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58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章 四魂之鬥

 

第三章        四魂之鬥
 
「終於,夜烏神復活了──哈哈哈!」曲靈守看著面前宛如煉獄般的慘狀,卻只是面容扭曲的哈哈大笑。
「那就是夜烏神嗎…」幸魂雙眼著魔般的看著那在百年前曾經一度將這個國家毀滅掉的怪物。
「就是現在!」結藍朝守生等人藏身的地方喊。
幾乎是同時,朱夏立刻命令身邊的部下將除了曲靈守和魔使外的人都拖走撤離鸞山,臨走前,他看向結藍和已經從藏身地點出來站在她身邊幾人點頭說,「願命運眷顧你們。」
結藍朝他點點頭,然後將目光移回前方,那裏站著她這一生都不可能捨棄的人。
幸魂…不,是結橙,他瞠大著雙目,面上滿是不敢置信,他看著結藍,以及她身邊站著的人。
「妳背叛我了嗎?阿藍──」結橙啞著嗓音。
「直靈守!?」一旁的和魂和奇魂也看見了突然冒出的四人,兩人同時要發動能力,卻發現自己的能力不能使用,「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我們的能力都被曲靈守給吸收用來解除夜烏神的封印,所以我們自然沒有四魂之力。」結藍目光始終落在結橙身上,但在聽到和魂的問題時,還是回答了。
「原來如此…那麼這兩個傢伙就交給我吧。」迦木陀目光一閃,拿下右眼眼罩,「對付兩個普通人的話,不需要用這麼多人吧。」
「哼,既然你這麼有把握,那就交給你了。」晷景哼一聲後,將目光移向始終站在那邊靜靜微笑的曲靈守,以及他身後那個黑暗邪惡的夜烏神。
「等等,結藍!」黎穆札看著如今僵硬的局勢,他開口問,「難道妳的能力也?」
「是的,我現在也沒有能力。」結藍抽出懷裡的短匕說,「如今我們的力量都在曲靈守身上,所以你們必須先將他打倒,唯有如此,荒魂的力量才能回到我身上,我們才有機會真正消滅掉夜烏神。」
「嘖,果然麻煩。」黎穆札不滿的嘖一聲,「好吧,我就不信三個人還打不過他一個。」
「你們打的可不是一個──」結藍給了他一個好自為之的眼神,「別忘了,他是個活了百年的戰士,而如今這名戰士手上握有四魂之力。」
「該死的!」黎穆札倒吸一口氣的咒罵一聲,他都差點忘了還有這一點。
「還有夜烏神是不會乖乖站在那裏看你們打的,別被影響了。」結藍說完,突然轉頭看向守生,「阿祈,要相信你自己的心還有我們大家的心,活下去。」
「我相信妳,結藍。」守生看著已經轉身朝幸守走過去的少女,他高聲喊道,「要活著回來,結藍!」
 
最先拉開戰鬥序幕的是迦木陀,他毫不猶豫的發動攻擊,正好在這滿是樹木的山中,這裡就是他最好的戰鬥場地,但和魂和奇魂卻也不是毫無自保能力的人,雖然有點勉強,卻還是很好的躲過了迦木陀的攻擊。
三人纏鬥著,漸漸與主戰場拉開了距離,分隔出去。
 
然後接著是結藍與結橙,這對分隔三年又重聚的兄妹,原以為能夠成為同伴,卻被背叛了。
結橙顫抖著身子看著站在面前的妹妹,部族的血液因為被至親背叛而憤怒的沸騰著,叫囂著殺掉面前的背叛者;但另一方面,部族中重視血親的靈魂正不斷制止那份殺意,這樣兩種相衝的情感交織,讓他痛苦得喘不過氣。
「為甚麼──為甚麼要背叛我!?結藍──」結橙看著拔出短匕的少女,他也同樣抽出腰間的刀,兩把不同的武器、刻印著同樣的印記。
「我沒有背叛你…」結藍目光濃重黑沉,讓人看不出她的情緒,「我只是要讓一切都回歸於正道。」
「妳要殺了我嗎?妳要殺了妳的親兄長嗎!?」結橙一聲又一聲的悲鳴質問就像利刃一樣深深地插進結藍的心臟,折磨著她也同樣折磨著她面前的人。
「是的,我要殺了你,然後結束這一切。」結藍忍下心痛,她冷酷地舉起短匕,「讓我們看看吧,究竟誰才是羯族的第一戰士。」
「背叛者,必須由同族血親親自抹殺掉!」結橙同樣舉起刀,「背叛部族的人有甚麼資格自稱羯族第一戰士!」
這場親兄妹的生死之爭就這樣拉開最後布幕。
 
