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離宮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5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卷三》 序章

 

 
序章
 
在那個和她雙眸同樣顏色的天空下,藍短髮的少女正快步穿梭於陰涼的走廊上,在不知多少次的轉彎後,來到了練武場,只見少女走到一名魁武壯漢身邊。
「很抱歉,我來遲了。」結藍說著歉意的話,但臉上卻一點歉意也沒有,還是那樣冷冷淡淡的模樣。
朱夏瞥了她一眼後收回目光,轉而看著眼前特別挑選出來的護衛隊說,「在貴客沒到以前都不算遲到。」
結藍似乎很訝異於對方竟然這樣回答而愣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謝謝。」
朱夏沒有再回話,而是對面前的護衛隊下達指令,出發到軍營門口等待貴客的道來。
也許是因為等待太過枯燥無聊了,結藍的思緒不自覺的飄回了過往記憶中,在那個和今天一樣晴朗的夏日…她失去了這一生最重要的存在。
 
 
那也不過是三年前的事情,在那晴朗無雲的夏日裡,她的生命少了最重要的一色。
 
「阿藍!阿藍!」漾著如陽光般燦爛笑容的青年手裏抓著兩隻小兔快步往部族而去,嘴裡不斷喊著妹妹的名字。
「哦,阿橙回來啦。」經過所見的族人在看見路過的青年時也都紛紛露出笑容和青年打招呼。
「喔,我回來了,夏婆婆、秋婆婆、木阿姨、洛阿姨、繁叔叔…」結橙向族人長輩們有禮貌的打招呼,然後加快腳步往家裡去,「阿藍,我回來了。」
聽到兄長的嗓音,結藍微笑迎上,「阿橙,歡迎回家,今天有甚麼收穫?沒受傷吧?」
「沒事沒事,這點小事怎麼難倒得我!」結橙驕傲的說完後才發現不對,「阿藍,妳怎麼又直呼哥哥的名字了,妳應該用軟軟糯糯的聲音喊我哥哥才對阿。」
「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經成年了,怎麼還會有甚麼軟軟糯糯的聲音呢!」結藍不滿的抗議,但才不過剛過成年禮一年的小姑娘,嗓音還沒怎麼變化,聽起來的確帶點軟糯口音。
「就算成年,妳今年也才14歲,在我看來就還是個小孩子呢。」結橙笑瞇瞇的用空著得手摸結藍的頭,「妳看,哥哥我抓到了兩隻兔子,妳說做紅燒得好不好?」
「好像很不錯耶。」小姑娘看著兄長手上的兔子,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然後滿臉祈盼的看著哥哥說,「明天我也想一起去。」
結橙聽到妹妹的話,先是皺眉,最後才有點勉強的點頭,「好吧,但先說好,不管發生甚麼事都一定要聽哥哥的話,知道嗎?」
「恩!知道!」結藍忙不迭的點頭,接過結橙手上的兔子去料理。
 
 
隔天一大早,兄妹兩個攜帶上狩獵的用具,結橙看見結藍將一柄小巧精緻的匕首放入懷中貼身收著。
「那是去年的成年禮打造的?」結橙看見有些熟悉的裝飾,便開口問。
「恩!我還把哥哥送的礦石融進去。」結藍開心的拍拍放著匕首的位置說。
「是嗎?有用上就好。」結橙寵溺的看著她笑了一笑,然後說,「我們出發吧。」
後來再回想起時,結藍第一次這樣後悔,如果她不聽話就好了…如果她不跟去就好了…但這個世間沒有如果,有的只是…無法改變的必然。
 
