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61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陸章 學院課程

 

陸章    學院課程
 
冥靈族?楓寧回想了一下,之前賽米亞曾經略為提過關於裏界的種族,她記得那似乎是…「暗之力的種族?」
依文捷琳微微收斂眼眉,然後小小聲的說,「冥靈族是專門研究亡靈之術與不死詛咒的種族。」她頓了一下才又開口,「同時……」
──也是最不受歡迎的種族。
 
「各位同學,上課了。」不知道甚麼時候,講台上已經站著一名妖嬈嫵媚的紅髮美女。
一看到老師來了,楓寧只好暫時轉回身坐正,看到這位美女老師,她有些漫不經心的想,這位老師看起來像是赤焰族…
「好了,我看看…」紅髮美女環視教室後將目光落在神色鎮靜的楓寧身上,漾起一抹魅人的笑,也不管有多少男同學被迷惑,「哦,轉學生啊,既然如此,那麼我就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教授通用語和古文翻譯的薇麗‧雅霍克,是赤焰族的長老之一,順帶一提,老師的興趣是格鬥技,歡迎新同學來挑戰。」
後面那句才是妳最想說的吧!楓寧面上平靜的點頭,卻在內心吐槽道。
薇麗很有興趣的看了她好一會兒,才轉移目光,「上一次相信各位同學都已經學習過表界的文字了吧?」
不等大家表態,薇麗自顧自地說下去,「今天我們要學習將上一次學過的東西實際應用一遍,將表界的文字翻成通用語,話雖然這麼說,但內容對你們來說有些重,所以允許你們分組進行,一組五人,給你們十分鐘,記得把名單交上來,開始動作。」
薇麗話音一落,大家立刻起身開始找人。
「小寧。」賽米亞微笑的走過來,身後還跟著亞爾維斯,這也導致許多本來想找賽米亞的人紛紛打了退堂鼓。
「所以這已經變成固定班底了嗎?」楓寧有些無力又有些好笑,同時也暗暗慶幸有亞爾維斯這個強力的擋箭牌,賽米亞完完全全就是個禍水啊!
「在找兩個人就可以了。」賽米亞拿出一張紙,上面早就已經寫上三人的名字。
「啊,那麼找她吧。」楓寧比比身後的女孩,「她是冥靈的依文捷琳。」
「我們知道,斯貝卡對吧?」賽米亞朝依文捷琳露出笑容,然後又轉而揶揄楓寧,「小寧,我們好歹也同班一年,還不至於連自己班上同學的名字都記不住好嗎?」
「我都忘了。」楓寧也發現自己的失誤,聳聳肩說。
「哼。」亞爾維斯冷哼一聲。
楓寧馬上把矛頭對準他,「亞爾維斯,我可不認為你能記得班上多少人的名字,也許你就只記得米亞而已,畢竟那是你心心念念的搭檔人選。」
周圍的人一聽到楓寧這麼說,紛紛倒抽一口氣,然後又悄悄的離他們更遠,深怕會被波及到,但出乎意料之外的,亞爾維斯並沒有發怒,反而露出一抹難得一見的笑容。
「妳說的的確沒錯,不過妳可以稍微驕傲一下,因為我也記住妳了,劉楓寧。」
……這傢伙怎麼不照劇本走!楓寧被他這麼突然的笑容給呆住了(嚇的),少年,你不知道你該好好走你的冷酷畫風嗎!?
「小寧,還少一個人喔。」一旁的賽米亞完全無視他們倆人的互動,自顧自地揚著手上的單子說。
楓寧頗為無言,她才剛轉到這個班級,怎麼會知道有誰可以組啊…張望了一下周圍,最後她指著亞爾維斯左邊一個落單的男生說,「那就他吧。」
賽米亞立刻上前。
「還剩三分鐘。」薇麗高喊提醒時間。
賽米亞匆匆忙忙對男孩說一句甚麼後,便先去交名單了,那名男孩愣了一下才自己走過來。
「是明少爺。」依文捷琳小小聲地說。
「少爺?」楓寧有些好奇和訝異。
「是的,明少爺是日族的司祭之子。」依文捷琳音量依然極小,但楓寧卻聽得一清二楚。
日族的司祭?少爺?楓寧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能理解這個世界的稱呼了,明明這些都應該屬於表界的稱呼,裏界卻也使用著這些名詞…還有語言,因為沒有任何隔閡,所以她也一直沒有發現裏界所使用的語言其實和表界不同,但明明不同,她卻能夠聽得懂,就好像有甚麼力量很自動的將那些陌生語言轉換成中文,楓寧覺得自己似乎隱隱約約觸到甚麼想法似的,卻依然模糊不清。
並不知道楓寧想法的明帶著和煦的笑容上前,「妳好,我是日族司祭之子的明‧白威。」
知道楓寧才剛到裏界,明很自然的將自己的名字和種族報上。
「你好,我是劉楓寧。」楓寧習慣性的伸手。
明面色閃過一絲訝異,然後才伸手握了握。
楓寧並沒有特別在意的收回手,卻發現亞爾維斯和依文捷琳的神色有些古怪的看著她,楓寧疑惑的回望,亞爾維斯卻不發一語的收回目光,而依文捷琳則是眼神複雜的看了一會也沉默的收回視線,這讓她更加困惑不解,但也不好馬上發問,只好將這個疑惑放在心裏,等待會再私下問賽米亞。
後來楓寧也的確獲得了解答,日族,是傳說中最接近神祇的種族,他們的人數十分稀少,是隱世的一族,而日族也因此對於氣息非常的敏感,他們很忌諱與人有肢體上的接觸,楓寧這才明白為什麼亞爾維斯和依文捷琳會露出那樣奇怪的神情,但即使如此,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會願意與她握手。
 
