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62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番外4 奏響結緣之音

  
番外4    奏響結緣之音
 

維也納音樂學院
 
流暢的琴聲隨著手指的舞動流瀉而出,黑發的亞裔女孩沉浸在屬於自己的音樂世界中,直到按下最後一個琴鍵。
〝啪啪啪〞突然的掌聲,讓她猛地回過神朝門口看去。
「有甚麼事嗎?」女孩面色淡淡的看向站在門口的男人,「最近應該沒有甚麼表演才對。」
「是沒錯,只是收到了這個。」男人不在意她那有些無禮的態度,自顧自地笑著走到她面前,將一封淺色請帖遞給她。
女孩有些發愣,會有甚麼人寄請帖給自己?而且還是寫著她的中文名字!她自從來到維也納後,就和家裡沒甚麼連繫了。
「不看看嗎?」男人帶著調侃笑意的聲音明顯挑釁到女孩。
她一把用力搶過請帖,然後拆開來,臉上顯現出吃驚的神色,然後慢慢沉澱情緒,露出溫柔又哀傷的淺笑。
「要去嗎?」男人似是早就知道請帖的內容般詢問。
女孩並不意外他會知道,打從她認識這個男人起,她就沒有弄清楚過這個男人到底有甚麼是他不知道的。
「不。」她搖搖頭,將請帖細心的收好,「我有甚麼資格出現在她面前。」
男人似是早已知道她的回答般笑起來,「不過我已經回覆會和妳一起去。」
女孩眼中閃過一抹怒氣,但很快地將那股氣壓下去,「你是特地來耍我玩的嗎?」
「當然不是,我只是來通知妳。」男人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晚上別忘了到我這來一趟。」
「溫莫仁先生,請不要把我和你那些紅粉知己混為一談。」女孩冷冰冰的看了男人一眼後,逕自翻閱樂譜挑選下一首練習的曲子。
「那是當然的,那些女人怎麼能和結音小姐相比呢。」溫莫仁漂亮的鳳眼一挑,挑出無限風情。
結音卻只有想吐的欲望,好好一個男人那麼妖艷幹嗎!她最討厭這種類型的人了!
 
但討厭歸討厭,這個男人是她目前最大最重要的金主,所以她也只能乖乖聽從這個男人的話,但是當晚上她來到那個男人位於維也納郊區的豪宅,看那鶯聲燕語的場景,她就只覺得頭痛欲裂,天知道她最討厭這樣的場合,那個男人明明知道卻還是把她叫來,到底是想要做甚麼!
「你到底想要幹嗎?」好不容易找到宴會主人,結音咬牙切齒的瞪著男人問。
「哦,親愛的結音小姐,終於來了。」溫莫仁眼中充滿愉悅,「我想到我好像從來沒有邀請過結音小姐參加我的舞會,所以這一次就邀請您了。」
結音目光突然落到不遠處一名男人身上,溫莫仁發現她的異樣,目光跟著看過去,在看見那個男人的瞬間,眼底掠過一抹不悅,然後才又用調笑的語氣說,「怎麼,結音小姐看上對方了嗎?」
「你在胡說八道甚麼!」結音皺起眉頭,不悅的瞥了身邊的人一眼。
「那位可是英國貴族後裔,亞爾特拉弗爾斯,也許妳認識他的叔叔克勞德拉弗爾斯教授。」溫莫仁語氣中有著尖酸的惡意,這讓結音聽得很不舒服。
「我知道。」結音冷淡的回應,然後抬腳要準備走。
「妳要去哪裡?」溫莫仁拉住她的手臂,語氣有些咄咄逼人。
「溫先生,既然您邀請我參加這場舞會,那我想去認識認識人應該不為過吧。」結音冷淡的甩開他的手,然後朝那邊拿著酒杯獨自發呆的青年走過去。
「該死。」溫莫仁臉色瞬間沉下來。
 