兄妹倆人身手都很不錯,哥哥結橙今年雖然剛滿18歲,但卻已經是部族最強的戰士,而結藍才剛過14歲生日,卻已經是部族中排得上名號的戰士,因此這樣的兩人聯手,很快就有不少的收穫。
「今天這樣應該就可以撐一段時間了。」結橙看了下收穫後說,一頭鹿、兩隻山雉、兩隻兔子和難得一見的羽幟鳥,「羽幟鳥的羽毛可以用來做羽箭,鹿的話還可以弄塊完整的鹿皮。」
結藍拿出一根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長木棒,掏出隨身帶著草繩將死鹿倒綁起來,好等等扛回去。
「阿藍,鹿我來扛,其他的給妳拿沒問題吧?」結橙立刻接手過來說,「如果不行的話,把山雉也給我吧。」
「哥哥你可別小看我了!」結藍輕鬆的將山雉和兔子綁在一起單手拿著,另一手拿著羽幟鳥,「就算全部都給我拿也沒問題。」
「是是是,我都忘了妳是村裏的女壯士,這樣小小的獵物根本不算甚麼。」結橙好脾氣的安撫妹妹說。
結藍仰仰下巴故作高傲的率先走,結橙跟在後面,目光不禁落到結藍的後頸上,他看見那個荒字,眉頭一皺,然後開口說,「阿藍,妳真的不想要留長髮嗎?女孩子家還是留長髮比較好看呢。」
「可是長髮不好行動阿,短髮比較舒服。」這個年紀的孩子總是喜歡和在意的人對著幹,就算是心智年齡比同齡人成熟的結藍也不例外。
「是嗎…阿藍。」結橙突然嚴肅的說,讓結藍有點詫異的轉身看向他,「要記住,絕對不可以隨便使用那個能力,不論發生任何事都不能用,明白嗎?」
「…明白了。」結藍愣愣地點頭,就在她要準備轉身繼續走時,前面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兄妹倆人互看一眼,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將手上的東西往旁邊一扔,然後往慘叫聲方向跑去。
當他們到的時候,所看見的是慘叫、鮮血與笑聲混合的詭異場景,一名衣著華麗的男人正滿臉笑容的揮舞手上的鞭子不斷鞭打著一名身穿破舊衣裳的男人,而旁邊一個年幼的孩子正伏趴在一名不知生死、渾身浸在血液中的女人,華貴男人身邊站著許多明顯就是侍衛僕從的人。
「太過分了!」結橙看到這樣的情景,有些不忍的說,如果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的話,或許他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幫助那名男人,但如今他身邊還有結藍,羯族人的天性讓他不願意在身邊還有家人的時候去多管閒事。
如果事情到這裡就結束了,那麼或許結藍和守生就不會有那樣的相遇…但這終究也只是如果…
華貴男人的一句話,讓這對兄妹做出了無法挽回的決定。
「哼,還以為你們羯族人有多傲氣,看看,這不也是被打得慘叫求饒嘛?」華貴男人冷笑著說,「雖然說你只不過是被驅逐出族的混血後代,但以護短聞名的羯族人會不會也因為你那半桶血而出手呢,真讓人期待,聽說羯族就隱居在這附近的深林之中?」
「我們打探到的消息的確是如此。」一旁似乎挺受信任的護衛拱手說。
「嘖,那怎麼我們進來這塊區域這麼久連個影子也沒看到?」華貴男人不滿的踹了地上已經只剩一口氣的男人一腳,下一秒自己卻被一個強力踢擊給踹飛。
「現在人就在這裡,不用找影子了。」結橙一改之前對待結藍的溫柔寵溺,冷漠的鄙睨著面前的男人。
「大膽!你知道你剛剛攻擊的是哪位大人嗎?」護衛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上前擋住被踹飛的男人說。
「那個大人是誰關我甚麼事,敢在羯族的地盤上動有羯族血統的人,該緊張的是你們才對吧?」結橙挑釁的說,然後對身後也湊過來的妹妹說,「阿藍,妳把那個孩子帶回去。」
「那哥哥你呢?」結藍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放心,這些人哥哥還不放在眼裏呢。」結橙想再催促妹妹快點離開,卻見剛剛那個被踹飛的華貴男人突然站起來高喊。
「找到了!快兌現你的承諾──」
兄妹倆一愣,有一瞬間都以為這個男人被踹的腦子出問題了,然而下一秒才知道天真的是自己,一個裹著黑袍、看不清面貌的男人突然出現在結橙面前,低沉而喜悅的嗓音讓兄妹倆渾身一顫。
『找到你們了…』
結橙反應極快,所有的事情幾乎是一瞬間同時發生,他絲毫不憐香惜玉的將妹妹抓起來隨便選一個方向扔出去,緊接著一連串的爆炸四起,轟隆轟隆的聲響生生將結藍震暈過去。
 
等她在醒來,人已經在部族的巫醫房中,她只能茫然的聽著族人悲痛的說著安慰的話。
甚麼叫阿橙不會回來了…她明明早上還和阿橙一起說笑不是嗎…為甚麼再次醒來…甚麼也沒有了?她不顧身上的傷尚未好,掙扎的下床想要去找回她的兄長,但迎接她的卻不是結橙那燦爛陽光般的笑容,只是一塊冰冷的墓碑。
 
「來了。」朱夏冷硬的嗓音將她的思緒拉回。
結藍目光落到了漸漸接近的隊伍,然後看見了那名位於隊伍最前面的男人,面色漸漸冰凍起來,沒有人知道當她發現結橙竟然還活著的時候,是多麼的欣喜;也不會有人知道當她知道那件真相時,是多麼的悲痛,這一次,她要保護她想保護的人。
「不會讓你再一次破壞掉…」結藍目光冰冷的看著逐漸接近的華服男子。
 
 
----------------------------------------------------------------------------------------
 
>>次章  潛入烏魯木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