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揮灑屬於我自己的世界!
  • 61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拾章 分組競賽

 

拾章    分組競賽
 
「早安,米亞、亞爾。」楓寧背著一個輕便的小登山包、左手扶著腰間繫著的劍輕快的朝同伴打招呼。
「早安,小寧。」一如往常般,賽米亞給了個溫和笑容說。
亞爾維斯雖然沉默卻也點點頭表示回應。
「時間差不多,我們也該過去了。」賽米亞說,「我沒有去過帝亞,所以無法很準確的定位傳送,亞爾維斯對那裡比較熟悉,所以他來發動陣法。」
「這麼說來,如果是以人為定位的比較容易吧?」楓寧反問,「用人定位的話,所需要消耗的能量也比較少。」
「是沒錯,但我們無法確定那個人目前所在的位置是甚麼地方,所以還是用定點定位比較保險。」賽米亞很有耐心的解釋。
「我知道了,那麼亞爾,拜託你了。」楓寧很爽快地拍拍寡言少年的肩膀說。
後者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然後準備啟動陣法。
「等、等一下!」突然一個聲音響起,三人同時看過去,最先出聲的是楓寧。
「蝕?你怎麼跑出來了?」
原本一直待在召喚獸空間的蝕在主人沒有召喚的情況下自己跑出來,這也算是非常罕見的情景。
「主人!妳從來都沒有召喚過我,因為太無聊了,我只好自己跑出來。」小小的夢貘眨著大眼睛無辜的爬到主人的肩膀上說。
「阿,這麼說來,我都忘記我有召喚獸了呢。」楓寧一臉恍然的說,「抱歉啦,下次我忘記的話你就自己出來吧。」
小寧,那是召喚獸,不是普通的寵物阿!妳不要一副理所當然的叫牠自己出來刷存在感!妳讓那些想要又抓不到的人情何以堪!?賽米亞在心底默默吐槽。
可惜在場沒有一個人擁有可以探聽人心聲的能力,所以楓寧還是照樣把那嬌小、據說非常稀有的夢貘當作寵物一樣看待。
亞爾維斯從頭到尾都沒有出過聲音,直到他看時間已經有些遲了,才連招呼也不打的直接開了陣法。
『啟程‧移動‧帝亞。』
 
「賽米亞!」才剛站穩腳步的賽米亞馬上又慘遭大力的撲抱,讓他險些摔倒。
「米嘉婭殿下?」楓寧就站在旁邊而已,因此她一眼就看出撲抱賽米亞的人是誰,「難道妳這次也有參加比賽?」
「怎麼可能!」米嘉婭總算放開賽米亞,退了一步,有些高傲的抬起下巴說,「本公主是在這裡念書。」
「哦,我還以為妳會去念艾特曼學院呢。」楓寧瞥了身邊的搭檔一眼說,難怪從沒在學校裡看見米嘉婭的身影,總覺得有點可惜阿,少了不少娛樂。
「我本來也是希望可以去艾特曼的。」米嘉婭有些遺憾的說,「但身為繼承人,我必須在帝亞學習,各族的長子長女都會被送到帝亞學院,除了學習繼承人應會事務外,也是藉著這個機會讓我們學習交際應酬。」
真不愧是貴族學院感覺就是特別的辛苦,楓寧同情的看了米嘉婭一眼。
「我們也該去集合點報到了。」賽米亞出口提醒道。
「喔,對!」楓寧這才想到他們還沒去報到呢,「米嘉婭殿下,下次見。」
「誰、誰要和妳下次見阿!」傲嬌公主口不對心的喊。
楓寧只是笑了笑,沒有必要和傲嬌去爭論這些。
來到集合點,已經有不少人到了。
「賽米亞、劉楓寧、亞爾維斯。」不遠處有個熟悉的身影朝他們走過來。
「是阿澤學長他們。」楓寧一眼就認出來人是誰。
「我剛剛沒看到你們,還以為你們不知道怎麼來呢。」溫澤笑咪咪的說。
「我們比較晚出發,耽擱了一會。」楓寧滿面笑容的解釋,兩人在旁邊說著說著就提到了表界。
「他們甚麼時候這麼熟了?」在稍遠處聽著對話的賽米亞有些訝異的說,別看楓寧平時看著好像很好相處,但其實只針對朋友才會如此,對於不熟悉的人一向是冷淡以對。
「大概是因為同樣從表界來的關係吧。」
「凱勒學長。」賽米亞看向不知道甚麼時候來的凱勒,不曉得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凱勒學長剛剛的話有些酸醋。
「這次帝亞和風之閣的隊伍實力都不容小覷,還有非校內人士的參加人數也比往年要來得高,想要晉級決賽並沒有那麼容易。」
「我知道,但我們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打倒的。」賽米亞認真的說。
「也是,畢竟上一次的第三名也在呢。」凱勒邊說邊看了一旁沉默的亞爾維斯一眼,然後轉身就要離開。
「學長!」賽米亞喊住他,「你這一次為甚麼會參加?是因為又得到了甚麼預言嗎?」
凱勒沒有回頭,只是沉默的離開。
「米亞,要分組了,快點過來。」楓寧朝他招手。
「來了。」
 