結音完全不知道溫莫仁那懊惱又煩躁的情緒,她有些緊張的接近亞爾特。
「您好,拉弗爾斯先生。」
這場宴會事實上邀請的是他的父親而不是他,但基於他最近情緒上的起伏,亞爾特聽從父親的指示代替他來參加這場宴會,卻始終沒有要和任何人交談的意思,直到一個清脆的女聲打斷他的思緒。
「妳好。」亞爾特有些疑惑的看向面前有著明顯東方臉孔的美麗少女,「請問
結音緊張的雙手緊握,「雖然很抱歉,但請原諒我的失禮,我希望能再自我介紹前先得到您的原諒,也希望您有任何不滿也請先聽完我的話再說。」
亞爾特雖然有些困惑,但基於貴族禮儀,他還是答應了。
「我的名字叫做祈結音,曾經有幸在與令叔克勞德先生合作過一次。」
她這句話剛說出口,亞爾特的臉色立刻變了。
「妳是祈家人!?」即使結音並沒有說自己來自哪裡,但祈這個姓並不常見,而對於亞爾特來說,更是有著特別的含意,因此他聽到的第一瞬間就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是的,我的姊姊不,她也許不願意聽到我這麼喊她了,祈楓月曾經是我的姊姊。」結音露出一抹憂傷淺淡的笑容說。
亞爾特愣了一下,然後才靠近她說,「請多告訴我一點關於她的事。」
結音還沒能來得及回話,就突然被人用力拉住手臂,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已經落入一個懷抱中。
「我親愛的結音,妳打算拋下我和別的男人離開嗎?」
……這家伙是誰!?快來人!這家伙又忘記吃藥了!結音不用回頭都知道是誰拉住自己抱著自己。
「溫莫仁,你發甚麼神經!」結音氣得臉色漾起緋紅,要不是情況不允許,她真想狠狠搧這家伙一巴掌。
「當然沒有,在我舞會上妳竟然只關注著別人,這讓我很不高興。」溫莫仁語氣溫柔,但結音卻聽出他語調間看似不在意的怒火,這樣的發現讓她愣住了,為甚麼會發火?是針對自己還是
亞爾特雖然並不怕溫莫仁背後的勢力,但也不想在這種時候鬧起來,他溫儒的對結音說,「看來今天並不適合長談,希望到時候結音小姐可以接受我的邀請。」
「我會的,這是我的榮幸,先生。」結音也不想在這樣的公共場合落溫莫仁的面子,便淡淡地露出淺淺笑容點頭說。
等送走了亞爾特之後,溫莫仁立刻收起臉上笑容,冷著一張臉將結音半拖半拉帶離宴會。
「你在做甚麼!」結音被他推進房間內,面色有些難看的問。
「我在做甚麼?」溫莫仁冷著一張臉看著面前的女人。
結音雖然覺得他和平時那花花公子模樣有些不同,卻想不透自己又怎麼惹到他了。
「妳以為拉弗爾斯會因為錯過楓月小姐轉而選擇妳嗎?別丟人現眼了。」溫末人冷漠的話語很狠刺進結音的心底。
她並不曾這樣想,但她的確對亞爾特抱有一分愧疚,但那不表示她就必須把自己搭進去。
「我想你想太多了,溫先生。」結音突然冷下聲音,淡淡地說,「拉弗爾斯先生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哦,那麼妳喜歡的是甚麼樣的類型?說出來或許我還可以替妳參詳參詳。」原本再聽到她不喜歡亞爾特時,溫莫仁臉色稍稍緩和,但隨即又想到或許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又立刻板起臉問。
「這與您無關吧?您這麼關心我會以為你喜歡我。」結音開始還努力要保持冷酷的態度,卻再後一句破功,忍不住諷刺他一句。
溫莫仁定定地看著她許久,久到結音臉上微微發紅、有些不自然的扭動,他才終於開口。
「沒錯。」
「甚麼?」結音愣了一下,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他的意思。
溫莫仁緊緊看著她的那雙暖色調的眼睛,一字一句認真的說,「我說我喜歡妳,不我愛妳,祈結音。」
剛說完,溫莫仁覺得心底壓抑著那口悶氣就這樣散去,只餘一身輕鬆,然後他看著面前的女孩從冷漠淡然到不敢置信的模樣,突然覺得心情很好。
「你、你剛剛說甚麼!?」結音的第一個反應不是臉紅,而是雙眼瞠大。
「要我說多少次都可以,我愛妳,祈結音。」溫莫仁立刻發揮自己的厚臉皮。
結音卻皺起眉頭,在她看來溫莫仁的男女關係一向很混亂糟糕,這樣的人她怎麼可能輕易相信他口中的愛呢?但自從和楓月坦白後,結音也長大了不少,想法自然也變得成熟許多,而且她也學會了坦然面對。
不明白的話就把它問明白吧,這是楓月用自己的經歷教會她的。
「溫莫仁,說實話我並不相信你的話。」結音冷靜的說,「你所謂的愛是不是就像是你對以前那些女伴那樣的愛呢?」
「親愛的結音,妳不會以為我真的到處亂搞男女關係吧?」溫莫仁這時也有些無奈了,當初那些緋聞雖然並非全部都是假的,但在男女關係上他還是很小心的,只是懶得去把一些事情解釋清楚,久而久之就變成這樣了,現在他有些後悔自己那時候的懶散,早知道他會有真的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他一定會用最快的速度撇清一切關係。
