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61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番外3 有孕記

 


番外3    有孕記
 
在那場盛大的婚禮之後,一切似乎都沒有改變卻也好像甚麼都變了。
 
JUICE的每個人有著各自前進的方向,剛度完蜜月回來的楓月也開始慢慢接手洛山社長的工作,逐漸減少在歌壇的活動,雖然還是繼續唱歌,出片的速度卻沒有像以前那樣頻繁,小說的出版也是如此。
至於NERO除了演戲和唱歌外,也開始往製片方面發展,夫妻倆人住在榊原家送給他們的新婚房,即使在忙碌,兩人都會一起吃晚餐、一同在附近的公園散散步,有時回去榊原家探望父親或是去神宮家陪陪神宮夫婦,神宮一騎則是在楓月結婚後便到了英國去接手外國公司,目前似乎並沒有結婚的打算。
「現在我們啊,就等著小月妳生個孩子來陪陪我們呢。」奈緒在一次名取夫婦來拜訪的時候樂呵呵的說。
「這種事情還是要順其自然比較好呢,奈緒媽媽。」楓月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沒有特別排斥。
「說得也對,不過懷孕還是要趁著年輕力壯的時候比較好,等年紀大了反而心有餘而力不足呢。」奈緒說這些話的時候一點也不在意眼前這對剛新婚沒多久的小夫妻臉上那抹羞意,反而不斷教授一些婚後該注意的事情。
陪奈緒用完晚餐後,楓月和NERO才告辭回家。
 
「謙一。」剛從浴間出來的NERO聽到楓月的喊聲,一邊擦著頭髮一邊進到房間。
「怎麼了嗎?」NERO看見自家的小妻子正窩在床上,臉色有些迷惘,他走過去上床將楓月攬過來,溫柔的問。
「你喜歡孩子嗎?」楓月把臉埋進NERO的懐中,悶聲問。
NERO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楓月會突然問這個問題,「只要是我們的孩子當然喜歡,怎麼了嗎?」
「謙一…我…有點害怕…」楓月聲音很低,NERO必須很專注才能聽清楚她的話,「我怕我沒辦法做一個好母親…」
NERO聽到這裡便明白楓月擔心害怕的是甚麼,或許是從小的經歷讓楓月有些害怕的關係,她不敢想像自己如果有孩子以後便是怎麼樣的母親,甚至於害怕自己無法讓孩子幸福。
NERO將楓月摟得更緊,他輕柔的說,「不用害怕,小月這樣喜歡孩子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做不好母親呢?宮野先生家的紀奈和大哥家的孩子們不都很喜歡妳嗎?我們的孩子只會更愛妳,所以不用擔心。」
聽到NERO這麼說,楓月突然覺得似乎也沒甚麼好害怕的了,她從NERO懷中抬起頭看向面前這個一直給予她溫柔和愛的男人,這個男人是她的丈夫,是她所深愛、想要攜手走過一生的人。
「我想要有個我們的孩子…」楓月聲音輕柔,然後NERO淺淺一下,「好。」
俯身溫柔的吻著,懷中的妻子。
「會有的,屬於我們的孩子。」NERO有些沙啞的說,「我們會是最好的父母…」
男人與女人交織的愛,這是屬於他們的時刻。
 
 
「社長大人,這是今天的文件,請在下班前批完。」隨著楓月成為柛皇社長後,佐井也很自然而然的上升為社長助理,他將一疊文件放到楓月的辦公桌上,然後說,「等等別忘了要去參加一個節目座談。」
「喔,我知道了…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再提醒我一次吧。」楓月拿起最上面的文件開始看起,有些心不在焉的說,「啊,幫我泡杯茶吧,最近不曉得為什麼總有些懶洋洋的。」
「是,我知道了。」臨走前,佐井習慣性的關心一句,「最近身體還好吧?」
自從那一次楓月昏迷後,幾乎所有人都非常關注她的身體健康,經過後來的檢查結果才發現,楓月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沒有問題,但其實身體非常虛弱,而胃病更是嚴重,必須趁早治療調養。
「沒甚麼不舒服的,就是很容易想睡覺而已。」楓月想了想,也沒覺得自己哪裡不舒服,「我自己會注意的。」
佐井聳聳肩,沒有多說甚麼的轉身離開去幫楓月泡茶。
 
