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61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PHASE-55 毀滅的旋律

 
 
◎PHASE-55        毀滅的旋律
 
『尊貴的小姐,日安。』樣貌儒雅的弗拉特肯推了下有些滑落的眼鏡淡然的行禮,似乎對於突然被緊急聯繫這一點沒有任何驚訝,『我還在想您會甚麼時候有所動作呢。』
雪雅對於他略顯無禮的話沒有任何不悅或不滿,只是淡淡一笑說,「會選在這個時間點通知你的原因很簡單,我總得等到伊勒斯教訓完人再來和你好好談一談不是嗎?」
聽到雪雅近乎嘲笑的語氣,弗拉特肯只是聳聳肩,顯然並不覺得這有甚麼。
『這的確是我的疏失,只不過我想請您相信一點,我絕對沒有不尊其主之意。』弗拉特肯非常強調語氣得說。
「這是當然的,我並沒有懷疑過這一點。」雪雅很愉悅的看到旁邊因為驚訝而張大嘴巴的雷諾米,還有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的席格修,「關於你的惡劣性格,我已經從伊勒斯那裡聽說了。」
『我想也是…首領用一種玩弄的語氣訓了我一頓後,還說了一句要我多保重,我就大概猜想小姐您最近會找我談論關於鋼彈的事情。』
「伊勒斯非常好,就算沒有我,他也會是一名真正的阿爾貝特。」提起伊勒斯,雪雅沒有任何排斥或厭惡,而是用一種感嘆的語氣說,她對於伊勒斯一直耿耿於懷自己身世這一點感到無奈,卻也對於他這樣耿直又腹黑的複雜性格非常喜愛,當然前提是那個腹黑不是針對她。
『事實上,小姐您才是被指定的阿爾貝特繼承人,這也是當年先祖所寫的,所以就算首領真的擁有阿爾貝特血脈,他也必須將位置交給您。』弗拉特肯冷淡的推了下眼鏡說。
「既然是人定的,那麼同樣也可以由人改變不是嗎?」雪雅坦然一笑說,「既然已經被念過了,想必鋼彈的結果是喜人的吧。」
『雖然不知道小姐您從哪裡做出這樣的判斷,不過的確是如此沒錯。』弗拉特肯嘟噥了一句後點頭承認。
「從伊勒斯沒有揍你,只是罵罵你這一點判斷出來的喔。」雪雅調侃一句後接著問,「那麼成果呢?」
『ARBT-Z01傳承鋼彈、ARBT-Z02騎士鋼彈以及ARBT-Z03…』說到這裡,弗拉特肯露出一抹極難得的笑容,『這個小姐妳一定會喜歡的,死神鋼彈。』
乍一聽這個名稱,雪雅有些不解他的意思,可等到她看見那架死神鋼彈時,卻難掩失態的神色站了起來。
名為死神鋼彈的機體,周身為黑色和深紅,而且那架機體的胸前繪著非常顯眼的阿爾貝特印記和一柄長劍。
「這是……」怎麼看都像是暗喻著她過去的身分亞茲拉爾一樣。
『這架機體的設計圖很早就有了,設計人的名字是加斯帕雷‧賽雷利。』
聽到這個已經許久沒聽見的熟悉名字,雪雅先是愣了一會兒,然後才緩緩勾起笑容,有些無奈又感動的說,「那個人…真是…這麼多年過去,竟然還不忘留個東西來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雖然是用埋怨的口吻,但她臉上的笑容怎麼看都不像是埋怨,倒更像是緬懷。
『雖然不知道為何那位大人在那麼多年前就畫出這個設計圖,但我們猜想也許和小姐您也有是點關聯的,我們的研發人員結合了從地球聯合、歐普和PLANT那裡得到的設計圖結合我們自身的設計,打造出這三架鋼彈。』
「死神鋼彈,請把他交給伊勒斯。」雪雅認真的看向弗拉特肯,「那是屬於他的機體。」
『可是小姐…死神鋼彈是…』特別準備給您的阿…弗拉特肯露出驚訝的神情,卻在她認真肅穆的眼光下將後面的話嚥下。
「我是守護,我的鋼彈也只能是守護。」雪雅眼中閃過一絲歉疚,但還是語氣堅定的說,「傳承和騎士…」
雪雅的心底其實是有人選的…但是,現在顯然不是將那兩人提出來的好時機,她思考片刻後,心底有了決議,「傳承和騎士,我心裡已經有適當的人選了,只是那兩人目前的立場有點微妙,我必須先和伊勒斯確認過才能做出決斷,在那之前那兩架機體先由你和蘭姆試駕。」
『遵命,小姐。』弗拉特肯沒有追問人選,只是略帶興奮的點頭,畢竟操控新機體這個機會不是甚麼人都可以有,更別說作為艦長,他們絕大部分的只能乖乖窩在艦橋中指揮作戰,既然有個試駕的機會,又怎麼可能會放過呢。
「接下來我會回到大天使號,現在的我們唯一能走的道路就是成為第三勢力的一部分。」雪雅認真地說,「我們差不多該把地球的力量移到PLNAT上去,阿爾貝特……不,應該說未來的人類發展是在宇宙,PLANT能夠更好的給予我們發展的機會。」
「首領也曾經這樣說過,人類的未來在宇宙,地球已經不適合這樣繼續蹂躪下去了,那裏是我們永遠的故鄉,這一點不會改變,我們也不應該忘記,但為了未來,我們必須將目光移向未來。」席格修緩緩說起伊勒斯曾經不斷對他們重複的話。
『現在的PLANT中,我們的力量還太弱小,要是想在PLANT中佔有一席之地的話,那麼就只能靠這一次大戰了。』弗拉特肯的話雖然有些不好聽,但這一點卻也是無法否認的,他們需要這場戰爭。
「就算如此,我們也必須堅守我們的信念。」雪雅面色肅穆地說。
阿爾貝特的榮耀建立於犧牲,卻絕對不是無辜的犧牲。
「我們必須阻止這一場戰爭。」她緩慢而沉重的說。
「以阿爾貝特之名起誓,追隨吾主。」所有人皆以至上崇高禮低聲回應,這是一場註定要悲傷的戰爭,既然如此,那麼越快結束就越少人受到傷害,我們為榮譽而戰,卻也為那些哀傷無力的弱者而戰、為我們想要守護的一切而戰。我們是戰士、我們是騎士、卻也是兇手。
 
