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離宮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5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番外 昔日的時光


 番外    昔日的時光
 
在一個有些偏僻的村落,四周房子都是用木頭建造的,上面雕刻著漂亮的花樣圖紋,從家家戶戶門板上都刻著一樣的圖騰就很明顯可以看出這是屬於一個小族的特殊圖紋。
太陽才剛剛升起,村子裡已經有人開始活動了。
「阿藍!」一聲清亮的嗓音在村子裡響起,「阿藍!」
「夠了,阿橙,不要在那邊嚷嚷了!」這時其中一戶門被打開,一名魁武的男人走出來,「阿藍小丫頭早就已經上山去了,你怎麼嚷她都不會回你的。」
「欸!?阿藍又自己去山上!明明說好要叫我一塊去的!」男孩不滿的說。
「喊你?得了吧。」男人哈哈一笑,「你這小鬼每次睡得跟死豬一樣熟,哪有人能叫得起你啊!」
「我才沒有!」阿橙立刻為自己澄清,可惜男人根本沒理會他。
「好了,該走了!」男人拍拍小不點的肩,「早晨可是羯族男人活動的時間!」
「喔!」
 
林木之間,一名年約五六歲的女孩正用非常靈巧的身手穿過森林,然後只見她倏地停下,然後伏在草叢間放低呼吸。
過了幾秒突然朝某一個點撲過去,同時響起的是軟糯的歡呼,「抓到了!」
女孩再次站起來,手上抓著一隻潔白可愛的小兔子。
「阿橙一定會很喜歡的。」女孩看著小兔子像是想到甚麼般露出可愛的笑容。
突然女孩朝某個方向望去,過了一會就看見一大一小的身影出現在她視線中。
「阿藍!找到妳了!」男孩快步跑過來,身手很是矯健,「為什麼出門不喊我一起啊!」
「因為阿橙你每次都很難叫阿。」阿藍軟糯的嗓音聽起來甜甜的,容易讓人聯想到甜蜜蓬鬆的棉花糖。
「阿藍,不是說了嗎,不可以直呼哥哥的名字。」阿橙一副小大人模樣的對阿藍說。
「可是阿橙就是阿橙啊!」阿藍瞪著眼睛說,然後又興匆匆地舉起手上的戰利品說,「阿橙快看!我抓到小兔子了。」
「阿藍好厲害啊!叔叔、叔叔!阿藍自己抓到小兔子了耶!」阿橙馬上就將稱呼的問題拋到腦後,滿臉興奮地看著小兔子然後拼命揮手對不遠處的大人說。
「哦,阿藍真厲害。」男人走到他們身邊,伸手揉揉小女孩的藍色短髮,「那麼以後羯族就交給阿藍保護了。」
「嗯!交給我吧!」小小的女孩挺起胸膛,眼睛因為笑容而彎起,「我會保護大家的。」
「還有我還有我!我以後要成為羯族的第一戰士!」阿橙立刻跟著舉起手喊。
「哈哈哈──那可好,以後我們就有最強的男女戰士了!」
粗曠爽朗的笑聲與輕快軟糯的笑聲交織成最美的樂曲,就像一場美好的夢境,讓人捨不得清醒。
 
「結藍──」
藍髮的少女突然回過神,眼神呆滯的看向面前的人,「阿橙…」
「結藍,妳還好吧?」守生擔心的看向似乎在發呆的少女。
「…沒事。」結藍眼神清醒一些,她輕輕撇過頭。
只是…夢嗎?
「是嗎?」
「只是做了個夢…」結藍看著夜空懸掛的彎月,是阿,那只是一個夢,阿橙…早就已經不在了…
「是甚麼樣的夢?」守生好奇的問。
「一個…過去的夢。」結藍彎了彎嘴角,那是她生命中最美的回憶。
 
 
 