事實上,只要楓寧好好回想就會發現,當時她和明握手的時候,舉起的是左手,戴著手鍊的左手。
 
 
「對了,明剛剛說的司祭…那是甚麼?」楓寧看賽米亞似乎還沒有回來,便忍不住提出一些疑問。
「哦,那是日族特有的職業,他們的守護神為光明神使,司祭便是奉祭光明神使的使者,司祭的地位在日族中僅次於族長而已,有的時候甚至把族長更有說話權,因此在各族中也都備受尊崇。」明簡單的說明後,賽米亞便回來了。
「這是作業。」賽米亞簡潔有力的將一疊厚厚的紙放在桌上說,「大家應該都互相認識了吧?」
「說認識,其實也只有我需要做自我介紹吧?」楓寧無奈的攤手,畢竟她是轉學生,又沒上過幾天課,不認識也很正常。
「說得也是。」賽米亞點頭接著說,「這是我們要負責翻譯的部分,將這些翻譯成通用文。」
「這是表界的文字吧?」湊過去看紙張上的內容,明瞭然的說,「不過這個文字我們才剛學沒多久,而且也比較困難…」
「這也沒辦法,要是今天沒能做完,就只能帶回去做了。」賽米亞有些無奈的聳肩說。
「這個我會,是我的國家使用的文字。」楓寧也湊上去看,發現內容還真是熟悉到讓人想哭的地步呢,「可是通用文…是甚麼?」
「差點都忘了,小寧沒有上過一年級的通用文課程,等等我把通用文字典借給妳吧,應該不會很難,我記得老師曾經說過我們世界的通用文和表界一種叫英文的語言很相似。」賽米亞連忙說,「既然小寧知道內容,那就可以快一點了。」
「我可以念出來給你們翻。」楓寧直接拿過那疊紙說,「這個我知道,這是我們表界一本挺有名的小說。」
「這個我也會。」這時亞爾維斯突然插話。
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到他身上,正當亞爾維斯有些不悅的準備瞪起眼睛時,卻被楓寧給截斷。
「那樣更好,就分成兩邊進行吧。」楓寧毫不遲疑的把手上那疊紙分成兩份,將較多的那一份交給賽米亞,「這邊就交給你們三個去處理,剩下的我和小依會負責的。」
小、小依!?依文捷琳有些驚訝和害羞的看向楓寧,從她進入這個學院開始,就一直沒有甚麼朋友,除了種族的關係外,也因為她太過於害羞膽小,使得沒有甚麼人願意主動和她親近,但這個才剛轉進來的人類女孩卻用這樣強勢的態度將自己拉進了這個小圈子,這讓她在訝異之餘,也感到非常的開心。
她終於能夠有屬於自己的朋友了…即使不知道這份友誼能夠維持多久,她都會非常感謝這個女孩,對她伸出了手。
 
