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62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番外5 名取雅致與名取雅弦

 


番外5    名取雅致與名取雅弦
 
〝刷──〞
「阿致、阿弦,你們該起床了。」隨著拉開的窗簾,陽光透過玻璃窗落照在躺在床上的兩個小孩子身上。
「媽媽,抱抱。」其中一個小男孩閉著眼睛伸出小手對女人討抱。
女人滿臉無奈的寵溺一笑,然後伸手把小男孩抱起來,溫柔的吻輕輕落在小孩柔軟的臉上,酥酥癢癢的感覺逗得小孩咯咯直笑。
「哇──」可惜這樣安寧的畫面並沒有維持多久就被另一個音量頗高的哭聲給打斷。
還躺在床上被母親忽略的小男孩哇哇哭起來,像是在控訴母親不應該忽略自己。
「乖阿弦,媽媽在這裡,乖,不哭不哭。」楓月連忙把手上的小孩移到右手,空出另一隻手抱住哭泣的寶貝兒子。
「媽媽、媽媽。」今年兩歲,才剛會說簡單字句、大名名取雅弦的小不點這個時候只是一個勁的喊著媽媽兩個字。
「真是的,不就是抱了哥哥沒有抱你嗎?哭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被媽媽拋棄了呢。」楓月好笑得看著懷裡兩個小不點。
「媽媽,餓。」這時原本閉著眼睛不肯起的雅致突然抬頭揮著小手喊。
「貪吃鬼,一定要等到肚子餓才肯張開眼睛嗎?」楓月用鼻子點著雅致的小鼻子說,「走吧,兩位大少爺,今天可是爸爸做早餐喔。」
「吃飯飯!」另一邊的雅弦跟著拍手笑嘻嘻的說。
「走吧走吧~」楓月把孩子放在地上讓他們自己用走的,「來吧,我們一起去吃早餐。」
「媽媽,抱抱!」被媽媽放下來的雅致立刻扁著小嘴一副就要哭的模樣,兩隻小手一直對楓月伸出舉著。
「你們已經長大了,媽媽現在可抱不動了。」楓月有些苦笑得安慰著,她雖然也才不過快30,但因為長期胃病的關係,加上第一次懷胎生孕就生雙胞胎,讓她的體力有些不濟。
幸好兩個孩子都很聽話,只要多說幾遍就會乖乖照做。
牽著兩個孩子到餐廳,正好NERO已經將早餐準備好了。
「早安。」夫妻倆人交換了一個早安吻,然後楓月哄著兩個孩子說,「阿致、阿弦,和爸爸說早安。」
「爸爸,早安。」
「爸爸,早安。」一前一後,兩個孩子一邊揉著眼睛說一邊摸摸自己的小肚子。
「早安,阿致、阿弦。」NERO笑著將兩個孩子抱到他們自己的小桌子旁,然後將早餐放到他們面前,「要記得說甚麼?」
「謝謝爸爸!」這一次總算發揮雙胞胎的特性,兩個孩子同時開口,「我要開動了。」
「我要開動了。」夫妻倆一左一右的坐在孩子身邊看著,順便閒聊一下最近的事務。
「等等有要去公司嗎?」楓月詢問道。
「不,今天有場戲,等等就要直接去片場了,大概都傍晚才能回來。」NERO有點擔心的看向妻子說,「妳等等要去公司對吧?兩個孩子可以嗎?」
「沒關係的,我今天沒甚麼特別的事,就是去看看公司準備要推出的新組合,讓阿致阿弦待在我辦公室裡玩就可以了,公司裡也有不少人很想念我們可愛的雙胞胎呢。」楓月淺淺一笑說,「而且今天小天和太郎也會來公司,他們早就嚷著要見寶貝乾兒子了,總不能讓他們失望。」
「原來他們回來啦,那今天就辛苦妳了,晚飯我來吧。」NERO一邊替身邊的雅弦擦沾到臉上的醬汁一邊說。
「還是算了吧,你們那位監督要是說傍晚結束,那一定得到七八點才有可能放人。」楓月身在演藝圈這麼多年,又當了柛皇的社長,自然對常合作的監督的脾性都有相應的了解。
「…監督只是比較認真…」NERO還是好心的替監督說點好話,雖然他知道沒甚麼作用。
「我會看你今天幾點回來來判斷的。」楓月說是這樣說,但卻明擺出不信的表情。
這時,已經吃飽的雙胞胎又開始想要離開餐桌去玩,夫妻倆連忙放下各自的碗,一人一個的抱起來。
「媽媽、媽媽。」沒有被抱到的雅弦立刻不滿的朝楓月伸手。
「阿弦乖,媽媽等等再抱你好不好。」楓月一邊抱著雅致一邊哄著NERO懷裡的雅弦。
「媽媽──媽媽──」小雅弦一點也不接受哄騙,堅持要媽媽抱。
楓月無奈,只好和NERO交換一下,沒想到一交換,這次輪到雅致開始哭鬧了。
「媽媽可沒有力氣同時抱你們兩個阿。」楓月無奈的說,最後乾脆兩個都放到客廳鋪著毛毯的地板讓他們自己玩去。
「那麼我出門了,妳自己帶著兩個孩子要小心點。」NERO臨出門前,還有些不放心的叮囑。
「我知道的,你自己也是,路上小心。」楓月微笑的在他臉頰輕吻一下後說。
NERO出門後,就輪到她和雙胞胎該出門了。
「我們要出門囉。」楓月替兩個孩子穿戴妥當後,親親兩個孩子的側臉,一手牽一個的說,「走吧。」
「走吧!走吧!」雅弦和雅致樂呵呵的笑著說。
 
