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61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柒章 預言者‧斯貝卡

 


柒章    預言者‧斯貝卡
 
「小寧,妳知道魔武鬥大賽是甚麼嗎?」終於恢復正常的賽米亞露出有些頭疼的表情問。
「不知道。」簡潔、快速且乾脆,楓寧非常誠實的回答。
「魔武鬥大賽,正如字面上所指的,是結合了魔法與武技的競技大賽阿。」
「所以是個人賽囉?」楓寧問。
「並不完全是。」賽米亞解釋道,「魔鬥武大賽分成兩個關卡,第一關是採取分組模式,考驗的是團體合作和隨機應變,第二關則是將通過第一關的人打散採取一對一的決鬥,考驗的是魔法與武技的應用。」
「原來如此…」楓寧想了一下後又問,「這個比賽很多人參加嗎?」
「這是當然的阿,這可是一年一度整個裏界的大活動阿,不只是學生,就連已經畢業的人都可以報名,因此是非常競爭的。」
「這樣阿…」楓寧雖然了解,但還是沒甚麼實感,「它會怎麼分組呢?」
「通常學生的話,會盡量將同校的分在一起,外校的人會被分在一組。」
「這樣還真是…」楓寧腦筋轉得很快,「看樣子這場比賽的重點是社會人士阿。」
「要這麼說也沒有錯,但要是能夠在這場競賽中脫穎而出的話,就等於讓大家知道自己的實力。」
「恩,這樣聽起來還真不錯呢。」楓寧一點也沒有因為可能的高手而緊張,反倒顯得興致勃勃,「我可是要去爭奪前三名寶座的呢!」為了我的翹課!
「妳還是先將眼前的事情做好吧。」亞爾維斯冷漠的語氣中似乎有著一抹無奈。
「眼前的事?」楓寧愣了一下,然後才想起和潔安‧希絲法的決鬥,「差點忘了這件事。」
「小寧,妳還是先想辦法贏過那場決鬥再說吧。」賽米亞對如此健忘的搭檔趕到特別憂心。
「我知道啦。」楓寧連忙說。
下一堂課是悠利老師的藥草學,上課地點是位於校園東北角的植物園。
「各位同學,我們今天要上的如何正確且有效的使用迷幻草。」悠利邊說邊舉起手邊一個盆栽,「迷幻草,會使人感官、動作遲鈍,一般常用在麻醉病患,但切記,不可徒手碰觸,因為它的根莖會分泌出一種強效毒素──」
在悠利老師輕柔飄渺的嗓音下,有不少人已經接近睡死的狀態,不過…賽米亞為了讓自己保持精神,將目光暫時移到身旁的人身上,亞爾維斯只是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裏看著悠利老師的動作,既沒有做筆記也沒有拿出課本,到是另一邊的楓寧雖然沒有看著悠利老師,卻一邊翻著課本一邊振筆疾書的筆記本上面不知道寫些甚麼東西,對於身邊這兩位的不同反應,賽米亞突然覺得自己還是挺正常的。
 
結束了藥草學的課程,賽米亞招呼兩人去吃午餐。
艾特曼學院的午餐一向是採取自助式,當然也有人會選擇校外的餐廳,不過學校的午餐是不用錢的,所以還是有不少學生會留在校內用餐。
「盤子和夾子。」賽米亞把東西遞給楓寧,然後便各自去夾自己喜歡的食物。
「平時用餐的時候人也這麼多嗎?」楓寧問排在自己身後的亞爾維斯,畢竟賽米亞已經不知道跑去哪裡夾食物了。
「因為不用錢。」亞爾維斯簡潔有力的解釋。
「這麼說也是。」楓寧也覺得自己問了蠢話,聳聳肩夾好食物準備找地方坐下。
「那邊。」跟在她身後的亞爾維斯拍了下她的肩膀指著某個方向說。
賽米亞已經找好位置在等他們了,楓寧和亞爾維斯走近後,才發現除了賽米亞以外還有別人。
