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離宮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5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HASE-54 不協調的音色



 ◎PHASE-54  不協調的音色
 
「希望鋼彈!?」大天使號這邊也接收到訊號,露出驚喜的神情,「艾里先生也來了。」
「希望鋼彈請求通訊。」米蕾莉亞抬頭看向瑪琉,後者沒有遲疑的點頭,她立刻將通訊連上。
「瑪琉小姐、各位,好久不見了。」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青年用溫暖的微笑對他們說,「我有個請求。」
 
 
「艾里嗎?」阿斯蘭臉色有些難看,希望鋼彈的出現會讓戰局又陷入膠著的,他立刻回報給智慧女神號。
「希望鋼彈…歐普到底打算做甚麼?」妲莉雅看不透歐普的打算,正如她也一直不懂杜蘭朵的想法。
「歐普軍撤退了。」美玲突然開口說,「歐普軍現在正在撤退中,除了剛剛出現的三架機體外,其他機體都撤退了。」
妲莉雅思考半晌後,終於決定下達了撤退的命令,智慧女神號的耗損太過於嚴重,他們沒有多餘的兵力可以抵抗剛出現的希望鋼彈,更何況這一次的戰鬥中出現了一個他們所有人都沒預期到的不定因素。
「剛剛擊落古夫的不明機體又出現了!」
這一個訊息讓妲莉雅更加下定決心,「撤退,讓脈衝和救星澱後,幽靈薩克護航。」
「是!」
 
 
「小姐,有個秘密通訊要求,是希望鋼彈。」
「接過來。」雪雅點頭說,很快地就接通,她對畫面上的青年淡淡一笑說,「好久不見了,艾里。」
「雪雅,我將卡佳里帶走了。」
「為什麼我一點也不覺得驚訝呢。」雪雅面色不改地笑著說,「既然你已經做好決定,我也沒甚麼好說的。」
「雪雅,我已經從哈諾那裏知道一些關於那個阿爾貝特的事情,妳有甚麼想說的嗎?」艾里冷靜地看著過往的好友,對於雪雅,他還是有點了解的,知道她一直都是很有主見的人。
「如果歐普願意和阿爾貝特結盟的話,那麼我們會很樂意接受這個提議的。」雪雅一點也沒有祕密被發現的緊張感,她坦然地說,「我將要準備回到大天使號上,這一次我也會提出這項同盟計畫,這個世界不需要第四種力量。」
「如果是妳的話…我一直都相信妳所走的道路上有我們所追求的方向。」艾里沉默片刻後說,「現在的我沒辦法替歐普做決定,但我保證,只要我成為元首,我會與阿爾貝特結盟。」
「那麼當你成為元首後,哈諾會將我們的一切轉告,當然有些部份等我們碰面了再細說。」雪雅雖然面上神情不變,但心底卻暗暗鬆一口氣,「希望下一次見面,能夠好好說說話。」
「那是當然的,祝妳好運,雪雅。」
「你也是,祝你好運,艾里。」
畫面消失,雪雅看著底下的成員們,又看看螢幕上顯示的戰場畫面,她眼神發亮的說,「全速前進,和三號艦會合。」
「遵命。」
 
 
「煌,歡迎回來。」看著快步來到艦橋、臉上猶帶緊張的青年,瑪琉無奈地說,「既然是艾里的請求,我們沒有理由拒絕。」
「可是現在的歐普……」就算知道艾里不會讓卡佳里受到任何傷害,他還是會忍不住擔憂,因為卡佳里是他唯一的姊妹阿。
「放心吧,既然他敢讓卡佳里在這個時間點回去,那麼一定不會有問題的。」米蕾莉亞安慰道。
煌有些落寞地低下頭應道。
「只是這樣一來,這艘船艦上的能戰鬥的人又少了。」瑪琉有些傷腦筋的說。
「要是能夠知道雪雅現在在哪裡就好了。」沒有渥特菲德隊長,卡佳里也不在,這樣船上就只有自由鋼彈可以行動。
「雪雅小姐再離開前有說要去哪裡嗎?」米蕾莉亞困惑的問,「說實話為什麼雪雅小姐會選在那個時候離開呢?」
「拉克絲好像知道,但是並沒解釋。」煌也是一臉困惑地說。
「我們還是先找地方修整吧。」瑪琉說,現在的他們也沒有辦法再多做甚麼,只能先藏起來。
「是。」
 