 
切斷了和弗拉特肯的通訊後,雪雅剛想開口的瞬間卻被另一個緊急通訊打斷。
『這裡是艦橋,剛剛收到位於歐亞大陸的緊急通知,那裏出現一架不知名的地球軍機體,目前已經有三座城市毀滅。』
「甚麼!?」不只是雪雅,在場沒有一人是不露出驚愕神色的,三座城市……那麼到底已經有多少人喪命!?
「去艦橋。」
 
「怎麼回…事…」雪雅剛進到艦橋想詢問狀況,就被螢幕上那悽慘的情景給驚住了,「這是甚麼…」
「地球軍秘密開發的新機體…」旁邊的情報解析員口乾舌燥的說,面前上演的場景已經不是戰爭了…那只能說是單方面的屠殺。
「為什麼現在才收到消息!?那地區的情報人員呢?道格拉斯再做甚麼?」雷糯米臉色鐵青的喊。
「這份情報是當地僅存的情報人員冒著生命危險傳出來的,根據暗碼報告所寫,當地情報人員皆已喪命。」坐在情報分析位置上的青年額上不斷冒著冷汗,神色難看又憤怒的說,「剛剛送出情報的人員也已經確定死亡……」
也就是說他們位於歐亞大陸的情報員都已喪命,他們與歐亞之間的情報已經斷絕。
「小姐…」席格修看向面前唯一有資格下達命令的人。
雪雅眼中映照著畫面上的火光閃爍,然後緩緩開口,堅定而蘊含著熊熊烈火,「立刻前往該戰地,席格修、雷諾米,這將會是我們的第一戰,也會是最艱難的一戰,不能讓我們逝去的同伴白白浪費生命,也不能再讓那樣可怕的機體繼續奪取無辜的性命。」
「遵命,小姐。」
 
