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離宮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5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九章 守生

 

第九章    守生
 
「媽,我出門了。」
「欸,阿守,你今天不是沒課嗎?」
「阿,今天和朋友有約。」
「甚麼時候回來?」
「欸,大概傍晚會回來吧。」
「哦,回來時順便幫我買瓶醬油阿。」
「我知道了。」
守生走出家門,下意識仰頭看了看湛藍的天空,「嘛,今天也是好天氣呢。」
這裡果然是和結藍他們的世界不一樣呢,他一邊走一邊回憶起剛回來的那一日。
 
他是在後來才發現,他在異界待了近一年的時間,但這裡的時間卻完全沒有變化,就好像被按下暫停一樣,當他發現這個事實時,有一瞬間的恐懼,那些旅程、那些相遇、那些戰鬥…會不會都只是一場真實的夢境呢?
「我要是帶著這樣的想法的話,會被罵死的吧…」說著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
現在他有自己的未來要努力,他相信遠在於另一個世界的他們也都在為自己的未來努力吧……
總有一天一定會再見的,我會一直相信著這句話,直到實現為止。
到了約定的地方,守生已經看見對方在等了,連忙快步上前。
「抱歉,等很久了嗎?」
聽到聲音而轉過身來的葉夕微笑的說,「不,是我提早到了,因為想到是第一次約會太緊張了。」
「是嘛?我們走吧。」守生很自然的伸手握住她的手。
「恩。」
 