 
「沒想到這一次的直靈守看起來這樣年輕阿。」曲靈守微笑的看著面前站著的三個人,「為了公平起見,我就先暫時制止夜烏神大人的攻擊吧。」
「甚麼?」守生詫異的看著他竟然直接走到鵺面前。
「尊貴的夜烏神大人,不知道您是否願意聽取在下一言呢?」曲靈守淡笑自如的站在夜烏神面前。
『吾記得你──』鵺垂首看著面前的男人,『你竟然還沒死?』
「是的,因為被黑暗汙染,天日神選擇拋棄了我,失去直靈守的她也就只能勉強將您封印起來,如今我為了復仇而回來,不知道您是否願意與我一同向天日神展開復仇。」曲零守唇角勾勒起淡淡地笑意說。
『你有甚麼打算?』鵺沒有答應,而是滿腹興味的問。
「請您先在一旁看著我怎麼處理天日神的這三個孩子。」曲靈守正準備繼續提出好處說服,卻見鵺竟然收起雙翅、懸於大樹之上。
『吾就在一旁看著你怎麼處理,還有另外兩邊…吾就在這裡看著。』鵺出乎意料的舉動,讓他們都有些驚訝,但卻也沒有辦法再分出多餘的心力去注意牠,因為曲靈守一得到承諾後,就立刻展開攻勢,讓他們有些應接不暇。
 
『亂吧──亂吧──』鵺心情很好的看著底下戰鬥的人類,雖然牠會吃人,但那並不表示牠只能吃人,所有產生的慾念與惡意都是牠的食物、所有因恐懼而產生的害怕和悲鳴都是牠的調味,就算不去吃人,牠也能得到力量,然後再去將牠的另一半──天日神吞噬掉,牠就可以得到足以脫離這個世界的能力。
不過只是一個區區的鏡之界,又怎麼能夠滿足牠那無底洞般的慾望呢!牠要更多更多、更多更多,甚至牠要將整個神界攪亂,而現在,牠只需要等待,就會有無數的美味供牠食用,又能夠看著底下小蟲彼此那無意義的對戰,有甚麼比這個更加有趣呢?
四魂之力?那種東西牠不需要,那只有那些愚蠢人類才會將那種能力看得那麼重,說到底也不過就是從天日神手中分化出的一部分力量罷了。
 