 
「出現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捷諾瓦博士,您在說甚麼?」尼歐詫異地看向神色越發詭譎的老人。
蘇伊指著畫面上那兩架沒有人知道來源的新型機體說,「這是甚麼時候的事情?」
「不久前的作戰中突然出現的,博士知道是甚麼機體?」尼歐語氣疑惑的問。
「哈哈,我怎麼可能知道那是甚麼機體,但是我卻知道那是屬於誰的。」蘇伊語氣驟冷,「那是阿爾貝特家族的機體。」
阿爾貝特!?尼歐愣了半會才想起來,「是您之前說過的那個仇敵?」
「沒錯,我絕對不會看錯的,印在機體上的那個徽章,那是阿爾貝特印記,行走陰影之下的黑色獅子、背後相交的雙刃代表忠誠與英勇,周圍纏繞的月桂枝代表著他們心心念念的榮耀。」蘇伊說得咬牙切齒,「那個藏著惡魔的家族。」
「藏著惡魔?」尼歐突然對於阿爾貝特這個家族產生了高度的興趣。
「阿爾貝特歷代中最為出名的家主,正是那個人毀掉了我們捷諾瓦一族。」蘇伊說出在那個時代只要聽到就會讓人顫抖恐懼的名字,「帶來死亡的天使,亞茲拉爾。」
「死亡天使…還真是有趣…」尼歐對於這個存在於遙遠歷史中的名字並沒有任何感觸,反倒是那個死亡天使勾起了他的興趣。
「呵呵,既然他們出現,那麼也該是讓我可愛的孩子們上場的時候了。」蘇伊嘴角上揚,提高音量喊,「米迦勒、加百列、拉斐爾。」
尼歐隱藏於面具之下的臉露出驚詫的神色,要不是有面具阻擋,大概就會被人看穿他臉中閃過的殺意吧。
三名面無表情的少年站在他們面前,瞳孔無神、看起來像是對於周圍沒有任何情緒,要不是確定他們會動,尼歐會以為這三個人只不過是個精緻的雕像。
「我將我最得意的三個孩子暫時借給你了,尼歐隊長。」蘇伊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暴露出的力量,他很清楚現在的藍色宇宙需要他的研究,就算不需要了,他也不怕,現在的捷諾瓦家族可不同過往,潛藏多年,他也掌握了一些足以自保的力量,例如這三個孩子……
「我只有一個要求。」蘇伊渾濁的眼睛充斥著濃烈的殺意與憎恨,「遇到阿爾貝特,格殺勿論。」
尼歐衡量一下後點頭,「可以。」
只要這三個孩子的能力和史黛拉他們一樣的話,他就一點虧也吃不到。
目送尼歐和那三個孩子離開後,蘇伊緩緩揚起嘴角,他還對尼歐隱瞞了一些事實,例如那名死亡天使真正的名字、例如那三名少年名字所代表的含意、例如他即將做出的瘋狂決定。
「這一次,就讓我成為死亡天使吧。」老人克制不住激動的顫抖起來。
 
 
「歡迎歸隊,海涅。」站在格納庫迎接的雪雅朝不久前剛說過話的同伴微笑,「還有好久不見了,席格修。」
沒隔多久,二號艦順利和三號艦會合,席格修帶著海涅和幾名艦上成員過來二號艦。
「海涅‧威斯坦弗斯,即刻起歸隊。」海涅行了軍禮後,很自動的和拉米特一起站在雪雅身後。
「許久不見,尊貴的小姐。」席格修獻上阿爾貝特崇高的皇室禮,然後才將身邊的兩位成員介紹一下,「這兩位是艾維恩‧米拉斯雅和亞儂‧羅奈勒,他們是這一次協助海涅先生撤退的成員,也是我們三號艦上最厲害的MS駕駛員。」
「你們好,期待能有一起並肩的時候。」雪雅淺笑的朝那兩人點頭,然後收起笑容正色道,「先到艦長室去吧。」
席格修也知道這裡不是談話的好地方,點點頭跟在雪雅身後。
 