 
過了十年,葉夕已經嫁給了守生,並且生了一個女兒和一對雙胞胎男孩,但自從生了女兒後,她就發現守生有點不對勁,不過那時候她還沒有很在意,一直到雙胞胎生下來後,她才稍稍正視這個問題,因為她不能接受兩個男孩的名字,為什麼一定要一個叫晷景、一個叫黎穆札呢?難道他忘記自己姓祈了嗎,這兩個名字和他的姓一點也不搭!
女兒堅持要叫結藍也就算了,總歸也還算不錯聽,但兒子的名字要是真敢給她這樣取,她一定要來一次家暴才行!
「為什麼一定要叫這兩個名字?你難道認為祈晷景或是祈黎穆札很好聽嗎?親愛的,難道你想要兩個孩子未來恨你嗎?」
「阿,我差點忘了,那幾個傢伙裡面也就只有結藍的名字好聽而已…」守生有些沮喪的說,這時大名祈結藍、小名阿藍的小女孩爬到守生身上,坐好後用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睛看著父親。
「我們家阿藍果然是最漂亮的!」守生高興的讚美自家寶貝女兒。
「爸爸最帥!」已經三歲的阿藍平常最喜歡喊爸爸,自從被守生教了那句爸爸最帥後,便一直念著,讓葉夕有些哭笑不得。
「你剛剛說甚麼那幾個傢伙?難道那些是你朋友的名字?」葉夕並沒忽略剛剛守生的話,「但我怎麼沒聽過這幾個名字?」
按理說,丈夫的朋友她應該都認識才對阿。
「他們啊……」守生露出懷念的神情,「整個世界大概只有我認識他們了…」
「蛤?」
「我和妳說個故事吧…那是發生在妳我都還不認識前的事情了。」
「故事!」阿藍開心的拍手,她最喜歡聽故事了。
「阿藍也想聽阿,那麼要好好聽喔,因為故事就是從那名擁有湛藍天空眼眸的少女開始,那個少女的名字為結藍。」
「那是阿藍的名字!」阿藍立刻喊道。
「恩,阿藍的名字就是從她的名字取來的喔。」守生笑著說,「故事就是從那名少女在滅族那一日結識了從遙遠異界來的青年開始……」
他用簡潔的文字將那段已經快要埋到深深記憶中的回憶挖出,那些曾經度過得特別時光。
葉夕也不知不覺的聽入迷,她聽到最後那一段那名直靈守青年從回到世界遇見了來自同一個國家的女孩後,就確定了,這並不只是故事,而是她的丈夫親身經歷過的真實。
「這個故事…是真的?」葉夕怎麼樣也沒想到小說裡面才會發生的情節竟然曾經發生在自己丈夫身上過。
「妳還記得我們剛交往的時候,曾經在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的尋找死去百年人的新聞嗎?」守生突然開口說。
「阿,那個我知道,我也曾經看過那篇報導,聽說好像是有找到那個人的親人…但後續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葉夕有點迷糊的說。
「那是我發的,那個人是第一任直靈守,卻因為敵不過自身欲望而墮入黑暗,他後來在我的夥伴結藍的說服下安然死去,結藍托我盡可能幫忙找到他的親人,讓他能夠回到故鄉,完成他最後的夙願。」
「所以你真得找到了?」葉夕好奇的問,因為後續事件不了了知,根本沒有人知道結果到底是怎樣。
「阿,那個人家中大概也是有點年代的大家族了,所以對方有點勢力,很快就找上,並且答應我的請求,不將這件事公布出去。」
「所以到底是誰…」
守生說了一個名字,「這個人便是那個家族現在的族長,所以還是不要和他們牽扯太多的好。」
「那可是有名的世家……」葉夕吃驚的說,然後才將注意力放到他故事中提到的四魂,「那四個人…但你怎麼沒有提要取迦木陀這個名字呢?」
「哦,因為迦木陀和結藍是一對的,給姊弟取這樣的名字有點奇怪呢。」守生哈哈地笑。
「不,真要我說,除了結藍以外,其他的都很奇怪好嘛!」葉夕一點也給守生面子的吐槽,「還有你的姓本來就比較特別了,還取那麼奇怪的名字,別說未來孩子怎麼想,我現在就想K死你了。」
「哈哈…」守生不好意思的乾笑幾聲後說,「不過沒想到阿夕妳那麼乾脆得就相信我說的話呢。」
「因為你是我老公,我不相信你相信誰呢。」
「相信!」一旁的阿藍聽到這句話,興高采烈的揮舞著小手跟著母親喊。
「我們阿藍未來要長得和結藍一樣漂亮能幹才好!」
「…我可不想阿藍變得那麼厲害,這裡是和平的科技時代,不需要會那些武技,阿藍指需要快快樂樂、平平安安長大就好了。」
「阿…是…」
最後雙生子分別取名為結景和結黎,也算是勉強圓了守生的念想。
葉夕本以為雖然有用到那些人當中的字,但或許守生還是感到失落,卻沒想到守生聽完後捧腹大笑。
「哈哈──我怎麼沒想到這樣取!哈哈──一想到那兩個囂張的傢伙冠上結藍的姓我就想笑,可惜,真想讓那兩傢伙聽聽這名字!迦木陀一定也會笑死!」
葉夕頗無言的看著守生笑到飆眼淚,但同時她也從守生臉上看見了懷念與落寞…的確,他們之間雖有生死與共的患難之情,但如今卻是再也見不到彼此了…
「我們會再見面的。」守生突然說,她有些訝異的看向他,守生回望著她微笑說,「因為我們約定好了,一定會再見。」
葉夕看著他堅定的面容,或許她應該感謝那四個人,感謝他們將這個人送回這個世界,讓她能得以與他相遇,然後攜手走過未來,希望…生活在異界的他們也能幸福的活下去。
 