 
過了兩個月後,被架去做例行身體檢察的楓月診斷出已經懷有兩個多月的身孕了。
「懷、懷孕!?」楓月傻楞的看著醫生,似乎沒有反應過來。
倒是一旁壓著人去做檢查的佐井立刻詢問有甚麼需要注意的。
「請問我們社長的身體狀況適合懷孕嗎?」
「恩,只要小心一點,還有一些忌諱的食物不要吃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不過要記得每個月定期檢查。」
「好的,非常感謝您。」
楓月後面的話一句也沒聽進去,就只是機械式的跟著佐井的腳步。
「社長。」佐井看她不在狀況內,連忙喊一聲。
「阿,喔。」楓月猛地回過神,然後才一臉不敢相信的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腹部,這裡已經有個小生命,她和謙一的孩子……
佐井開了車門讓她上車,並且盯著她繫好安全帶後才上駕駛座開車,「我先送妳回家。」
「恩。」楓月還有些暈呼呼的。
「妳不告訴NERO君嗎?」佐井提醒她,懷孕了丈夫卻還不知道,不太合適吧?
「阿!對,還有爸爸他們和墨言、歌詞太郎、小天他們,喔,還有真守哥他們…」楓月連忙拿出手機一邊敲簡訊一邊念著一個又一個名字,最後她才撥出電話給NERO
 
 
楓月打電話來的時候,NERO正好在拍戲的空檔休息時間,看見是楓月打來的,他也沒多想就直接接起來。
一旁的監督和劇務看見都有些好奇,NERO在戲劇界也算是有名的敬業演員,極少看見他在工作時間接電話或看手機,據他說是怕影響工作上的情緒。
「真難得NERO君竟然會在工作時間接電話,該不會是老婆打來查勤的吧?」監督半調侃的笑著說。
NERO君結婚了?」旁邊聽見對話的女主演員小林惠美訝異的問,「真看不出來,明明NERO君還很年輕阿,甚麼時候結的阿,怎麼都沒有聽說?」
「甚麼時候結的阿,好像是這一兩年而已吧,不過聽說他和他妻子已經交往很久了,他們似乎十幾歲就認識了。」監督也不是很清楚,有很多消息都是從別人那裏聽來的。
「也是呢,NERO君這樣的好男人果然都很早就死會了。」小林惠美有些可惜的說。
「甚麼!」突然的一陣喊聲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而罪魁禍首卻一點也不在意,只見他急急忙忙的對電話那頭的人說,「妳現在在哪裡?回家了?我馬上就回去!」
電話那頭的人似乎說了甚麼,NERO顯得有些急躁,「工作是還沒結束,可是妳一個人…佐井和米爾也在?好吧,我工作完就回去,如果他們有事要離開,妳就問問媽媽可不可以過去陪妳,妳自己要小心阿,我等等就回去。」
NERO又絮絮叨叨了一會才依依不捨的掛掉電話。
「呦,NERO君,怎麼了阿?」和他較為熟悉的男配演員笑嘻嘻的湊上去問,「哪位幸運兒打來的阿?」
「我妻子。」NERO講到妻子的時候,眉眼都溫柔許多,「她懷孕了,正一個人待在家,所以我有點不放心。」
完全無視剛剛楓月電話裡提過佐井和米爾也在家陪著的事實。
「不是吧!你甚麼時候結婚了阿?」
「去年。」NERO淺笑著說,「因為只請親朋好友,所以沒有公開。」
「你的妻子是……圈內人?」
「我想你應該也聽過才對,我的妻子是楓月。」NERO再提到妻子的時候,那無法掩飾的溫柔和驕傲讓人很清楚的明白他們之間有多麼深厚的感情。
「你這傢伙竟然把我的女神娶走了!你知道當初那則新聞報出來的我有多難過嗎!!!」男配演員故作悲傷的大喊逗笑了不少人。
 