「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你的話。」結音很坦然的說,「你身邊的曖昧對象太多了,我並沒有那種勇氣去挑戰。」
溫莫仁聞言也只能在心底苦笑,「那麼如果我認真的追求妳,妳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
結音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一瞬間恍惚,她和他相識於一場大學講座,在教授的推薦下有了交集,然後他成了自己最大的贊助商,自從經歷過楓月和祈家之間的事後,她便很少回去,因為過不了心底的那一關,而這個男人總是暗暗替她將有關祈家的事情推開瞞下,這些事她一直都很清楚的,因此心底對這個男人還是抱有感激,而今他卻說愛上自己了……
結音眼睫微歛,「我…不知道愛情到底是甚麼樣的一種情感…但我很害怕自己也變成向父母那樣自私的存在,他們的愛太過自私,讓我產生了恐懼…」
就算知道自己的父母對楓月做了那麼多壞事,她也無法對他們產生恨意,或者說她是唯一一個不能怨恨他們的人,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自己,可是正是因為這樣,她也間接的做了不少錯事,所以她害怕愛這種感情會讓她在一次變得不像自己。
「那麼我會用實際行動讓妳明白,妳所害怕的事情根本是子虛烏有。」溫莫仁雙眼爆發出一股熾熱的光,一直以來偽裝的花心在找到了自己真心喜愛的人面前終於揭露出那真正的樣貌。
結音心裡有些掙扎,最後她選擇了賭一把,「那麼我會等著看的。」
她面上冷靜的走出房間,沒有和任何人多做交談,只是悄聲無息的回到自己的家。
回到家後,她並沒有照往常的習慣去琴房,而是轉入極少進去的書房,翻開書櫃上唯一一本繁體詩集,其中一頁被她用螢光筆畫了註記,手指輕輕掠過泛著墨香的字,她低喃,「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而接下來的日子裡,溫莫仁也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開始收歛,將所有的曖昧對象、緋聞對象一一斷絕關係,並且打算長期住在維也納,進入抗戰階段,結音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卻始終不發一語,而在這段期間,她也和亞爾特締結了不錯的友誼關係,兩人之間的媒介是楓月,原本他們之間的複雜的關係也因為楓月的婚禮變得簡單多了。
「恭喜妳,獲得第一。」在一次的音樂比賽結束後,亞爾特特地來為這位難得的友人獻花。
「謝謝你,亞爾特。」結音從容優雅的接過他的花束、淺淺一笑說。
「相信不久之後,我也能收到妳的喜帖。」亞爾特略帶暗示的話讓結音有些不好意思的紅了臉。
「這種事情還是順其自然比較好。」結音不能否認對那個男人是有些好感,但最多只能算喜歡,離所謂的愛還有段距離。
「我認為妳可以去嘗試一次,畢竟從我身為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那一位是真心的,就是到時候他變心了,妳也還有我這個朋友可以依靠,我想拉弗爾斯家族還不至於連個朋友的忙也幫不上。」亞爾特溫和的笑著說,他知道眼前的女孩對那個男人是有一定的好感的,但祈家近年來逐漸式微,如今的家族不但無法成為依靠,甚至可能是擺脫不了的絆腳石,讓女孩心底掙扎不已。
「我…」
「感情的事情還是自私任性一點比較好,我希望妳不要和我一樣直到失去以後才開始後悔。」亞爾特衷心的說,「妳只需要轉身,然後告訴他妳的感情和擔憂,我想妳就能夠看見自己到底該做甚麼樣的選擇。」
聽到亞爾特的話,結音有些訝然的轉身,看見正朝自己走過來的男人,心裡突然有種衝動,她用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笑容迎上去。
「溫莫仁。」聽到結音突然用中文喊出自己的全名,溫莫仁有些詫異,但還是下意識先將自己的西裝外套披到裸露肩膀的女孩身上。
「溫莫仁,你能保證永遠愛我、永遠不會背棄我嗎?」
結音猛地一句話讓他的手一顫,隨即湧上心頭的是強烈的喜悅。
「當然,就算妳不愛我,我也會一直愛著妳。」
看著男人眼中爆發的喜悅,結音突然覺得賭這麼一把或許會是她最正確的選擇。
「那麼我們在一起吧。」
 



作者有話說:其實我並不討厭這兩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