 
迦木陀站在樹枝上,看著底下連靠近他也困難的兩個人,目光中沒有絲毫的同情或遲疑。
「你們還是投降吧?雖然我是無所謂殺不殺,但一定會有人因為你們的死亡而悲傷吧?」迦木陀想到另一邊還在奮戰的同伴以及不得不與自己兄長刀劍相向的結藍,他就很難原諒這些人,他本身也不是一個容易心軟的人,但不知道為什麼在和守生結伴而行的這段時間中,他好像也漸漸的不願意隨意殺人。
「呸!悲傷?那些人只會希望我們趕快死一死吧?」和魂吐出一口血,冷笑著說,「你也不用在那邊裝好人了,身上血味再淡也掩蓋不住你是個殺人犯,哦,是了,畢竟你是那個女人的同伴,想必也殺了不少人吧?」
「這一點我從來不會辯解喔。」迦木陀早就知道自己手上沾染的血有多少,不需要別人一直提醒他。
「你和那個女人都會下地獄的!」和魂抽出雙劍,雖然他自從得到了和魂的能力後就很少碰武器,但卻不能改變他曾是一流雙刀劍客的事實。
「雙刀?還真是少見…你該不會是!?」迦木陀在看見他抽出雙劍後,突然想到一個已經消失好幾年的人,「雙劍拉爾客什!?」
那個曾經扶弱濟窮的知名劍客拉爾客什,據傳他早在七年前就突然消失無蹤了,而他消失的最後地點就是他曾經親自建造的孤兒收留所,那個孤兒收留所卻被不知原因的大火給燃燒殆盡,接著就傳出雙劍拉爾客什已亡的小道消息。
「沒想到你竟然沒有死!?」迦木陀一邊操控樹木繼續攻擊,猜出對方的身份之後,他又加強了攻擊的密度。
「哼,自以為甚麼都知道的愚蠢之人,那樣的傳言竟然也會相信。」和魂冷淡的揮舞雙劍,將包圍住自己的樹木紛紛斬落,「還有我已經不叫那個名字了,如今我是和魂,甚麼扶弱濟窮、甚麼正義,我只是想要體驗殺戮而已!」
「你不是建造了孤兒收留所嗎?」迦木陀不敢相信的問,那個義父也曾經讚美過的人…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人。
「建造孤兒收留所?」和魂像是聽到甚麼笑話一般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
迦木陀看他那樣笑法,面色有些難看。
「孤兒收留所?沒有親眼見過,不過只是聽到流言就相信的你們,真是單純得讓我都想哭了呢。」和魂冷笑著說,「甚麼孤兒收留都是假的,那裏從一開始就是我奉曲靈大人命令打造,用來培養撒烏羅殺手用的場所,待時機一到,自然要丟棄的地方。」
「那些派來攻擊我們的殺手難道就是──」迦木陀像是明白了甚麼,面色鐵青的看著底下的人。
「呵,你這麼悠哉這樣好嗎?」和魂輕鬆的將周圍樹藤砍落後,朝他意有所指的說,「難道你忘了我不是一個人嗎?」
迦木陀聽到他的話,雙眼微微瞠大,才發現在不知不覺間他忽略了另一個人。
「對不起。」沒等他反應過來,耳邊傳來一聲低低的道歉,下一秒,一把小刀從背後刺進他的胸口。
迦木陀忍住那一瞬間的痛楚,轉身操控樹木攻擊身後的偷襲者,但因為傷口的關係而沒能一擊攻到要害,讓對方逃開落到和魂身邊。
「呵呵~看來你也不過如此而已。」和魂得意的看著周圍沒有動作的樹枝樹藤,得意的說。
「太囂張了,和魂。」奇魂慢吞吞的說,「剛剛明明就是我攻擊成功,你那麼得意幹嗎?」
「少囉嗦,要不是有我牽制著他,你能那麼順利嗎?」和魂被身邊的人這樣一說,臉色垮掉的朝奇魂吼。
迦木陀搖搖晃晃的靠在樹幹上,呼吸紊亂、面色微微蒼白,但原本還漾著笑意的雙眼如今卻只剩下冰冷。
「真是…太過分了,我本來還打算放過你們的。」迦木陀的右眼微微發出亮光,那個和字越來越清晰。
「和魂…這個似乎不太妙呢…」奇魂環視周圍蠢蠢欲動的樹木,額上冒出薄薄冷汗。
「甚麼不太妙…嘖…沒想到那傢伙胸口被插了一刀竟然還可以動!」和魂當然也發現眼前這個不太妙的情景,他還以為剛剛那刀就可以把這傢伙解決掉了,沒想到竟然還讓他撐下去了。
「這樣區區的傷口…怎麼可能就讓我倒下去!」迦木陀喊出的同時,整片樹林都產生震動,一棵又一棵的大樹伸出樹枝根部將和魂和奇魂緊緊覆蓋住,讓他們連喘息叫喊的機會也沒有。
「葬送──」迦木陀雙手緊握成拳頭,一聲巨大的〝碰〞聲下,原本站立著和魂與奇魂的地方被大樹的根部拉扯出一個巨洞。
「呼─呼─」迦木陀在使用完這一招後,大喘著氣,靠在樹幹旁,他透過樹葉間隙仰望著湛藍色的天空,他將手伸直、對著天空握拳喊,「我贏了──」
然後渾身無力的兩眼一閉暈過去了,暈過去以前,他只記得一件事,結藍姑娘……
 