在這四周都是沙漠的城市中,一名年紀約十歲大的男孩正坐在城牆上挑望著外面一成不變的景色。
男孩帥氣的容貌卻因右眼的眼罩而打了折扣,但顯然他並不怎麼在意這件事,整天帶著悠哉的心情四處亂跑,像今天這樣安靜的坐在城牆上是非常難得的事情。
「喂──迦木陀,不要老坐在城牆上。」
「哦,醫師老爺子。」迦木陀往下看,發現是同伴之一,據說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之一的醫師。
「老大他們快要回來了,不去迎接嗎?」
「我坐在這裡也可以迎接阿,而且還可以最快看見義父他們呢。」迦木陀笑嘻嘻的說。
「得了吧你,我看八成是又闖了禍不敢讓老大知道。」醫師笑罵道,然後才轉身離開。
「我才沒有闖禍呢。」迦木陀嘟囔著,然後目光又移向外面,沒多久他站起來朝外面揮手,「義父!」
城外的人聽見聲音紛紛抬頭,「是迦木陀!」
「那孩子又站在那裏了。」隊伍當中一名樣貌溫和的男人露出無奈的笑容。
「搞不好這次又闖禍了,所以提前來撒嬌?」旁邊有人笑著猜測。
「哦,那挺有可能的,但你們能想像迦木陀撒嬌嗎?」
「哈哈哈──完全不能!」
「好了,別再笑了,進城吧。」溫和的沙賊首領──拉斐爾淺淺一笑說。
「諾,老大。」
一進了城,就看見迦木陀橫衝直撞朝他們跑來。
「迦木陀,不要這樣跑,很危險的。」
「義父!」迦木陀一頭撲進拉斐爾的懷中,像個討糖吃的小孩一樣。
「哈哈哈──迦木陀,你還是小鬼嗎?每次都只會撲到老大懷裡,難不成老大撿的是個小姑娘?」
面對其他沙賊的調侃取笑,迦木陀根本不予理會,他把頭抬起來看向男人,「義父,我已經學會射箭了!下次也帶我一起出去吧!」
拉斐爾笑了笑摸摸他的頭說,「等你十五歲,義父就會帶你出去。」
「可是我已經可以保護自己了!」迦木陀從拉斐爾的懷中起來,「我也可以幫助義父了!」
「迦木陀,你這個小奶娃娃也想要出去,再等個十年吧。」
「我很厲害的!」小小的迦木陀不滿的說,他挺起胸膛說,「我可是男子漢!」
可惜他的這一番雄心壯志又被不客氣地大肆取笑了好幾天。
 
「迦木陀──迦木陀──」
「老大,怎麼了嗎?」一旁的醫師看自家老大在各個沙洞尋找甚麼,聯想到他剛剛喊的人名便說,「找迦木陀那小子嗎?」
「恩,那孩子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拉斐爾一臉無奈又寵溺的說。
「老大,就是因為你這樣寵著那小子,所以才讓那小子養成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醫師忍不住吐槽。
「阿,孩子不是都應該好好愛護嗎?」拉斐爾抓抓頭髮、不解的問。
「但不能一昧寵溺,偶爾也要給他們一點磨練。」醫師說是這樣說,但也知道自家老大的性格不太可能嚴厲起來。
果然拉斐爾認真的點頭應下,等到迦木陀回來後看見男孩一身髒兮兮的,馬上又心軟的催促男孩快去沐浴。
醫師一臉沒救的看向自家老大和男孩。
 
年少時的回憶,就算只是一點微不足道的事情,待長大以後再回想,卻也是深刻到足以烙印在靈魂上的記憶。
 
 
 