 
同時間點,大天使號也收到了終端機的情報,知道了這場屠殺。
「瑪琉小姐,我們也去吧!」
瑪琉點點頭,但隨即又有些遲疑地問,「煌,現在艦上只有你一個人…」
瑪琉的擔憂顯而易見,原本還有卡佳里,但她已經被歐普帶走,雖然不知道艾里的打算,但卡佳里的確還是歐普的元首,他們沒有資格將人一直留在大天使號上。
「不用為我擔心,我不會有事的,而且…」煌非常有信心地說,「我知道只要雪雅看見這個消息,她也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趕過去的。」
雖然沒有任何根據,但是他相信雪雅不會是那種無視這樣悲劇的人。
瑪琉點點頭說,「既然你這樣說,那我這裡也就不再顧忌了。」
大天使號,出航。
 
 
歐普
「艾里大人,是小姐的暗碼文通訊。」中途會議休息的時間,哈諾面無表情地走到艾里身邊,附耳低語。
艾里聞言,眼中閃過詫異,但隨即恢復往常的神情,並且態度隨意地起身,走到主席位上的卡佳里身邊。
「雪雅的通訊,我先離開,妳一個人沒有問題吧?」艾里目光掃過在場的議會成員,然後定眼在烏納特‧艾瑪‧聖蘭身上,此刻的他正目光冰冷的看著他們兩人,看來上一次的事情已經被這位老人牢牢記在心底了。
卡佳里臉上閃過一抹驚訝和喜悅,艾里眼角瞥見她溢於言表的情緒,雖然面上不顯,心底卻還是嘆了一口氣。
「算了,等會議結束我們再一起去看訊息吧。」艾里現在怎麼也不可能安心將卡佳里放在這裡一個人,他只能對哈諾使個眼色,後者雖然面上閃過一絲不贊同,但還是恭敬的欠身離開。
「會議可以繼續了嗎?艾里大人。」烏納特冷冷地開口詢問。
「這是當然的,烏納特大人。」艾里優雅淡然的往自己的位置走回去坐下,「畢竟這可是攸關歐普元首之位的大事。」
烏納特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距離還多遠?」雪雅目光始終沒有從面前的影像移開,不過卻還是分出一絲心神,「格納庫準備得如何?」
「預計在0855抵達。」
「兩架機體都已經準備好,隨時可以出動。」
雪雅朝雷諾米點點頭,將指揮權暫時交還給他。
「這個距離的話,MS的速度會比我們船艦快很多,讓他們先出動。」雷諾米停頓一下後說,「讓格納庫立刻準備好我的機體。」
原本正要立刻將命令傳達下去的副艦長愣了一下。
「有必要的話,就由我親自上場,這裡有小姐,所以我們的船艦不能太過接近危險區域,因此主攻由三號艦負責,我們在後方支援。」
「雷諾米,沒有必要擔心我。」雪雅制止他的行動說,「我並不是沒有經歷過戰爭,不過還是請準備好MS,我會上場的。」
「小姐。」雷諾米不甚贊同的喚了她一聲。
「你是艦長,請不管如何都不要忘記這一點。」雪雅淡淡地說,「而對我來說,戰場並不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從小在鬥爭中渡過,對雪雅而言,戰爭似乎總是離她特別的近。
「我明白了。」
「MS出動準備,請各崗位工作人員就位,現在開始,本艦將進入戰鬥領域。」
 
「拉米特‧懷恩,AZ-0231 亥伯龍鋼彈,出發。」
「海涅‧威斯坦弗斯,AZ-0312漆黑攻擊鋼彈,出發。」
 
「這兩架鋼彈是上一次大戰留下的產物,我們只是將其回收改裝而已。」面對雪雅無聲地詢問,雷諾米低聲解釋道。
「原來如此…」雪雅並沒有要責怪的意思,只是有些訝異,阿爾貝特的實力似乎遠遠超出她所預想。
 
 
而當這兩架沒有任何所屬、只繪著一個沒有人看過的印記的機體出現在戰場上時,也引起了不少的關注,特別是兩架機體的駕駛員所表現出來的能力足以被評為精英機師。
「看起來應該不是敵人,不過我們也不能放鬆戒備。」瑪琉看著戰鬥畫面對煌提醒。
『我明白了。』煌應了一聲後,切斷通訊,將注意力專注放在戰鬥上。
 