 
王鏡之城 城堡
 
「喂,我說,為什麼每天都這麼無聊阿?」迦木陀軟綿綿的趴在辦公桌上說。
「無聊你個頭!沒看見我這邊一大堆文件嗎?」晷景忙得頭昏眼花,偏偏旁邊還一個勁的搗亂,「你也快點給我去工作!我請你來不是讓你來喊無聊的!」
「可是我本來就不想來阿,是你下召我和阿藍才會來幫你的。」
「你那去把那堆資料拿去火場燒了。」晷景隨意指著角落堆放的一堆卷軸說。
「這是甚麼阿?」迦木陀走過去隨手抽出一個來看,「哦,這不是畫像嗎?話說又到這個時候啦。」
「少囉嗦!」晷景最討厭那些東西,偏偏每到這個季節就會有一堆送上來。
「不是我在說你,你也老大不小了,又是國王陛下,迎娶皇后是很正常的事情。」迦木陀笑咪咪的說,「要不你也別看這些政事了,我們一塊出去玩玩怎麼樣?」
「玩玩?怎麼,成了親還敢去紅街?」晷景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就不怕結藍一劍刺死你嗎?
「咳咳…我可從沒有亂來喔,我都只是去喝酒而已。」迦木陀立刻警戒的說。
「哼,想喝酒的話,還不如去找黎穆札,那傢伙八成是把全國他的住處都改成酒窖了,走到哪喝到哪,我聽說結藍也很常去他那喝酒?」晷景挑眉說,至於他為什麼知道呢,他才不會說那是因為他去喝得時候有遇到過結藍幾次。
「欸!阿藍從來沒有跟我說過!」
「煩死了,你在這裡鬧,還不如直接去找她,我可是聽說結藍在王城很受騎士們歡迎。」
「那可不行!」迦木陀立刻從房間窗口跳出去。
「喂──給我走門口阿!」晷景嘆一口氣,視線無意間落到了窗外高立的直靈守石像,然後微微一笑,「要是你在的話,大概也是一天到晚不斷吐槽吧…阿守。」
 
 
XX醫院  3152號房
看著白髮蒼蒼的他,葉夕想要微微一笑卻只能看著不斷落在他衣上的淚水。
「對不起…留妳一個人…」年邁又滄桑的聲音,已經不復當年的青春年少。
「我不會是一個人的,孩子們會照顧我。」葉夕握著他的手說,「你放心的去吧…想必那些人也在等著你…你念著那麼久…」
「是阿…終於…終於能夠再見面了…」守生慢慢闔上疲倦的雙眼,「真想…將妳介紹給…他們呢…」
葉夕看著他起伏的胸膛慢慢平靜下來,然後…病床旁的儀器發出〝逼────〞的聲響,她溫柔的為他整理儀容。
「一路順風,親愛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守生睜開雙眼後,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片草原上,他看見自己的手腳,原本應該有的老人斑消失,取代的是年輕活力的皮膚,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臉,似乎回到了他年輕時候的模樣。
「這裡到底是…哪裡?」有種陌生卻又熟悉的感覺,他邁開腳步向前進,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看見一座矗立於草原中的城堡,停頓一下後他朝城堡走去。
〝嘎──唧──〞費點力氣推開城堡的門,他繼續往前走,然後來到城堡大廳,看見一個男人穿著華貴的背對著自己站在王座前。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
他剛開口想問這是哪裡時,對方轉過身,嘴角微翹的開口。
「喲,你總算來了,阿祈。」
「晷景!?」守生眼睛都快瞪突的喊,然後快跑到他面前給了他一個擁抱,「你怎麼在這裡?」
「甚麼叫我怎麼在這裡,這裡是我的城堡!」晷景沒好氣得給他一個白眼說,「既然你來了,那麼我們就走吧。」
「去哪裡?」守生好奇的問,「對了,其他人呢?」
晷景意味深長的看著他說,「跟著我走就對了。」
兩人走著走著,來到一間祈禱室前,晷景示意他去推門。
守生上前手輕輕一碰,門就開了。
「我還想著你要甚麼時候才會來呢,守生大人。」身穿著教宗服飾的男人走到他們面前說。
「黎穆札!」
「好久不見了,守生大人。」黎穆札淡淡地微笑,「你拖得也真夠久了,現在,我們該繼續走了。」
守生這一次沒有再問,因為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
他們來到一扇門前,而那裏已經有人站在那等待著他們。
「哈哈──我就知道阿守會是最後一個到,讓我們等那麼久可是要處罰的呢!」
「迦木陀!」守生忍不住叫道,然後跑過去抱住他,「你果然也還是老樣子呢。」
「你也一樣,阿守。」迦木陀笑嘻嘻的說,「現在,推開這扇門吧。」
守生看著面前雕刻華麗的門,然後深深吸一口氣,用力推開門,他早就知道這扇門的後面有著誰。
最後一個人,也是他到那個世界所遇到的第一個人,那個人……是他與那個世界的連結…那個人是……
「結藍。」
背對著他的藍色長髮少女,聽見他的聲音後轉過身露出笑容。
 
「歡迎回來,阿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