車來車往的馬路上、熾熱的太陽毫不客氣的烘烤著來來往往的人群。
「阿守,在這裡!」一名年輕人穿著短褲短袖朝剛過斑馬線的青年揮手。
「熱死人了,這種鬼天氣…到底是誰說要在這個時候聚會的阿?」守生一邊抹汗朝朋友走過去一邊埋怨。
「好像是阿傑吧,不過那傢伙放我們鴿子了,他跑去和女朋友約會去了。」一旁躲在陰影下的男孩笑嘻嘻地對他說。
「死傢伙!約了人卻不來,還給我去約會!」守生非常不滿的說,「見色忘友的傢伙,快點打電話叫他滾過來請客!」
「你確定那傢伙不會乾脆帶著女朋友來炫耀嗎?」陳文漢拍拍他的肩說,「照我說還是別讓那傢伙來曬恩愛了。」
「嘖!」守生不滿的嘖一聲,然後就放棄這個打算,「算了,那我們要幹嗎?先去一趟安美利特?」
「最近有甚麼新貨嗎?」陳文漢邊問邊拿出手機滑動。
「我也不知道,這個月我還沒去過呢,最近發現幾部舊漫,覺得挺不錯的,最近光忙著補進度,連這期的新番都還沒開始追呢。」
「是嗎?那幾部?」陳文漢隨口問。
「足球騎士、逆轉監督,喔!還有楚楚可憐超能少女組,有的時候真希望自己能像皆本一樣呢。」
「夠了,要是一樣的話,那就不是單純的蘿莉控,而是變態蘿莉控了!」陳文漢冷靜的吐槽身邊的朋友並將手機收起來說,「這一期有一部挺不錯的,真心認為你會喜歡。」
「哦,回去傳網址給我。」守生又抹了一把汗,「先去看看吧,有新貨就先掃。」
兩人到了安美利特,一邊看林立於台架上的商品一邊閒扯。
「哦,那是最近挺紅的少女漫作品。」
「現在似乎挺流行穿越內容的。」陳文漢的語氣中似乎興趣很高。
「要是我就不會想要穿越了,麻煩死了!」
「哈哈,阿守,你只是因為沒有小蘿莉又沒有那個體力才討厭吧。」陳文漢哈哈一笑說。
「少來!我是因為怕新番沒能追到好嗎!」守生翻了個白眼,「我才不要去那種地方擔心受怕呢!」
「放心放心,你又不是女的,那種穿越戲碼只有女生才會碰上。」說完陳文漢還上下打量他一會說,「阿守雖然你看起來挺白的,但至少看起來不像小白臉,應該是當不成小受的,所以不用擔心。」
「看!不要逼我說髒話,甚麼小受!都告訴你多少次不要去看你姊的收藏品!看看你個大男人的竟然整天說甚麼小受小攻!」守生怒道,「更可惡的是害得我這個大好青年跟著知道那些有的沒的!」
「哈哈──那不重要啦。」陳文漢立刻打哈哈的混過去。
終於買好東西後,兩人嘻嘻哈哈地走出店,天氣實在是熱得讓人毫無胃口,因此兩人決定去吃一碗刨冰來消消暑。
 
「對了,你之前不是老嚷著要去日本來個神社巡迴之旅嗎?」陳文漢咬著粉圓有些口齒不清的說。
「是有這個想法啦,但你也知道我家老爺子有多頑固。」守生攤攤手,「看大學有沒有機會囉,現在還未成年,做甚麼都得通報家長。」
「也是,照你家那樣,有一個知道大概就全家都知道了。」
「你直接說我家都大嘴巴算了。」守生用舌頭壓下被熬得軟爛的紅豆,甜膩的滋味充斥於舌尖。
「決定了!」守生吞下口中的食物後說,「上大學後一定要去一次日本!」
「是是,小心被你家老爺子揍,喔,順便祝你也來趟穿越之旅。」
「喂,不要咒我!」
「我哪有阿!反正被你家老爺子揍那大概是躲不掉的,再說了人家不是說日本是最容易穿越的國家嗎?你看看那麼多小說動畫都在日本神社穿越呢!」
「那個人家是誰阿!」守生忍不住吐槽,然後隨即露出狐狸般的欠揍笑容,「我說阿漢,你該不會在是羨慕我吧?」
「哼,你個小白臉有甚麼好羨慕的。」
「還說沒有,剛剛明明還說我不是小白臉呢,現在又說我是!」
「阿守,人太囂張的話是會遭報應的。」
 
偶然的一句調侃,又有誰能想到會有成真的一日呢,沒有人能想到未來會如何,直到事情真的發生後,也只能一邊感嘆一邊接受。
 
------------------------------------------------------------------------------------
 
>>次章  《卷二 交織的命運》 序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