「讓亥伯龍和漆黑攻擊協助自由,必須阻止那個大型的破壞型鋼彈,三號艦現在位置在哪?」
「三號艦在前方戰場,已經開始協助札夫特軍和難民撤離。」
「發現智慧女神號出現,東35,目前並沒有發現脈衝或救星。」
「小姐。」雷諾米轉過身詢問,「是否需要與大天使號通訊?現在的戰況需要我們和大天使合作才能更加有效。」
「我明白了。」雪雅心底也有這個想法,她點頭說,「請求與大天使號通訊。」
「是。」
 
 
「艦長,有不明通訊請求。」米蕾莉亞有點驚訝地說。
「接過來。」瑪琉這個時候沒有遲疑,雖然現在智慧女神號也出現在戰場上,但現在大家最重要的敵人是共同的,然而當她看見出現在畫面上的少女時,卻也難掩訝異地喊了一聲,「雪雅小姐!?」
『許久不見,瑪琉小姐。』雪雅沒有說多餘的話,直接切入正題,『敘舊還是等稍後吧,現在戰場上的亥伯龍和漆黑攻擊都是我的同伴,我們目前有另一艘戰艦位於前方協助難民和札夫特軍撤退,我知道大天使號現在的戰力不足,因此請求你們和現在這艘船艦一樣採用遠距離的大型火力攻擊。』
「我明白了,雪雅小姐要是想上場的話,黑色薩克一直都保養得很好。」瑪琉明白現在的大天使號在這樣的戰場上,想要毫髮無傷幾乎是不可能的,不過既然有雪雅帶來的援軍,他們也不需要逞強。
『目前的狀況並不適合我過去,請放心,我這裡也有備用的MS機體,稍後我也會趕過去,等這裡結束以後,再好好說話吧。』隨後,通訊就切斷聯繫。
「沒想到竟然是雪雅小姐……」諾伊曼一旁快速更變大天使號的行動路線一邊感嘆地說。
「看樣子雪雅小姐是有了我們所不知道的奇遇吧。」雖然現在的情況很危急,但這多出來的盟友還是讓米蕾莉亞的語氣有些高昂。
「不管如何,現在我們必須先專注於面前的戰鬥。」瑪琉雖然語氣嚴肅,但嘴角也微微上揚,「將這件事告訴煌吧。」
 
 
「小姐,雖然現在戰況嚴峻,但既然智慧女神號也出現在這裡,相信他們一定會讓脈衝也上場,沒有必要讓您也去冒險。」雷諾米還是不贊同雪雅想要親自上場的意思。
「我們並不只是為了阿爾貝特,這樣多的生命不斷流逝,我只是做了一個正常人會做的選擇。」雪雅起身對他說,「而且對於戰艦的指揮我是幫不上任何忙的。」
雷諾米聽到她這般說,就明白自己是勸不了的。
「我明白了,我的MS是札夫特軍開發的薩克幽靈,想必對於小姐您而言,並不算陌生。」雷諾米只能退讓的說。
「這裡就拜託你了,留意地球軍和札夫特軍的軍艦。」雪雅說完後,就轉身往格納庫方向去。
「是。」
 
 
「唔,白色的薩克幽靈嗎……總覺得和伊薩克的機體有點像。」雪雅想起不久前才看過的資料,伊薩克和迪安卡兩人的機體目前都只是薩克系列,上一次大戰他們臨時改變陣營果然還是有影響,她一邊想一邊坐上機體開始熟悉操作。
「雪雅小姐,操作沒有問題吧?」負責白色薩克幽靈維護的維護員詢問確認。
「沒有問題。」雪雅飛快檢察系統和火力後回答,雖然有些細微不同,不過和她當初的黑色薩克是差不多的。
「好──」維護員立刻朝旁邊的人員打手勢,「薩克幽靈準備出動。」
機體緩緩移動到彈射口。
「彈射裝置推力正常,航道清空,薩克幽靈請出動。」
「雪雅‧克萊茵,薩克幽靈,出動。」
 