由於分工明確,他們成了最早完成的組別,薇麗老師甚至大方得讓他們提前下課。
「對了,小寧。」剛走出教室,賽米亞就突然想到甚麼似的開口,「剛剛我們翻譯的那個作業妳說過是表界很有名的小說,對吧?」
「是阿,怎麼了嗎?」楓寧點頭說。
「那個小說的名字叫甚麼?主要到底是在說甚麼?」賽米亞會有這樣的疑問純粹只是因為他們所分到的是整部裏面的部分內容,因為翻完後覺得挺有趣的才會開口詢問。
「哦,那個叫作西遊記,簡而言之呢,就是講一隻猴子的故事。」楓寧用非常簡單的話解釋了被列為中國四大名著的經典作品,這要是讓原作者聽到,大概會被氣活過來後又氣死吧。
「猴子?」賽米亞卻只有一種越說越迷糊的感覺。
「以後你自己去看就會明白了。」楓寧擺擺手說,不過話又說回來,裏界有一般正常的動物存在嗎?大概有吧…之前看到的馬還挺正常的,楓寧這樣自我催眠了一下才又開口,「等等是上甚麼課?」
「格鬥武術課。」亞爾維斯突然開口,「我們來打一場。」
「拒絕。」楓寧連想都沒想就拒絕。
她才不想在大家面前被亞爾維斯打趴呢,雖然她的確不算弱,但和亞爾維斯比起來,她的經驗實在太少了,而且又不能使用白日他們的力量,最最最重要的是,要是答應了一次,她才不相信會沒有第二次、第三次呢!這種麻煩事一定要在開始前就先掐掉。
「我、我是亡體研究課,失、失陪了。」依文捷琳說完便快步離開。
「欸,小依──」看著已經遠去的依文捷琳,楓寧立刻看向亞爾維斯,「你把小依給嚇跑了。」
……不,應該不是吧,斯貝卡大概只是想要快點趕去教室而已,畢竟亡體研究的專用教室離這裏有段距離,賽米亞雖然這樣想,卻沒有開口說出來。
「我也有別的課,先走一步了。」明也同他們揮手道別。
「大家的課都不太一樣呢…」楓寧拿出自己的課表看了下後說,「有點像我們世界的大學生一樣。」
「恩,學校並沒有硬性規定要修甚麼,而是讓學生們自己選擇,只要修滿學校規定的學分就可以畢業。」賽米亞溫和的解釋,他知道楓寧剛到這個世界甚麼也不懂,但他也只能這樣一點一點的告訴她。
「可是我沒有印象我有選過課?」楓寧也大致弄清楚這所學校的制度,她挑挑眉看向顯然對她的課表做過手腳的賽米亞看去。
「畢竟小寧妳是轉學生,所以這一學期的課表多數都安排和我一樣的課程。」賽米亞沒有說得是,這個安排其實他也是最近才從小舅那裏知道的。
「我也猜到大概是因為這樣。」楓寧也沒有生氣,只是簡單點了個頭表示了解,按照她所看的,也就是艾特曼學院是五年制,必須在五年內修完規定的學分,才能參加畢業考,而每個年級的課程都不大相同,有很多高年級的課必須先修完低年級的初階課程才能上,且學校並沒有禁止上修,也就是說……只要有那個資質和能力的話,就可以提早畢業…嗎…
想到這裏,楓寧突然有點心動了,雖然不是不喜歡校園生活,但她有更想做的事情。
「小寧,快到教室了,妳在想甚麼阿?」賽米亞的聲音將她的思緒拉回。
「沒甚麼。」
到格鬥教室門口,賽米亞正準備拉開門時,卻反被裡面的人搶先一步。
「咦!?」
「阿!」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她,楓寧在心底暗嘆一聲倒楣。
對方正是那個當初第一個和她說話的少女,潔安‧希絲法。
「真是沒想到阿…」
「哼。」潔安一臉不屑的哼了一聲。
楓寧對於她的態度倒是不以為意。
「我們來打一場吧,人類!」
這下她驚了!!!
 
