做或許才是最好辦法,可是那兩架莫名出現的新機體實在很難讓人心安,既不是地球軍也不是他們札夫特的軍隊,要說是和大天使號一起,又不像,那兩架新機體就這樣憑空出現,然後用讓人驚訝的高超技巧攻擊他們和地球軍,難不成……還有第四個勢力!?妲莉雅想到這裡,神色間閃過一絲陰霾,她牙一咬,狠下心同意海涅的建議。
「真,自由鋼彈交給你。」為了預防萬一,妲莉雅將真調去阻擋自由鋼彈,讓阿斯蘭帶著露娜和雷去對峙幻痛部隊。
顯然也是怕阿斯蘭會無法和曾經的同伴動手。
 
 
 
「時間已經差不多,該動手了。」終於有機會駕駛MS上戰場的艾維恩有些遺憾地與通訊中的人說。
「以後有的是機會,按照剛剛說的方式動手。」海涅有些無奈地對來幫忙讓自己歸隊的同伴說,「開始了。」
說話間,海涅一個加速,與艾維恩的機體展開近距離的對峙。
「嘖,你們兩個也不要剛說完就動作阿,害我差點沒反應過來。」同樣過來幫忙做戲的亞儂嘖一聲後,立刻不客氣地揮起光劍斬掉古夫烈焰的雙腳。
「你還真不客氣,這架機體可是新的阿。」海涅有點心痛地說。
「放心,小姐已經替你準備了我們阿爾貝特的新機體,這架機體就讓它在這裡廢了吧。」艾維恩突然用機體的四肢緊緊纏上古夫烈焰,對著亞儂說,「快點結束閃人吧。」
「了解,海涅先生,請稍微忍耐一下吧,也許會受到一點小傷。」說完,亞儂也不給海涅說話的機會,直接揮動光劍將古夫烈焰攔腰斬下,同時,他放出偽裝用炸彈,藉著炸彈產生的大量煙幕中,和艾維恩合作將已經破損不堪的古夫烈焰拖到海裡,藉此遁走。
 
「古夫烈焰失去訊號!」沒有預警的,智慧女神號就這樣收到一名同伴失蹤的訊息,一時間,船艦裡陷入沉默。
「立刻派人過去!」妲莉雅臉色難看的喊,「搜尋那兩架不明機體的位置,以此定位古夫烈焰可能失去訊號的地方。」
「是。」美玲手飛快的在鍵盤上移動,隨即訝異地喊,「救星鋼彈過去了。」
 
可惜阿斯蘭並沒有能夠趕過去,而是被甩掉真的煌擋下。
「阿斯蘭,你還打算在那裏待多久!」煌心底一直想著雪雅的事情,因此不自覺的忍不住脫口而出。
「煌,難道說你這次又是來阻止我們的嗎?現在的歐普,到底有甚麼值得你們去守護!?」阿斯蘭因為一而再再而三地失去同伴,情緒有些激昂。
「那麼你又是為了甚麼而戰的?難道說就算雪雅與你為敵,你也不在乎了嗎?」煌眉頭緊緊皺起,不明白為什麼他又和摯友再一次背道而行。
雪雅……阿斯蘭動作一頓,要不是煌發現不對勁而收力,他差點就要被砍到了。
「雪雅她怎麼了…」阿斯蘭發現這幾次對峙中,他一直都沒看見雪雅的身影,既沒有守護鋼彈也沒有黑色薩克,他無法知道現在雪雅到底怎麼了。
「雪雅她……」然而沒等煌開口,就被突然衝過來的真給打斷。
「我要宰了你──」
「真!不要衝動。」阿斯蘭心底有些惱怒,卻也不得不上前去幫助真讓他不要被煌砍了。
戰鬥再一次陷入混亂。
 
 
「對方的深淵和混沌都被擊落,另外蓋亞並沒有發現蹤影。」
雪雅身體微微傾前,目光緊盯著戰場,「現在是札夫特佔上風…」
「那麼歐普軍那邊的成員是否該撤離了?」雷諾米飛快掃過手上的名單說,「那邊的軍艦上有三名阿爾貝特成員。」
「讓他們準備撤離吧,另外可以的話,將艦長也綁走。」雪雅對於那個艦隊是有點印象的,「如果我沒弄錯的話,上面的人是戶高一佐吧?那位是忠誠的阿斯哈派,對於艾里應該會有一定的幫助。」
「是,我明白了。」對於雪雅說的那和綁架沒兩樣的話,雷諾米連眉也沒挑,很平常的應下。
「小姐,歐普軍好像陷入混亂。」
雪雅和雷諾米立刻將目光重新投回螢幕上,幾乎是同時兩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讓三號艦立刻再派人去,拉住智慧女神號的攻勢,讓歐普軍有時間可以撤退。」雪雅面色冷然地看著畫面上卡佳里與歐普軍的對峙,隨即露出詫異,「等等,歐普軍的動向有點奇怪…」
「他們好像正在撤退……」雷諾米也看出奇怪的地方,歐普軍的攻勢似乎改變了。
「難道說是艾里那邊又有甚麼變化了…」
「從歐普那裏傳來暗文,是哈諾。」
哈諾!?雪雅只停頓了幾秒就想起來那是她特別抽調出來擔任艾里護衛和副手的部下。
「內容。」
「是,上面說艾里先生已經說服議會停止這一次作戰,並且做出了改選代表的考慮,還有同時考慮是否要退出大西洋聯邦。」
聞言,雪雅總算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終於有個好消息。
「讓席格修掩護歐普軍撤退,然後找好隱蔽點等我們會合。」
雷諾米沒有遲疑地傳達命令,這一點對於他們而言,無疑是好的。
 
 
「這是怎麼回事?」作為這一次的指揮官,尤納‧洛馬‧聖蘭正怒氣騰騰的質問建御雷號艦長戶高一佐。
「這是剛才議會下達的命令,您已經被罷黜這一次的指揮官一職,您的父親已同意這個做法。」戶高一佐說出心底到底是鬆一口氣還是失落,但軍令是不可違抗的,「從現在開始歐普軍要退出此次戰場。」
「父親怎麼可能會下達這樣的命令!胡說!」
「戶高一佐,這裡有密令。」這時一名士兵打斷他們對話。
戶高一佐接過密令飛快看完後,露出有些錯雜又安心的目光,「上面命令將嫣紅攻擊鋼彈帶回去歐普。」
「意思是說要活捉嗎?」
在場的人都知道嫣紅攻擊鋼彈的駕駛員到底是誰,只是無法隨意在公開場合承認這個事實,這都是為了保護真正的歐普首領。
「沒錯,不過歐普已經派了負責的人過來,所以我們只需要專注於撤退就行了。」戶高一佐想到剛剛密令上的名字,露出一抹淺到看不出的笑容。
「負責的人?」天城疑惑的看向上官。
沒等戶高一佐說話,馬上有人用驚喜的口吻喊,「有三架機體正在往這裡過來,其中兩架是沒看過的MS,當中領頭的是──是希望鋼彈!」
「艾里大人!」
隨著歐普軍的驚呼,上一次大戰的英雄,希望鋼彈再一次出現於眾人面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