 
這時候的智慧女神號,目前也只能先讓剛從禁閉室放出來的真去戰鬥。
「報告,又出現了一架MS,是薩克幽靈。」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兩艘沒有任何所屬的戰艦和這麼多不明的MS機體?」妲莉雅面色嚴峻的問,「是地球軍的哪個部隊嗎?」
「根據分析,並不符合任何一支所知部隊。」情報分析員滿頭大汗地說。
「難道說又是一個大天使或是地球軍的秘密部隊…」妲莉雅臉色難看歸難看,還是下達指令,「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將那個大型MS解決掉,另外收集那幾架新出現的機體和戰艦,將資料回傳給議長。」
「是。」
「艦長…只靠真一個人會不會太勉強了?」副艦長亞瑟露出憂心忡忡的神情問。
「就算這樣也沒有辦法了,只能期望那些不明MS並不是與我們為敵。」妲莉雅對於大天使號反而並沒有那麼擔心他們會從後方放冷槍,也許是因為她認為那艘船的艦長並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吧……
 
 
「煌。」猜想瑪琉小姐應該已經告知煌自己到來的事情,所以雪雅剛抵達戰場,立刻就先和煌通訊。
『雪雅,真的是妳!』的確已經從大天使號那裏收到訊息,但直到他親眼看見,才真正安心下來。
「恩,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旁邊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的同伴們不會讓他們來干擾你的,你就放手一搏吧,我來配合你。」雪雅飛快的閃過一道激光後說,「這大概是我們第一次真正合作吧?」
『啊。』煌細想了一下發現似乎真的是這樣,不過…『我相信妳。』
「那麼就上吧,可不能再讓這個大傢伙繼續肆虐下去了。」
『恩!』
一旁的亥伯龍和漆黑攻擊看那兩人與破滅鋼彈之間的戰鬥不是他們能夠隨意插入的,便退開轉而將攻擊力放到混沌鋼彈和威達上面,雙方幾乎是不相上下,但卻還是可以看得出亥伯龍這一邊稍微佔上風。
 
雪雅和煌的配合一點也看不出來像是第一次,又或者說兩人所採取的方式正好適合他們,煌完全無視身後掩護協助的同伴,完全是自由的發揮自己的實力,然而雪雅卻能再每一次他露出破綻時,即時補位。
而兩人超乎水準的表現也被同時觀看這場戰鬥的所有人記住。
「那架機體竟然可以和自由配合得那麼好…而且還只是薩克幽靈?」智慧女神號的副艦長亞瑟嚷嚷著。
「安靜,亞瑟。」妲莉雅忍不住喝斥自己的副手,然後目光不移的下令,「唐懷瑟炮開始填裝,讓真出動。」
「是。」
 
 
『真,現在自由鋼彈和大天使號正在和破滅鋼彈對戰中。』雖然除了真以外,沒有更好的人選了,妲莉雅還是忍不住特別通訊叮囑這名性格容易衝動的部下,『除此之外,還多了三架所屬不明的MS及兩艘戰艦,當中的白色薩克幽靈機體正和自由鋼彈合作…』
和自由合作!?怎麼可能…對這段話最為訝異的是阿斯蘭,他是最了解煌實力的人,能夠和煌搭配合作的人…大天使號上有這樣的人嗎?突然他心底閃過一個身影,難道說…不、不對,如果是她的話,不應該是一架所屬不明的機體才對…阿斯蘭搖搖頭將腦中閃過的猜測打消,將注意力重新放回艦長的話,卻沒留意到自己的反常已經引起旁邊露娜瑪麗亞的疑心。
『別搞錯這次的敵人了,記住,別讓那兩架機體影響到你…他們的實力…你自己到時候就會明白了。』妲莉雅最後還是不忍打擊眼前躍躍欲試的少年,飛快的切段畫面。
在她看來,那兩架機體的駕駛員都是少見的優秀駕駛員,也許現在能夠和那兩人對抗的就只有偶爾會爆發的真還有…阿斯蘭‧薩拉…
 
 
明明眼前一次又一次的攻擊都讓她離死亡不過幾毫米,但她卻感受不到恐懼,反而冷靜得不可思議,面前的一切動作彷彿在她眼中放慢了速度,她似乎又回到了過去那樣生活在死亡之中的感覺。
「我要結束這場帶來無止盡悲傷的戰爭,不管是地球軍還是PLANT…沒有誰可以任意奪走誰的生命…」雪雅眼神冷靜到近乎漠然,「我選定了我要走的路,不能讓任何人擋在前面,那些被奪走的性命,我會背負起那份罪孽走下去!」
這是我的決心、我不可動搖的意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