到了公司後,她就沒有辦法將太多精力放在孩子身上,只能讓助理帶著他們四處玩。
這個時候的雙胞胎已經表現出他們各自的喜好和厭惡了。
雅弦喜歡唱歌跳舞,每次看見電視上的音樂節目,就會跟著又唱又跳;雅致就比較安靜一點,對於唱歌跳舞沒興趣,但當楓月為了譜曲而使用電子琴的時候,他卻會默默的坐在旁邊、睜著好奇的眼睛看著。
 
「看樣子這兩個孩子未來的方向也可以確定了吧?」聽著楓月說兩個孩子的事,伊東有些按耐不住,「工作應該沒有甚麼問題吧,我先走?」
「……知道你想看孩子,但還是請先將接下來的工作安排聽完後再走吧…」楓月很無奈的說。
「喔…是…」
 
送走伊東,楓月整理一下桌上的檔案,下禮拜她要帶著孩子去一趟維也納,看著桌上的資料,她發起呆來。
有的時候她會忍不住想,若是自己並沒有早婚的話,那麼現在或許會在某個舞台上盡情高歌歡唱,但這樣的想法在她看見兩個寶貝兒子朝她伸手的瞬間,就自動的消散了。
她不會去強迫兩個孩子的未來該怎麼走,她只希望這兩個孩子能夠擁有一個幸福又快樂的童年,不要和她一樣為童年而感傷。
 
 
 
 
我的名字叫做名取雅致,我的名字據說是因為外公希望我可以繼承他的棋藝而取的,但比起下棋,我更喜歡彈鋼琴,所以每當結音小姨回國的時候,都一定會給我帶國外的CD或是鋼琴譜。
不過每次小姨來的時候,媽媽的表情都很平靜,看起來一點也不高興,爸爸則是完全不在,那個時候,我一點也不懂他們大人之間那些複雜的事情,只知道小姨很疼我們,所以媽媽她那樣做是不對的。
一直到我上了國中,媽媽突然問我想不想去維也納念書、跟著小姨學鋼琴,我沒有猶豫的點頭,媽媽笑了笑摸摸我的頭。
「孩子們的未來…不應該因為上一輩的事情而被侷限。」
那個時候我並沒有聽懂媽媽的意思,只知道自己終於可以認認真真的學琴、可以到小姨家去學習,而且小姨家還有小妹妹可以玩!雖然和爸爸媽媽阿弦分開有點捨不得,不過阿弦那傢伙竟然還笑嘻嘻的說甚麼哥哥不在,他就可以獨佔媽媽了!哼,爸爸才不會讓你得逞呢!
不要看我爸爸看起來好像很溫柔,只要一碰到媽媽的事情,就絕對不會輕易善罷甘休,完全就是老婆第一,其他都不重要的那種。
 