 
「守生大人,小心。」黎穆札在水箭要碰到守生之前使用盾擋下攻擊。
「喂,現在這樣可對我們完全不利阿──」晷景同樣使用四魂之力,但他只能夠操控水,可他們面前的敵人卻可以使用四種四魂之力,根本只能防守而無法進攻,他們唯一可以慶幸的就只有鵺目前還處於看戲的位置,暫時不用擔心那個怪物會偷襲,卻也得小心不能被影響到陷入扭曲中。
「你們就只能夠這樣嗎?真是讓人失望。」曲靈守一邊隨手使用水、木、火三種能力攻擊,然後將奇魂的守護之力弄成薄膜覆蓋在身上,這樣他就不用怕任何攻擊。
「可惡!」黎穆札的能力根本沒有辦法攻擊,而他擅長的劍術卻又無法遠程攻擊,只能用護盾將傷害降到最低,「剛剛我就應該和迦木陀那傢伙交換的!這樣下去不用打鵺,我們就直接在這裡掛掉了。」
「不要這樣說──」守生舉起弓箭對準曲靈守說,「結果還沒出來以前,我們都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甚麼事情!」
「阿祈說得沒錯,而且你認為我們會輸嗎?」晷景站在他們前方,目光直視著前面沒有回頭,但離牧札卻可以聽出他語氣中的堅定與信念,「要是讓那兩個人回來發現我們輸了的話,那多丟臉!」
……後面這一句才是你的真心話吧!你這自尊心真是沒藥救了,黎穆札在心底默默吐槽道,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反而露出笑容,「說得也是呢…輸了的話…會被那兩人當做把柄使喚一輩子吧,這還真是討厭的可能性呢。」
不…我不覺得結藍會這樣做,迦木陀還比較有可能一點,守生默默把手上的射出去想。
「你們還有閒情逸致在那裡聊天嗎?」曲靈守手隨意一擺,水與火竟然相融成一條大龍直撲他們而來。
「晷景!」黎穆札猛的大喊,然後將所有精神力都放在面前的盾上面,至少要擋下這一擊……
晷景也在看見那條大龍的瞬間,向後躍入黎穆札的盾之後,「喂,酒鬼司祭,要撐下去阿。」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結束了嗎?」利用和魂之力從腳底升起一棵大樹望著下方因為剛剛的水火龍攻擊而產生的水氣,雖然他對剛剛的攻擊很有把握,但不能因此而鬆懈,畢竟那個是直靈守…誰知道會不會有天日神的護佑能力。
果然,當水氣快要散去時,一支羽箭突然直面射來,他皺著眉不躲也不閃,畢竟他已經在身上安置了保護的薄膜,不需要擔心這樣的物理攻擊。
「竟然還沒死,我該說你們這群打不死的小強很討人厭嗎?」曲靈守滿心不悅的說。
「你、你剛剛說甚麼!!」守生驚訝的看向上方的男人,「你剛剛說小強!?難道說你也是……」
看到守生的反應,曲靈守倏地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哦,對了,我都差點忘記這件事了呢…畢竟我也活了這麼久,偶爾記憶力不是那麼好…」
晷景和黎穆札看他那樣子,更加戒備的護在守生身邊。
「怎麼,難道你不知道嗎?直靈守只有異界人能夠擔任…因為只有異界人才能夠不容易受天日神和夜烏神的影響。」曲靈守唇角上揚,語調輕快的說,「直靈守,我和你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真要說的話,我們是同族。」
「你也是來自異界!?」晷景詫異的脫口,然後下意識看向守生。