 
在許多人的廣場中,楓寧習慣性的看著周圍的人觀察。
「不曉得這次有多少人參加?」溫澤並不是第一次參加魔武鬥大賽,但往年卻還沒有打進二次決賽過,今年希望可以遇到好的團隊。
「總計有329人。」
「還挺多的…凱勒學長!?」楓寧一回頭就看見那標誌性的黑衣蒙面,這讓她不禁想到同樣習慣將自己全身包裹起來的亞利老師,不曉得黑布下面的凱勒學長長得是甚麼樣子呢?
「每組7人,總共有47組。」凱勒連想也沒想得念出資訊。
「你怎麼知道?」溫澤狐疑的看向他問。
「學長難道忘了我的身份嗎?」凱勒語調平淡的反問。
「…預言者的能力嗎…」溫澤喃喃地說。
凱勒沒有再回答他,這時一名女孩突然從凱勒身後冒出,雙手環抱住他的腰,用一種黏膩、撒嬌的口吻說。
「凱勒!我總算找到你了。」
「放開,妮絲。」凱勒口氣冰冷的說,緊接著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的將那雙手掰開。
然後在大家驚訝又錯愕的目光下,那名被喚作妮絲的少女才不甘不願的鬆手,站到凱勒身邊,這一站,也讓大家看清楚她的樣貌。
「喝──」楓寧聽見身旁的溫澤倒吸一口氣,忍不住想要搖頭嘆氣一聲男人,不過這個叫做妮絲的女孩的確長得很美,再加上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只用幾片布包裹,一般男人會有那種反應也是可以理解得,不過凱勒學長似乎就不怎麼喜歡。
她轉身去看另外幾個人,然後沒好氣的說,「米亞,你在幹嗎?」
賽米亞有點心虛的撇開目光,面色微紅、手還摀著鼻子沒放。
亞爾維斯依然是冷著一張臉,似乎根本沒把面前的人放在眼裡一樣。
「學長不介紹一下嗎?」楓寧看身邊的人不是沒有自制力、就是根本連開口也不願意,只好自己主動開口。
「…冥靈的妮絲,和我一樣是三年級生。」雖然回答了她的問題,但渾身卻散發著為什麼要我做這麼麻煩又沒有意義的事的氛圍。
……這明明就是基本禮貌好嘛!楓寧壓住想要破口的話,不過看看那位妮絲學姊…似乎也不怎麼想和他們有所接觸…果然是她多嘴了嗎?
「那個…學姊妳好,我是剛從表界來的劉楓寧,還請多指教。」礙於禮貌,楓寧還是淺笑的自我介紹一番,至於這位美艷學姊有沒有聽進去就不是她在意的事情了。
妮絲用一種警告般的打量目光看了楓寧好一會,最後冷哼幾聲就不再理會她。
楓寧對於她那樣的反應也只是在心底覺得可笑,聳聳肩後就不放在心上了。
但周圍的氛圍卻因此而陷入一種尷尬的層次,溫澤連忙轉移話題來打破這種奇怪的氣氛。
「不過,小寧妳好像是轉學生對吧?」溫澤笑嘻嘻的說。
「恩,轉學生很少見嗎?」楓寧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對她說了。
「是很少見。」溫澤點頭說,「通常擁有特殊能力的人類都是從小就會開始有力量的覺醒,到了可以入學的時候,就會安排高年級學長姐去接應、指引。」
「所以並沒有像我這樣中途才加入的嗎?」楓寧愣了一下後問。
「據我所知是沒有…」溫澤想了一下後問,「難道妳以前從來都沒有發現過自己有著甚麼和一般人不同的地方嗎?」
楓寧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後搖搖頭。
「這就奇怪了…」溫澤皺了一下眉頭說,「如果沒有弄錯的話,妳平時所使用的力量,並不是魔力,而是靈力對吧?」
「對。」楓寧點頭說完後又補上一句,「我完全沒有魔力。」
「那個…魔力和靈力有甚麼不同嗎?」一旁的賽米亞有些困惑的打岔道。
「簡單來說,魔力就是魔法之力,也就是元素之力,從各種單一元素中汲取力量轉換成可以使用的魔法,這就是魔力,只要生活在裏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這種能力。」溫澤盡量用簡單易懂的方式來說,「而靈力則是無形、源於自身靈魂的能量,靈力是天生的,除非天生就擁有靈力,否則一般人很難擁有,雖然也的確是有後天得到靈力的存在,但那必須進行數十年的修練才有可能得到一點靈力。」
「這麼聽來…靈力指得是靈魂…也就是生命之力對吧?」賽米亞稍微想了一下後說。
「沒錯,而且靈力是純粹之力,因此有些時候一般人看不見的東西,擁有靈力的人卻能看得很清楚。」
「阿!那就像是擁有陰陽眼那樣囉?」楓寧這才恍然大悟,說實話她自己也一直都沒有搞懂魔力和靈力之間的區別。
「差不多就是那樣。」
一群人一邊說一邊往集合點走去。
獨自走在最後的妮絲面無表情的看著前面那些帶著笑容的人,她的目光定在凱勒身上,她覺得心臟快要炸裂,當她看見那個來自表界的人類女孩時,內心就產生一種防備恐懼,就好像她一直重視的東西要被奪走一樣,因此當她發現凱勒看著那名女孩隱晦、溫柔的目光時,嫉妒、憤怒、怨恨充斥著她的內心,她好想…好想把那名女孩毀掉,這樣凱勒的目光是不是就能落到她身上了呢?
「妳渴望力量嗎?」一個陌生輕柔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
 