那是一個全身用黑布包裹得緊緊的、只露出一雙墨色眼睛,連長相也看不清楚,只能夠過身形判斷的男人。
「凱勒學長。」亞爾維斯難得主動開口,而且還是用比較有禮的口吻,這讓楓寧心底有些吃驚。
「這位是凱勒學長,冥靈族族長之子。」賽米亞等他們落坐後,才向楓寧介紹,「學長,這位是──」
「劉楓寧,來自表界,你的新搭檔。」凱勒的眼睛閃過一絲亮光,聲音因為布的關係聽起來有些悶悶的。
楓寧雖然有些訝異,卻不覺得怎麼樣,畢竟這些事情早就已經不是甚麼秘密,會有人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但凱勒接下來的話卻讓她忍不住大吃一驚。
「家中有一個名為殊恩的弟弟,從6歲開始接受劍術的指導,已經獲得三段證書,且實際上有著六段的實力,而且妳還擁有──」凱勒還沒把後面的話說出來,楓寧已經站起來連刀帶鞘的對著他,也不管自己成為整個餐廳的矚目焦點,她的目光非常冰冷,那是賽米亞和亞爾維斯都未曾看過的劉楓寧。
「小寧……」賽米亞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阻止,正當他還有些遲疑的時候,楓寧突然將刀收起,坐回位置。
『主人,這個男人不是普通人。』阻止楓寧的正是白日的聲音,當然除了楓寧以外沒有人可以聽得見。
『我知道,這個人也許已經知道你們的存在了也說不定……』楓寧在心裡回應,口氣有些顫抖,不知道是因為擔心還是被氣得。
『即使如此,主人妳也必須裝傻到底才行。』白日說得直接,楓寧聽得卻直想罵人…
深深吸一口氣後,楓寧終於冷靜下來看向那個男人。
「你到底是誰?」
「我是冥靈族族長之子,凱勒‧斯貝卡,艾特曼學院三年級生。」凱勒說著已知的事實,「二年級的轉學生學妹,這樣可以嗎?」
楓寧目光冷漠的看著他,將話再一次重複,「我問你,到底是誰?」
一股強勁的威壓將他壓得喘不過氣,這個人真不愧是…凱勒即使如此也能這樣將思緒放到別的地方去。
「我是,預言者。」
「預言者?」威壓在一瞬間消散,楓寧這時收起了冷漠,用帶有困惑的目光看向賽米亞。
賽米亞正一頭霧水,明明要他保守秘密的,怎麼學長自己一下子就坦白了,而亞爾維斯雖然覺得凱勒改變的態度有些奇怪,卻也沒有感覺到甚麼,因此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看了那兩人的反應,凱勒便明白剛剛那股威壓是特別針對自己的,其他人一點感覺也沒有,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看向楓寧,明明才剛進入裏界不到一個月,就有這樣的實力,這名人類女孩該說真不愧是預言中所提到的人嗎…
「預言者,簡單來說就是可以預言未來的人。」賽米亞儘管覺得奇怪,但還是一一解釋,「一個時代裡只會有一名預言者,不分種族、不分能力,一代傳著一代,每一任的預言者死後會緊接著誕生出新一任的預言者。」
「每一任的預言者會接受前一任部分的記憶,好讓下一任的預言者不會因為突如其來的能力而恐慌。」凱勒補充了幾句,但楓寧卻看出他並沒有完全說出來,還隱藏了部分的秘密,不過這樣對她而言已經足夠了。
「明白。」楓寧點點頭,然後衝凱勒一笑,「感謝你的解釋,學長。」