 
好不容易結束工作回到家,NERO便看見奈緒坐在客廳裡。
「媽。」NERO打了招呼就急急忙忙的問,「小月呢?還好吧?」
「沒事的,只是因為懷孕初期容易疲倦,我讓她去睡一會,晚點在叫她就好了。」奈緒微笑著說,「放心,只要滿三個月這個胎就算是坐穩了,平時也可以坐一點簡單的活動。」
「恩,那個媽,還有甚麼需要注意的?」NERO聽見妻子正在睡覺,便不去打擾她,決定先來問問孕婦應該要注意些甚麼。
奈緒看見女婿這樣上心,自然是高興的,她將自己的經驗一一說清,然後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也提點,最後她說,「不過該工作還是得工作,這段時間我會搬過來陪著小月的,你就不用擔心了。」
「那就拜託媽了,我也會拜託我母親有空時過來看看。」NERO點點頭說。
「恩,還有這段時間我讓家裡的幫傭過來搭把手吧,我想就別讓小月的大嫂過來了,畢竟她才剛生產完沒多久,自己也還在坐月子中。」
「我知道的。」NERO躊躇一會才說,「我還是上去看看好了。」
奈緒忍不住笑了一下說,「去吧去吧,我讓家裡的幫傭過來幫忙弄晚餐,晚上我和一輝就留在這裡一起吃吧。」
「好的。」說完,NERO就有些急切的上樓。
 
他輕手輕腳的進到臥房,看見楓月正在休憩,他小心翼翼的半跪在床邊,看著她甜美的睡容,目光移向她的小腹,那裏有著他們的孩子,以後會有個軟軟糯糯的孩子喊他們爸爸媽媽。
也許是因為他的目光太過專注熾熱,楓月慢慢睜開睡眼,然後呢喃的說,「謙一…回來了?」
「我回來了。」NERO俯身上前吻了妻子的側臉,溫柔的問,「覺得怎麼樣?有哪裡不舒服嗎?」
「還好,就是容易累。」楓月將身子往他身邊移了移,NERO索性坐上床讓楓月窩在自己懷裡。
「小月,我們就要當爸爸媽媽了。」NERO帶著滿滿的不可思議和喜悅。
「恩,是阿。」楓月也露出笑容,「我們會是最好的父母,對吧?」
「當然。」NERO又吻了吻妻子。
 
晚間,用晚餐的時候,一輝也特別叮囑楓月柛皇演藝的事情能放著的就暫時放一放,如果必要的話,他就先過去代理一陣子,現在最要緊的是她的身子。
當然也少不了親朋好友的電話訊息轟炸,楓月在好不容易坐滿三個月後,終於發現懷孕的缺點了。
它將自己那個溫柔卻認真的好丈夫變成了三不五時就翹班的囉嗦大媽,雖然知道是為自己好,但…NERO實在是小心謹慎過頭了。
而到了她懷孕滿六個月的時候,NERO終於開始神經緊繃了,因為醫生告訴他們楓月這一胎是雙胞胎。
這消息一出,不只是NERO緊張,就連奈緒等人也有些擔心,楓月雖然這幾年有在認真調理身體,但第一次懷孕就生雙胞胎,這讓他們或多或少心底都有些憂心。
到是楓月還能笑咪咪的安慰他們,「孩子這麼乖,我相信他們一定不會讓我吃苦的。」
最後一個月,NERO乾脆暫停所有工作,天天陪著楓月,因為懷著雙胞胎,所以他們提早一個月讓楓月住進醫院,畢竟雙胞胎早產的機率還是很大的。
 