為了我去維也納學習的事情,舅舅們和乾爹們也都出動各自的人脈,告訴我要是有事情不知道怎麼辦就去找那些人,我有點無言,我是去學習音樂的,不是去做甚麼工作的,那種事情有小姨幫忙就可以了,哪還需要出動到的舅舅們和乾爹們呢。
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可以發現除了爸爸媽媽的態度平淡外,其他人對於小姨似乎都抱著一種防備的態度。
直到後來長大後,我無意間聽到小姨和姨丈的對話才明白…為甚麼媽媽會說上一輩、為甚麼舅舅們、乾爹們都對小姨沒有好臉色…可是…媽媽依然和小姨有所來往,那麼是不是…媽媽其實並沒有恨小姨,不然又怎麼可能會安心得讓我跟著小姨學習呢?
這些想法,我始終沒有告訴過任何人,而弟弟也始終甚麼也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了,我也會將這些事情忘記,小姨就只是小姨,其他的…既然媽媽都不在意了,我們也不需要去在意。
 
 
 
 
我的名字叫做名取雅弦,據說是希望我可以聞弦音而知雅意,但最後我卻選擇和爸爸媽媽一樣的路。
媽媽的身體其實並不是很好,但我和哥哥是雙生子,所以懷我們的時候很辛苦,當然這些都是爸爸和舅舅們還有乾爹們說的,我不怎麼相信就是了,因為媽媽說我和哥哥很乖,一下子就出生,讓她很輕鬆,所以我相信媽媽的話。
一開始我並沒有想過自己要做甚麼,並不像哥哥那樣一下子就確定自己要學習音樂,成為和小姨一樣厲害的鋼琴家,我總是覺得自己還小,不需要那麼快定下未來的目標,直到那一天……
在我七歲的時候,媽媽和爸爸、還有太郎乾爹、天月乾爹一起舉辦他們的紀念演唱會,也是在那時候,我有了想要實現的夢想。
看著爸爸媽媽在舞台上又唱又跳,而台下的人熱情歡呼吶喊,我突然…也想和大爸爸媽媽一樣,站在那個舞台上,接受大家的歡呼。
「歌手並不只是唱歌而已喔。」媽媽在聽完我的夢想後,溫柔的微笑說。
「那還有甚麼?」我懵懂的問,一旁的哥哥也好奇的看著媽媽。
「歌手是將自己的心意、想法融入歌曲中,用聲音傳達給大家。」媽媽笑著摸摸我的頭說,「當我們用歌聲將自己的心情傳達出去後,大家會回應這份心情,然後我們再將感謝用歌聲送出去,所以要謹記那份最初的感動,還有…對於自己下定決心的目標,絕對不可以輕易的就說要放棄。」
「恩!我以後一定要成為和媽媽一樣很厲害的歌手!」我握著拳用力的說,總有一天,我也要站上去那個媽媽和爸爸曾經站過的舞台。
「那我以後一定要成為比爸爸媽媽還要有名的音樂家!」一旁的哥哥也不甘示弱的揮著拳頭說。
「哈哈──那麼媽媽就拭目以待吧,看看我們家這兩位小少爺能不能完成夢想。」
 
 
 
 
「優弦!優弦!優弦!」外面震耳欲聾的吶喊歡呼,舞台下一片黑壓壓的人頭。
「吶,阿弦,看樣子你還挺成功的嘛。」雅致聽著外面的喊聲,忍不住笑著對弟弟說。
「那是當然的,你也不看看我是誰。」雅弦如今已經出道了一年,以優弦這個藝名聞名於整個亞洲區,「不過哥你也不差就是了。」
雅致以17之齡成為蕭邦國際鋼琴比賽冠軍,已經有許多知名樂團邀請他加入,這些年來,他一直都在國外活動比賽,這一次是應弟弟的邀請來擔任他的演唱會嘉賓,兩人將用鋼琴與歌聲來合作演出。
「哥…你還記得媽媽說過的話嗎?」看著外面的人群,雅弦突然開口問。
「這是當然的吧,你可別告訴我你忘了。」雅致挑眉說。
「那怎麼可能。」雅弦看見工作人員打了手勢,便往台上走去,「如今我們完成了我們的夢想…而現在…」
「阿,說得也是呢,現在正是時候…」雅致跟在他後面上台,聽見那幾乎響徹天際的掌聲。
兄弟倆的目光同時對上了底下位於第一排最中間位置的女人,然後露出笑容。
 現在,我們將用音樂來傳遞我們的歌聲、我們的心意以及我們的感謝,這是妳交給我們的,最珍貴難忘的寶物。


 
「我們將這首歌曲獻給我們兄弟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我們的導師與守護者──我們的母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