不知道為甚麼,凱勒覺得這個笑容有著極深的惡意,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快點吃飯吧,不然等等下一堂課會遲到的。」楓寧迅速打斷賽米亞想要開口說話的機會,亞爾維斯早就已經開始吃自己的食物,根本沒把他們剛剛那些衝突問題放在眼裡。
「喔…」賽米亞坐在凱勒的旁邊,和楓寧及亞爾維斯面對面,原本凱勒已經用完餐準備要離開的,可是碰上了楓寧後,就沒有流露出離開的意思。
「學長。」楓寧突然開口,「你認識依文捷琳嗎?」
「她是我妹妹,怎麼了嗎?」凱勒有些意外她會突然問這個問題。
「沒甚麼,只是覺得你的姓氏很熟悉,所以順口問問而已。」楓寧朝他微笑說。
凱勒覺得自己還是離開比較好,再待下去也不曉得自己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沒有事情的話,那麼我要先走了。」凱勒一邊說一邊起身。
「學長慢走。」賽米亞很有禮貌的問候,反觀另外兩個,一個完全無視、一個則是用若有所思的微笑看著他。
目送走得有些急促的凱勒,楓寧聳肩笑了一下,剛剛她也只不過是為了報復凱勒將自己的事情說出來所做得一個小玩笑而已,不過這要是以前的自己絕對不會做出這樣幼稚的舉動…果然,雖然不過短短的一個月,自己就有這麼大的變化…真不知道該說是好還是不好呢,楓寧在心底取笑自己一下,然後問賽米亞下午的課有甚麼。
「阿,說到這個,之前小舅似乎沒有特別留意到,本來我們等等要上的魔法實踐操作的課程,可是小寧妳──」賽米亞有些尷尬的說,「所以我找了其他同時段的課程,看妳有沒有感興趣的吧。」
楓寧自然知道這種事不能怪賽米亞,畢竟她沒有魔力是事實,而且就算她沒有魔力,她也有自信能夠用武力戰勝。
「我知道了。」楓寧接過賽米亞給的小紙張,開始瀏覽,她的目光在掃過當中的一門課時,停頓了一會,「這個是……」
 
 
「雖然知道可能不會太正常…但這也太不正常了吧!」楓寧按照課表上的指示找到新課程的教室,「我選得應該是藥劑學,不是屍體研究吧?」
她看著面前的教室,雖然不至於害怕,但還是覺得有些詭異,為什麼藥劑學的教室會在陰冷潮濕的地窖阿!這又不是哈利○特裡面的魔○學!
楓寧一邊在心底喃喃抱怨一邊推開地窖的木門,隨著吱吱喀響的聲音,她成功吸引教室內所有的注意力。
藥劑學在所有課程中算是難度較高的課程,更別說教授這門課的老師性格古怪難捉摸,還特別喜歡為難學生當人,據說最高紀錄曾經一整個班約40人的學生沒有一個過的,已經榮登艾特曼學院最不想修、最不受歡迎的課第一名了。
楓寧目光將在場為數不多的學生掃過,然後定在某一個人身上,她無視其他人的目光逕自走到那個人面前露出微笑。
「我就猜可能會遇到妳,小依。」
「小、小寧。」依文捷琳也將剛剛吃驚的表情收斂,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真幸運呢,我還擔心可能會沒有認識的人。」楓寧一邊說一邊坐到她身邊的空位上。
「我也是。」依文捷琳小小聲地說,眼神中跳躍著明顯的喜悅,「修這門課的大多是冥靈族的學生,加上我和小寧的話,這一學期就有六個人修這門課了。」
人還真的是很少呢!楓寧忍不住咂舌想,這要是放在表界的學校裡,或許這門課就永遠也開不成了也說不定。
〝滴滴。〞
突然的聲音響起,楓寧收回思緒,發現是自己的接收器上有一封新的訊息,馬上點開來看。
「怎麼了嗎?」依文捷琳看她神色有些奇怪,關心的問。