看她一直沒有反應,潔安又一次開口,「人類,和我打一場吧。」
「拒絕!」楓寧這時已經反應過來,連忙一口回絕。
「為什麼?難道妳就那麼膽小嗎?」潔安沒想到她會拒絕得這麼乾脆俐落,不禁有些惱怒。
「這和膽小無關吧?」楓寧有些無奈的說,「我才想問為甚麼我一定得和妳打一場不可呢,連亞爾維斯的戰書我都敢推了,等妳比亞爾維斯強再說。」
「妳──」潔安一口氣哽在喉嚨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
唔…可是好像也不能結太多仇……楓寧這時也想到偶爾適時的表露一下實力也是一種減少麻煩的辦法。
『白日,現在的我單獨對上她應該沒有問題吧?』楓寧為了保險起見,先和白日確認一下。
『以主人現在的實力,雖然不能說輕鬆獲勝,但也絕對不會輸的。』
既然這樣──雖然對她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就拿她開刀吧!
「我們來打一場吧。」
「阿?」明明剛剛還百般不樂意,怎麼才不過一眨眼的時間,她就馬上改變主意了?潔安對於她這樣的反應反倒有些遲疑。
「怎麼,不要嗎?那就算了。」楓寧看她那樣猶猶豫豫的,便想算了。
「甚麼不要!怎麼可能不要!」雖然不知道她為甚麼突然改變主意,但潔安才不會輕易放棄這個機會呢!
「我們去鬥武場申請。」潔安拉著她就要走。
「等等,鬥武場是甚麼?」
「鬥武場是用來訓練和對戰練習的地方,學生或老師都可以向人提出挑戰要求,然後去鬥武場申請決鬥,因為這是攸關榮譽的決鬥,所以鬥武場的比賽一向都是公開的。」
「公開的是指……」楓寧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賽米亞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後說,「全校師生都會去看,至於裁判會有專人擔任,不用擔心作弊的問題。」
重點根本不是在那裡!楓寧內心暴走的想,她一點也不想再全校師生面前比賽阿!
「妳已經答應了,用妳們人類的話來說就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潔安似乎看出她有了退卻之意,連忙說。
…我該吐槽為甚麼妳會知道這句俗語還是該吐槽說我並不是君子…楓寧欲哭無淚的想。
「時間就定在三天後,到時候武鬥場見。」潔安也不勉強拉著楓寧和自己馬上過去,反正預定武鬥場不用兩個都到,她說完便驕傲的揚起下巴走了。
「小寧…沒問題吧?」賽米亞有點擔心的問。
「應該…吧…」楓寧雖然覺得自己不會輸,但這時也不敢完全肯定的說。
「潔安‧希絲法,擅長空中戰。」亞爾維斯突然開口說。
他的話引起楓寧的注意力,楓寧細想了一下後問,「也就是說她不擅長近身戰?」
亞爾維斯點點頭。
「你怎麼知道?不會是以前和她打過吧?」楓寧半玩笑的猜測。
亞爾維斯又點了點頭,還補上一句,「她很弱。」
噗!楓寧差點沒忍住笑出來,不帶這麼直接損人的吧,那不就是變相的要脅她不能輸嗎?雖然她也不覺得自己會輸就是了,不過看來就算贏也得贏得漂亮才行。
「咳咳─」賽米亞輕咳兩聲吸引這兩個人的注意力,「我們該進教室了。」
繼續堵在這裏只會引來眾怒而已。
「阿。」楓寧這才反應過來快步進教室。
 
教授格鬥技這種東西的人,在楓寧的想像中應該是個又高又壯、長滿肌肉的男人才對,沒想到竟然會眼前這為斯文瘦弱的書生模樣,楓寧不得不感嘆一下,她真的來到一個不得了的世界呢!
 