「現在智慧女神號艦上有一名強化人駕駛員,如果沒有錯的話,應該是蓋亞的駕駛員。」海涅一開口就是一個震撼彈,「另外,我想你們應該也看到了,深淵鋼彈確定陣亡。」
「強化人的狀況你有看到嗎?」雪雅對於這個震撼消息只是一愣,隨即就恢復鎮定詢問細節。
海涅點點頭,然後簡單說,「這名強化人的狀況很不穩定,雖然我沒有直接接觸,但我推測要是沒有特殊藥物的話,他們會很快地虛弱下來,甚至死亡。」
「這麼說來…強化人的壽命並不長…又和我們調整者不太一樣。」席格修眉頭一皺,邊思考邊說。
「但是他們的駕駛技巧卻和那些王牌駕駛員不相上下…」雷諾米停頓一下後說,「似乎和上一次大戰的那三名地球軍有些像…」
他說的那三名地球軍,在場想起是指誰後,就很自然的將目光移向在場唯一曾和那三人對戰過的雪雅身上。
雪雅也反應過來雷諾米指得是誰,她想了一會後說,「照目前聽起來的感覺的確有些類似,也不能排除現在的強化人是不是當初那批人的改良體,但在沒有實際和他們對戰前,我不能做出肯定的判斷。」
「那麼我來報告一下目前智慧女神號上面的戰力。」海涅站起來借用雷諾米的電腦將他暗地收集的檔案放出來給大家看,「首先船艦上的火力我想就不需要我特別說了。」
席格修點頭說,「智慧女神號的設計圖我們已經知道,事實上我們的兵工廠已經在製造出一艘結合了智慧女神號和大天使號性能的船艦。」
「能夠趕得上大戰嗎?」雪雅短暫將注意力放到這上面問。
「照目前的進度是沒有問題的,那將會是我們阿爾貝特的主艦船。」雷諾米笑了一下說,「首領取名為亞茲拉爾號。」
「噗!」瞬間秒懂含意的雪雅忍不住笑出聲,旁邊慢了幾拍才恍然的海涅和拉米特則努力壓下上揚的嘴角,至於從一開始就知道的席格修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太過激烈的反應。
「那個名字有甚麼特別的嗎?」在場大概也就只有艾維恩和亞儂對於內情不甚了解。
「亞茲拉爾,出自古代書《古蘭經》一書,被喻為帶來死亡的天使。」雪雅無奈笑著解釋。
「哦,那個有甚麼好笑的地方嗎?」艾維恩好奇的問,這名字聽起來沒有甚麼好笑的地方阿。
「不知道你們是否還記得,曾經有位阿爾貝特家主奠定了阿爾貝特的權勢與榮耀,那位家主的別稱就是亞茲拉爾,帶來死亡的天使。」席格修簡單的介紹,當中包含雪雅與那個人交換靈魂一事解釋起來太麻煩,現在可不是解釋的好時機。
「就是這樣,智慧女神號上的MS駕駛員,說一下吧。」雪雅很快將話題拉回來,看向海涅。
「是,智慧女神號上的王牌駕駛員也就是駕駛那架脈衝鋼彈的是一名叫做真‧飛鳥的少年,據說他是從歐普過來的受難者,似乎對於歐普抱持著一種恨意。」說到這裡時,他看見雪雅的神色上露出一絲若有所思,「請問怎麼了嗎?」
雪雅回過神後歉意的看向他,「抱歉,只是覺得這個名字我好像在哪裡聽過…你說他原本是生活在歐普…」
突然一抹記憶竄入,那是她去慰靈碑散步的時候…
「我想起來了。」雪雅有些訝異又有些嘆息的說,「我見過那名少年。」
「見過脈衝的駕駛員?甚麼時候?」席格修詫異的問。
「在剛遇到你們後沒多久,我在歐普的慰靈碑那裡遇見他。」雪雅想起那名帶著脆弱的少年,有些傷感的說,「這場戰爭持續得太久了…」
他們都明白她的意思,從上一次大戰到現在,中間的兩年根本不算結束,甚至連休養也不是,那只是被按下了暫停,而現在又開始準備播放了。
「另外比較需要注意的救星鋼彈駕駛員是阿斯蘭‧薩拉,這一點我想你們應該也都很清楚,除此之外,就是那兩架薩克的駕駛員。」海涅停頓一下後說,「一位是雷‧札‧巴雷爾,以及露娜瑪麗亞‧霍克,後者我認為威脅性並不大,但那個雷,給我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甚麼意思?」雪雅聽到他這麼說,直起身子問。
「總覺得好像在別的地方見過他…」
「要是有照片就好了…」雪雅有些失望的說。
「要是有名字的話,想弄到照片並不是太困難,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席格修說,「情報部的道格拉斯應該會有辦法。」
「那麼就把這件事交給他。」
席格修點點頭,然後話鋒一轉,「小姐打算甚麼時候和大天使號會合?」
「沒有意外的話,我希望明天就出發。」雪雅沒有遲疑的說,「海涅和拉米特的機體已經準備好了吧?」
「是的,拉米特已經去確認過了,海涅等等也去試試你的新機體吧。」雷諾米那後半句是對海涅說的。
後者感興趣的挑了挑眉,卻沒有露出太過激烈的情緒波動,依然保持冷靜的看向雪雅,等她後續沒有說完的話。
看見他那冷靜自持的情緒控管,實在很難和廠上那名衝動得被自己人暗中救了兩次的駕駛員連上線,要是那兩次只是個意外的話…那麼似乎也就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個人會被安排在小姐的直屬隊裡了,不單單只是因為首領的關係啊…拉米特暗中觀察這位即將共事的同伴後,有了這樣的判斷。