「沒甚麼。」楓寧揚唇一笑,「只是比賽通知而已。」
「比賽通知?」依文捷琳有些困惑,會傳比賽通知的話,也就是說…「小寧,妳要參加武鬥場榮譽戰嗎?妳被人宣戰了嗎?」
「是啊,我想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楓寧神色輕鬆的說,「到時候記得來看喔,小依。」
「那個…對手是誰?」依文捷琳眼中帶著憂心的問。
「潔安‧希絲法,我記得好像是翔風族的。」楓寧察覺到在她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依文捷琳原本就蒼白的臉色似乎又白了幾分,「這個人怎麼了嗎?」
「沒、沒事。」依文捷琳結巴的說,「總之小寧,妳好好加油!」
「謝謝。」楓寧暗自留個心眼,微笑的說,「時間是三天後的下午一點,記得來喔。」
依文捷琳有些心不在焉的點頭,似乎還沉溺在自己的思緒中。
這時教室的門被打開,發出嘎吱的聲音,楓寧下意識將目光投向門口,卻發現來者有些出乎她意料之外。
「小依…那位該不會就是…老師吧?」楓寧乾笑的問。
「是的,那位是亞利老師。」
那位亞利老師個子不過才她身高的一半,嬌小的身軀用一層又一層的黑布緊緊裹著,只露出一雙漆黑的眼睛。
「看樣子,有新同學阿。」蒼老沙啞的聲音自那嬌小的身軀中傳來。
這極大的反差讓楓寧心底有種說不出的古怪感覺。
「咭咭─」一陣可怕的陰森笑聲,除了楓寧打了個顫,其他同學都習慣性撇頭,似乎不願意和那位老師對上眼,「新同學自我介紹一下吧。」
「是。」楓寧站起來,「我是來自表世界的劉楓寧,是這學期才進入這所學院的新人,還請多多指教。」
說完,便很乾脆的坐下,簡單俐落,而且她也習慣了這位老師的模樣,所以很直接的直視著老師。
「我是藥劑學的老師,亞利。」亞利低啞的嗓音容易讓人聯想到枯死的林木。
「枯木…嗎…」楓寧喃喃自語著,並沒有注意到在她脫口時亞利那微不可見的朝她撇了冰冷的一眼。
「今天,我們要調配初階解毒劑,現在開始按照課本上的指示動作,我希望能夠在下課前看見你們的成果。」亞利咭咭一笑,「依照解毒劑的品質會做為一次的作業成績,最好認真一點。」
他話一說完,馬上所有人都動了起來。
「小寧這邊。」依文捷琳帶著第一次來上課的楓寧到旁邊儲放草藥的小房間,「藥劑學所需要熬製調配用的材料幾乎都可以在這裡找到,然後只要按照書上的步驟來作應該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恩,謝謝妳,小依。」楓寧看著面前擺放著各式各樣草藥、以及許多奇奇怪怪她從未見過的東西,那強烈的求知慾讓她燃起奮鬥的動力。
「小寧…那個解毒劑需要一些時間調配,所以…」看楓寧在那邊東看西摸的,依文捷琳忍不住提醒她。
「喔,我知道了。」楓寧這才回過神,然後翻開手上抱著的課本,「果然也是用通用文寫的嗎?」
「需要幫忙嗎?」依文捷琳關切的看著她問。
「不,不用,基本上我還看得懂,而且所需要的材料也都有附上圖片,所以還沒有問題。」楓寧一邊對著課本一邊將材料一一拿出來。
…看得懂!?依文捷琳在旁邊驚詫的想,通用文那是艾特曼學院一年級的必修課程,但一個才剛進入裏界,甚至今天早上才剛接觸過通用文的人竟然已經可以看得懂基本的內容…這個人到底是…
「小依?」楓寧疑惑的偏頭看她。
這個人──依文捷琳眼中寫滿驚訝,難道是被神君所眷顧的人嗎?