「這是當然的吧,畢竟鏡之界中可沒有能夠一次駕馭完整四魂之力的人,當然只能從異界找了。」曲靈守原本溫潤的臉龐因為那充滿惡意的笑容而顯得扭曲醜陋。
「既然你也是從異界來的,那麼為什麼你會變成曲靈守呢?」黎穆札突然開口問,他無視另外兩人訝異奇怪的目光看著上面的曲靈守。
剛剛他的確順利的擋下那一次攻擊,但他卻不敢保證自己可以擋下下一次,再者…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對方看起來並沒有使用全力,所以為了拖延時間,只能盡可能的找問題問。
曲靈守當然一眼就看穿他的意圖,但無所謂,反正如今的他們沒有人可以敵得過自己,再者…也因為那個人的問題,讓他恍惚想起了最初的時候…他與他的四魂也曾這樣並肩作戰…
「直靈守,來到這個世界以後,你是否曾經愛上誰?」曲靈守眼神突然顯得有些飄忽。
守生愣了一下,想起了紅緋,他沉默的點頭。
「我也曾愛上過一個人…但卻沒想到那是一個錯誤的開始。」曲靈守眼中染上一層濃深的黑,「我愛上了我的荒魂,明明他應該只屬於我,明明只有我才是他最重要的存在,但他卻愛上了一個普通的女人──」
守生聽到他的話後,整個人都不好了,而原本守在他面前的晷景和黎穆札都用一種很奇怪的目光轉頭看向他,接著默默移動腳步。
有那種癖好的是上面那傢伙又不是我!不要想著我們從同一個地方來就有一樣的性向!!!我的性向是正常的!我喜歡的是女人!!!
守生咬牙切齒的低聲擠出一句話,「紅緋。」
然後他怒氣騰騰看著那兩傢伙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又默默把腳步移回來。
到底是誰打開上面那傢伙的話匣子的!!!早知道要講這種話題,他寧願直接開打!
「他竟然愛上一個普通沒用的女人!」曲靈守因為陷入自己的回憶中,沒有注意到下面三人奇怪的互動,「他竟然因為一個廢物女人而對我舉刀!!!不能原諒!不能原諒────」
曲靈守的聲音猛地拔高,聽起來又尖又細,有種要貫穿人耳膜的感覺。
「不能原諒……」曲靈守突然看向他們,眼中有著深沉的黑暗,他全身散發著黑色的氣息,「你們也是一樣…甚麼天日神、甚麼直靈守,這個世界根本不需要存在。」
隨著他的話,棲息於樹梢上的鵺興奮的展翅揮動,這個男人身上的黑暗實在是太美味了,好想把他吃掉阿…好想吃阿──鵺忍住吃掉曲靈守的慾望,牠要等待,等待他變得更美味…等待…
 
「不好──」黎穆札看見他的動作就知道這一次他是擋不下來的,「快躲開!!!」
曲靈守舉起雙手,水、火、木,三樣能力隨著他的精神力而交織在一起形成了純粹能量的巨大球體,「去死吧──」
眼看著那已經變成純能量的龐大球體就要砸下來的瞬間,遠處傳來碰碰的巨響,然後他們錯愕茫然的看見那顆球體竟然消散,只餘下火焰燃燒著。
「怎麼可能……」曲靈守第一次露出錯愕的神色。
「這是…怎麼回事?」守生看向同樣茫然的夥伴們,在場卻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那是因為四魂的原宿體已經死亡了。」
聽見回答的聲音,守生朝聲音方向看過去,然後脫口喊道,「結藍、迦木陀!」
來者正是傷痕累累的結藍與迦木陀,結藍扶著迦木陀走到守生身邊,「我回來了,阿祈。」
「歡迎回來,結藍。」
兩人相視一笑,然後同時看向上方的曲靈守,異口同聲說,「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