 
「小寧,妳在看甚麼?」賽米亞的一聲呼喊將她拉回來。
「不,沒事。」楓寧搖搖頭,轉回來看向台上。
心底卻忍不住疑惑剛剛那位妮絲學姊好像跟誰走掉了,她還以為那名學姊會跟過來呢,畢竟凱勒學長在這裡。
「要分組了!」溫澤的聲音將所有的人目光都吸引過去。
分組名單被投射於空中,正如凱勒所說的一共有47組,一組7人。
楓寧目光飛快掠過一個又一個的名字,最後在亞爾維斯的名字下面看見了自己的名字。
沒等她反應過來,旁邊的溫澤就拉著身邊的搭檔
雷瓦納多喊道,「太棒了,雷,咱倆這次又一組了。」
「溫澤學長,這次不只有你們。」賽米亞笑著指向上方說,「我們幾個都在同一組呢。」
「欸,真的呢!」溫澤看過去,發現身邊幾個人的名字就在自己後面。
楓寧也看見了,除了他們三人和溫澤學長他們兩人外,還包括凱勒學長和妮絲學姊,這種組合……
「這樣的組合,第一關應該是沒有問題了。」賽米亞稍稍寬心的說。
……不,難道只有她覺得這種組合挺危險的嗎?楓寧看著賽米亞,默默想,希望妮絲學姊不會意氣用事…她將目光投向遠處濃密的森林之中,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這一次的大賽能夠順利結束吧…
賽米亞一個轉頭看見了剛回來的妮絲,便揚手說,「妮絲學姊,這邊,我們一組呢。」
妮絲只是看了他一眼點點頭,然後逕自走到凱勒身邊站著不說話。
賽米亞對於她的反應只是笑了笑,沒有放在心上。
楓寧雖然看在眼裡,但因為賽米亞也不在意,便沒有特別說出來,只是將目光再次投回台上,在看見一名熟悉的身影時,發出一聲訝異的呼聲。
「那不是大叔嗎?」
「大叔?誰阿?」溫澤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滿臉困惑的問。
其他人也是一頭霧水的跟著張望。
「她指得是協會長。」賽米亞也看見台上的人有誰,自然也明白楓寧口中的大叔是哪位。
「協會長!?」溫澤眼睛都快瞪突出來了,滿臉不敢相信的說,「那個一天到晚板著臉,好像人家欠他八百萬的協會長!?」
「有那麼離譜嗎…」楓寧呆愣地問。
「有!絕對有!」溫澤和
雷瓦納多異口同聲的回答。
可見這對搭檔曾經被荼毒的多悽慘。
「協會長是來當見證人的吧。」凱勒漫不經心地說。
魔武鬥大賽是一年一度的裏界大賽事,作為協會長,必須負起監督的責任。
「是的,畢竟這也是慣例了。」賽米亞點點頭說。
「大叔怎麼沒告訴我!」楓寧有些不滿的低聲嘟囔著,一旁的賽米亞聽見後有些詫異的看向她。
「小寧,難道妳後來還有和協會長聯絡?」
「也不算是,就是幾次任務繳交的時候碰上閒聊幾句。」楓寧想了想後說,「大叔好像最近對宮刑很感興趣,所以我就說幾句我知道的內容。」
「噗──」溫澤聽到宮刑兩個字,立刻岔氣,咳了一會兒才喘過氣,「宮刑不會就是我知道的那個吧……」
「沒錯,不過我這裏是升級版本。」楓寧漾起一抹甜蜜的笑容,看在知情者眼中那就像惡魔一樣可怕。
「升、升級版本?」溫澤都不敢開口問下去了。
賽米亞雖然沒有聽得很懂,但按照上一次的經歷來看,這種東西還是不要懂得好。
「你們再打甚麼啞謎阿?」偏偏就是有不識相的人開口,
雷瓦納多滿臉困惑的問。
「咳咳…那也不甚麼多重要的事情,不需要知道啦。」溫澤連忙轉移注意力,「阿,快看,好像要公布任務內容了。」
大家這才勉勉強強的轉移注意力,畢竟比賽還是比較重要的。
 