 
 
對於一個才剛接觸到魔法是界的人而言,楓寧無疑和周圍的人們有著極大的差別,對於只在奇幻小說中才看過的東西,她雖然充滿驚喜與好奇,卻也同樣的容易犯差錯,例如:差點把黃銅大釜給炸掉之類的…
「為什麼明明按照書上所寫的去做,卻得不到想要的效果呢?」楓寧皺著眉頭,似乎不太能理解原因。
「這裡應該先順時鐘攪拌三圈,然後逆時鐘三圈,蓋上蓋子悶五分鐘…」楓寧在一次按照步驟重來,周圍已經陸陸續續有人完成繳上,「然後…」
接下來應該是交入青麟草的根,但楓寧卻下意識抓起鹿茸花扔進去。
「咦!!?」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啊啊啊!我怎麼會!!欸──?」
然而大釜中的藥劑卻顯示出和書本上所說的一樣的反應及顏色。
「怎麼會…這樣?」
「比起青麟草的根,鹿茸花會更容易讓解毒劑中的成分調和在一起。」不知道甚麼時候來到她身邊的亞利喑啞的說。
「阿,亞利老師!可是為甚麼書本上卻是那樣寫?」楓寧訝異的問。
「呵呵~那當然是因為比起鹿茸花,青麟草的根更容易取得也比較便宜,妳知道市面上販售的初階解毒劑是多少歐里嗎?」
「不知道。」楓寧到是很誠實的搖頭。
「初階解毒劑在市面上一瓶可以賣20萬到30萬不等的歐里,而使用青麟草的根和零零碎碎的材料後,一瓶初階解毒劑的成本只需要1萬歐里而已。」亞利蒼老的聲音有著濃濃的惡意,「若是真的都用鹿茸花來製作的話,那麼成本就必須提高到15萬歐里,這當中的差距只要是有點腦袋的人都知道該怎麼選擇,畢竟雖然效果沒有鹿茸花來得好,卻也有一樣的療效。」
楓寧默默聽完後,將注意力放在自己好不容易快成功的藥劑上,然後像是自言自語般的用亞利也可以聽清楚的聲音說,「這裡,還真是個充滿惡意的世界呢。」
「哈哈──」聽到楓寧的話,亞利竟然一改那陰險的咭咭笑聲,放聲大笑著,「說得沒錯,表界的丫頭,這裡就是這樣,充滿著惡意與謊言的世界。」
全然不顧周圍投射過來的目光,他用低沉詭異的聲調說,「那麼來自表界的丫頭,妳來到這裡是為了甚麼?」
將最後的步驟完成,楓寧小心翼翼的將藥劑裝瓶,然後才開口,「當然不會是為了拯救世界這種累死人不償命的事情,我啊,可是為了找一個人才來的,沒時間去做那種事情。」
沒想到楓寧會這樣乾脆俐落的坦言,亞利突然對這個女孩的未來充滿了期待,究竟會為這個扭曲的世界帶來甚麼樣的變化,真是讓人期待呢!不過目前最重要的是先──
85分。」亞利指著楓寧裝好的藥劑說,「妳忘記最後要再悶煮三分鐘了。」
「啊啊啊──」楓寧慘叫一聲,難得最緊要關頭的地方成功了說!
 
下課後,楓寧正準備和依文捷琳一起離開地窖時,卻被亞利留下。
「小寧,那麼我們明天見吧。」依文捷琳朝她擺擺手,腳步極快地遠去,似乎連一秒都不想留在這裡。
「……有這麼可怕嗎?亞利老師。」楓寧喃喃地說,雖然這個老師是古怪了一點,但懂得東西非常多阿。
「會這樣想的大概就只有妳而已吧。」亞利走到她面前,「我目前還缺一個研究的助手,我認為妳挺不錯的,要嗎?」
「助手?」楓寧沒想到會是談這個,「可是我今天才第一次上課啊?」
「但卻是唯一個發現鹿茸花功用的人。」亞利的嗓音似乎沒有第一次聽的那樣沙啞了,「如果擔任助手的話,就有機會學到比其他人更多的藥劑。」
「請讓我擔任這個職位!」楓寧立刻低頭說。
「那麼就只要沒課或放學後就到這間教室的隔壁報到吧,我的專用辦公室在那裏。」
「是!」楓寧頓了一下又問,「請問難道以前都沒有人申請過助手這個職位嗎?」
「當然是有的。」亞利突然咭咭地笑起來,「可惜阿──」
「可惜?」
「總會有不小心誤食新調製的藥劑或是藥劑爆炸的時候。」亞利惡意的笑聲迴響在地窖之中,「最終也只能說一聲請節哀了。」
……這個意思是…楓寧眼角微抽,她現在反悔還來不來得及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