「拉蒙老師,這位是轉學生劉楓寧,來自表世界。」賽米亞替楓寧作了個基本介紹,「小寧,這位是翔風族的拉蒙‧里拉老師。」
拉蒙微微頷首,然後親切的問,「妳喜歡格鬥技嗎?」
阿…這要她怎麼回答,楓寧遲疑了一下後說,「還可以吧。」
雖然不至於很討厭,但也說不上喜歡,只是覺得挺有用處的,楓寧單純的想。
「既然這樣,那麼我們先來小試一下身手吧。」拉蒙興致勃勃的說,然後在楓寧尚未反應過來的同時毫不猶豫的朝她正面出拳。
「欸!?」楓寧驚嚇之餘迅速低下身軀,不能理解為什麼老師會突然攻擊自己。
她往後退一步,擺起架式時,卻又被拉蒙止住。
「嘖嘖,這樣是不對的。」拉蒙搖搖頭說,「剛剛前面閃得很好,但在閃過後應該趁機掃我下盤,而不是向後退。」
「…是。」楓寧用眼神向賽米亞求助。
「那個…拉蒙老師…」
「好,再來一次!」拉蒙完全無視賽米亞、興致高昂的說。
賽米亞只好投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給楓寧,便狠下心丟下搭檔站到一旁安全的地方觀看。
看到這樣的情景,楓寧只能再度擺起架式,暗自在心底罵賽米亞沒義氣。
拉蒙可不知道她腦中的胡思亂想,先是不客氣的朝她腹部一拳,楓寧有些狼狽的閃開,同時以極小幅度的碎步轉到他身後揮拳而下,但拉蒙使身體順勢下傾閃過拳頭,接著在身體尚未落地前,一個翻轉,接著兩腿橫掃楓寧的下盤。
見狀,楓寧連忙收拳躍起,拉蒙趁機起身,楓寧則是趁他尚未站穩,一個腿擊朝頭而下,拉蒙連忙架起雙手擋下,楓寧則乾脆藉著他的手用力一蹬,在空中一個側翻落地。
「好厲害阿──那兩個人。」一旁看呆的同學喃喃地說。
以上動作都在短短的幾分鐘內結束,雙方互不相讓,彼此的攻擊都在下一刻被對方化解,雖然這兩人都沒有使出全力,但也夠讓人驚嘆了。
「沒想到小寧沒有武器也這麼厲害。」賽米亞忍不住說,他終於了解亞爾維斯一直想要與之一戰的那股執著了。
亞爾維斯靜靜凝望著那抹靈活的身影,除了極度渴望與之一戰外,還多一抹他也說不清楚的異樣情感。
 
「不錯。」拉蒙毫不掩飾內心的喜悅稱讚,「假以時日,妳會變得更強。」
「謝謝老師。」楓寧那因活動後而染上紅暈的雙頰透著興奮。
「對了,妳有沒有意願參加今年的魔武鬥大賽?」拉蒙期待的問,「像妳這樣的強手正是這場大賽需要的。」
「這…」楓寧有些遲疑。
「這樣吧。」拉蒙壓低聲音,勾著她的肩膀背對大家說,「要是妳贏得前三名,那麼只要是我教的科目,只要妳有修,就算沒來也無條件給妳高分通過如何?」
楓寧沉默了一下才開口,「還得請吃一頓大餐!」
「可以。」拉蒙爽快的答應,「前提是得拿前三名。」
「成交。」楓寧同樣爽快地說,「那我可以從現在開始翹課嗎?」
「……」妳就那麼肯定一定會得名嗎?
 
所幸楓寧還不至於連第一節課都翹,她剛才也只是開開玩笑而已,這麼有趣的老師翹掉了不是很可惜嗎?
回到賽米亞和亞爾維斯身邊。
「拉蒙老師剛剛說了甚麼嗎?」賽米亞看她神情愉悅,忍不住問。
「也沒甚麼。」楓寧老老實實的說,就在賽米亞鬆一口氣的同時,楓寧又開口,「只不過要我參加魔武鬥大賽而已。」
「咳咳─」賽米亞一口氣沒緩過來就被楓寧的給嗆到。
「米亞,你沒事吧?」楓寧一臉奇怪的問,完全不知道他會這樣是因為自己的話。
「妳也要參加?」亞爾維斯直接無視尚未緩過氣的賽米亞問。
「恩。」楓寧點了下頭,然後才恍然的說,「你也是?」
亞爾維斯指向一旁的賽米亞說,「他也是。」
算是間接回答了她的問題。
也是…這兩個人畢竟都已經小有名聲,學校會派他們去參加比賽也是挺正常的,楓寧只要稍微想一下就可以明白原因,不過等等……
「拉蒙老師該不會也給你們翹課的權利吧?」
「咳咳──」可憐的賽米亞好不容易緩過氣,馬上又被楓寧的話給嗆到。
亞爾維斯則乾脆撇頭表達自己的鄙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