「我一直有個疑問,既然阿爾貝特有財力,又有兵工廠,那麼有沒有能力打造鋼彈呢?關於兵工廠這部分,我還沒有太多時間去了解細節,這部份我是讓六號船艦弗拉特肯負責監督和護衛的,但我並沒有聽說有打造鋼彈的機體。」雪雅困惑的看向在場其他人。
然而她這問題一出,在場的,除了海涅以外都露出一抹苦笑。
「鋼彈最初的確是由地球軍和歐普合作研究開發,我們也的確拿到了相關的資訊,但是…」雷諾米說到這裡,無奈的看向席格修。
後者也自覺的接過話頭,「在後來札夫特出現了可以與之對抗的自由和正義…甚至是守護。」說到這裡,他朝雪雅點了下頭致意,才接著說,「為了取得這三架機體,我們也是費了一點功夫,畢竟我們位於札夫特高層的軍官並沒有那麼多,那些資料還是透過上一次大戰,也就是兩年前,拉克絲‧克萊因秘密盜取自由鋼彈的那個混亂時機點才得手的。」
雪雅倒沒想到竟然還會和自己有些牽連關係,「你的意思是,我們的工廠在兩年前才開始著手打造鋼彈?」
「是的,至於弗拉特肯為何沒有說…我想依照那個男人的性格…大概是機體快要完成,為了給小姐您一個驚喜才沒有馬上說的吧。」雷諾米有點不自然的說。
雪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後說,「現在並不是關注於驚喜不驚喜的時候,既然已經快打造好,不是更應該讓我知道嗎?作為一名已經認可我身分和存在的艦長,他這樣的舉動,我無法完全信任他。」
「小姐,弗拉特肯絕對是值得信任的,他是絕對會是您最忠實的阿爾貝特!」雷諾米有些小激動的說。
雪雅平靜的對他說,「我並沒有否定他作為一名阿爾貝特的忠實,我只是陳述了一個事實,對於你們而言,我的確是中途插進來的存在,就算我曾經是握有榮耀的那個人,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雪雅停頓了一下後接著說,「但既然你們作為最了解真相的人,若是無法將我視為真正的首領,那麼我也不可能用應有的態度對帶你們,我並不是一個溫和善良的人,不可能會熱臉貼冷屁股的去自討苦吃。」
雷諾米和席格修聞言,都有些羞愧的低下頭…他們無法否認眼前的人所說的話,就算知道真相如何、就算明白眼前的人才是真正的首領,但真正帶領過他們的卻是伊勒斯,在他們心底,伊勒斯才是真正的首領。
這或許就是為什麼,在伊勒斯表明稱呼不用變更,只需要將眼前的人以小姐稱呼就可以時,沒有任何一個人提出反駁,就算後來伊勒斯說明這是為了保護眼前的這個人,但那也何嘗不是他們內心的一種表態呢…伊勒斯才是他們承認的首領,眼前的這個人是過往歷史的殘存,是值得尊敬的人,卻不一定是他們服從追隨的人。
雪雅知道自己說得太過了,但這個問題太過危險,在她前往PLANT之前,就曾經和伊勒斯針對這個問題談論過,其實她並不應該回來阿爾貝特的,現在的她背負著克萊因這個姓氏,而且她也無法拋棄這個姓氏帶來的責任,那麼也註定著她是傾斜於PLANT這個國家的,即使她真正的故鄉是地球…
也因為這個關係,要是她真的重回阿爾貝特…那麼阿爾貝特原本藉於地球和PLANT之間的模糊地帶也就不存在了,由克萊因家的人領導的組織,就偏向了PLANT的立場,因為她已經不可能回去了…那個曾經美麗又混亂的國度…義大利阿…
「或許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雪雅眼神流露出一抹哀傷,曾經的故鄉、曾經的摯友、曾經如親人般的家族成員…那些人都已經不在了,現在在她面前的…是過去的人們留下的後代,「你們不是他們,不可能向他們一樣…」
席格修心底一緊,他還記得當初第一次見到雪雅時的場景,懷念又傷感的神色,讓人無法忽視的氣場,他承認最初他是不太願意跟隨這個人的,即使有祖訓,他對於這名突然出現的闖入者,還是會不經意的產生排斥感。
可是……他從後來的相處中慢慢發現一件事,這個人的確是一名真正的阿爾貝特,伊勒斯會那樣乾脆的將所有權力上繳,包括象徵家主之位的戒指,或許就是他從一開始就在這個人眼中看見了阿爾貝特的未來。
「就算我們不是他們,但我們也絕對會向他們一樣,繼續將忠誠與榮耀獻給阿爾貝特,以及我們的家主…雪雅‧克萊因。」席格修眼神堅定的看向雪雅。
雪雅有些訝異席格修會在這個時候直接這樣說出來,她突然笑了一聲,然後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緩緩說,「既然你這麼說,那麼我就相信你吧。」
隨即她話鋒一轉,嚴厲的說,「現在立刻聯繫弗拉特肯,我要清楚知道兵工廠現在的內容和進度。」
雷諾米一愣,隨即透過加密通訊聯繫上弗拉特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