「你覺得孩子的名字該取甚麼好呢?」楓月躺在病床上,笑咪咪的問著坐在旁邊的丈夫,「兩個都是男孩子呢。」
「我想名字大概是輪不到我們了。」NERO替她整整床鋪說,「我那天看見爸爸和父親正在討論孩子的名字。」
爸爸指得是神宮一輝,父親則是指榊原照守。
「欸,公公呢?」楓月訝異的問,一邊來說應該是男方的父親取名吧?
「老爸到是不在意,畢竟大哥家的那幾個孩子都是他取的,所以就讓給爸爸他們了。」
「原來如此,如果是爸爸和父親的話,我想孩子的名字應該會挺文雅的。」楓月挺放心的,「對了,墨言不是說要來嗎?」
「恩,大概要後天的飛機,他也說了這次來想順便和妳提他的婚事。」
「終於打算結婚了阿。」楓月聽見弟弟終於願意走進禮堂,忍不住露出歡欣的神色,然而卻在下一秒臉色微變。
「小月!」NERO一直都在關注她的一舉一動,自然也看見她不太自然的神色,「怎麼了嗎?」
「肚子…」楓月感覺到下身濕漉漉的,她微微喘氣說,「好像…好像要生了…」
「怎麼會?不是還有一個禮拜嗎?」NERO雖然有些驚慌,但還是很快地按下求助鈴,然後握住楓月的手安撫到,「小月別緊張,放心,不會有事的。」
「謙一、謙一。」楓月突然有些害怕,原本她一直都很看得開,心態也都很好,但突然的發動,讓她產生害怕和緊張,她面色有些蒼白。
「小月,我在這裡。」
這時,護士進來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她立刻喊醫生,然後過來對NERO說,「我們要將孕婦送到產房,先生要跟著進去嗎?」
「要,請讓我一起進去。」NERO毫不猶豫的說。
「那麼請跟我來,要進產房得換上防塵衣,有需要通知其他家屬嗎?」護士一邊指引他一邊說,旁邊已經有護士和醫生過來要移動楓月到產房去。
NERO安撫楓月幾句話後才轉身看向護士說。
「能麻煩醫院通知一下嗎?」NERO說,「我妻子的父母,電話應該有記在當初入院的資料上。」
「我知道了,那麼這邊請。」護士小姐點頭,然後帶他去換防塵衣。
 
等奈緒等人好不容易趕到醫院時,便看見站在產房外等著的NERO
「小月怎麼樣了?」奈緒焦急的問,NERO不可能不陪著楓月,所以他既然在外面就表示已經生產完了?
「她沒事,只是太累睡著了。」NERO臉上帶著安然欣喜的笑容,「孩子們也很健康。」
正如楓月最開始說的,孩子們的確很心疼母親,非常順利的就出生,讓楓月才剛覺得有點痛就已經自己乖乖出來,就連醫生和護士也都嘖嘖稱奇,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生雙胞胎這麼迅速的。
「沒事就好。」奈緒露出安心的笑容,一旁的一輝攬著妻子的肩膀,榊原父子也都露出放鬆的神色。
「甚麼時候可以看她?」沐守急切的問。
「大概晚上她就會醒了,不過還是等明天吧。」NERO微笑著說,「我想讓她好好休息。」
「我知道了。」沐守點了下頭,看向這個妹夫說,「你會留下來吧?」
「當然。」
「謙一,通知你父母了嗎?」照守這時候問到。
「已經通知我母親了,她說明天會來東京。」
「恩,沐守,你先回家去吧。」照守朝兒子吩咐到,「香還在家顧著孩子呢,你先回去看著。」
「父親、爸、媽,你們也先回去吧,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再來看小月和孩子們。」NERO連忙勸到。
「好吧,我還沒和一騎說呢。」奈緒點點頭挽著丈夫的手笑咪咪的說,「我估計那孩子一定會搭第一班飛機趕回來。」
送走了長輩們,NERO先慢慢走到育嬰室,看著剛剛出生的嬰兒,他一眼就看見他和楓月那對雙胞胎兒子躺在保暖箱中的模樣,心軟得不行,看了好一會兒,他才回去病房。
 
 
隔早,楓月醒過來後,並沒有馬上反應到自己目前的狀況,等她摸到消下去的肚子時才突然想起來自己已經將孩子生下來。
「小月。」這時,病房的門被打開,似乎是去買早餐的NERO看見她醒過來,立刻上前,「感覺如何?餓不餓?」
楓月愣了一下才搖搖頭,「還好,謙一,孩子們呢?」
「放心,孩子很健康。」NERO笑著說,「等等妳就可以看孩子了。」
楓月隨意的點點頭,但明顯心不在焉,一直到護士將雙胞胎抱過來才露出微笑。
「爸爸和父親等等也會過來,到時候幫寶寶取個名字吧。」NERO坐在床沿,攬著楓月的肩膀看著還在熟睡的兩個孩子。
「恩。」楓月整個心神都被這對雙胞胎給吸引住。
 
在經過一群人的討論爭執下,名取家雙胞胎的名字總算定下來:名取雅致、名取雅弦,而這對雙胞胎在不久的未來,會帶來怎麼樣的故事呢?值得期待一下。






作者有話說:拖這麼久才拖出這麼一篇番外,預計大概只剩下兩篇番外要寫,最近事情太多了,又要準備表演又要參加比賽又要準備英文考試,希望可以趕在暑假前把這部完完全全的解決掉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