「這一次的任務,是從這座位於帝亞學院旁側的紋之森裏取得印章,正如我手上這個一般。」在解說員說的同時,印章的圖樣也被放大在空中,「這一次,我們在森林的四方位各放了一個印章,也就是說這一次大賽只有四支隊伍能夠脫穎而出。」
「四組…也就說只有28個人能夠通過初賽嗎…」楓寧喃喃自語的看著投影在空中的印章。
「請各組分派一人過來領取急救包。」在前面負責的工作人員正扯著嗓子喊。
「我去拿吧,你們順便討論一下誰來當隊長。」賽米亞自告奮勇的邊說邊朝前面走去。
「這倒也是。」溫澤拍了下手後說,「來推薦吧。」
「我推薦凱勒。」妮絲想也不想的就說。
「不行。」凱勒一口拒絕,「我只是一名預言者,領導這種事情我做不來。」
妮絲沒想到凱勒會這麼乾脆的拒絕,一時間臉色有些難看。
「我倒是覺得溫澤學長很適合。」楓寧這時笑咪咪的說,「不論是年紀或狡猾來看。」
「喂!我怎麼覺得妳在諷刺我阿!」溫澤一聽這話就忍不住提聲抗議。
「沒有阿。」楓寧一臉無辜的看著他說,「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喂!這句話更過分了!妳是說我長得很狡猾嘛!」溫澤不滿的跳腳喊。
楓寧看著他那張足以欺騙眾人的娃娃臉,一臉歎息的說,「學長你這娃娃臉模樣…我喊聲學長都覺得像在調戲自己弟弟了。」
溫澤還想繼續說些甚麼,這時賽米亞剛好回來。
「你們決定好了嗎?」賽米亞手上拿著一個袋子問。
「好了,溫澤學長說他願意擔當此大任。」楓寧很快地回答,讓溫澤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我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剛剛就順便登記好了。」賽米亞笑容可掬的說。
……你們這些人根本就沒打算理會他的意願嗎!?溫澤欲哭無淚的想。
「該去傳送點了吧,隊長。」凱勒有些惡劣取笑的說。
現在這些學弟妹怎麼一點也不知道要尊敬學長阿!
「我們的傳送點是三十三號,隊長。」賽米亞笑咪咪的說。
「……還是叫我學長吧,算我求你們了。」溫澤苦著臉說。
 
「各組就位──」隨著司儀的一聲高喊下,「比賽開始!」
第三十四屆魔武鬥大賽,正是拉開序幕。
 
隨著傳送陣,楓寧一行人被傳送到一棵巨大古木的粗壯樹枝上。
「哇──」楓寧腳下一滑,差點整個人摔下去。
「沒事吧。」凱勒伸手拉住她,以免才剛開始比賽就發生慘狀。
「呼,謝謝你,凱勒學長。」楓寧鬆一口氣後,才向凱勒道謝。
「賽米亞,那個袋子裡有地圖嗎?」溫澤穩當得站在樹枝上眺望遠處,同時問向剛剛領了一個袋子的賽米亞。
「我看看…」賽米亞翻看一下手裏的袋子,然後拿出一台類似PDA的東西,簡單的按了幾下,一座立體的森林就投射於空中,「看樣子是有顯示印章放置處的地圖。」
「藍點應該就是印章所在。」旁邊的
雷瓦納多湊過來看,「那些在移動中的紅點應該就是這一次的參賽者們吧。」
「應該沒有錯,那麼最近的藍點應該是…」沒等溫澤的話說完,就聽見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響。
所有同時朝聲音方向看過去,發現地下面有一坨看不出是甚麼的東西。
「猴子。」一直沉默不語的亞爾維斯突然開口,所有人很有默契的一同轉向他,然後都看見了他扣在手上的石子,才露出恍然的神色。
「猴子…等等!」溫澤像是想到甚麼似的,臉色微微一變,「該不會是…笑臉猴吧?」
笑臉猴…楓寧回想了一下不久前從亞利老師那裏借來的魔獸生態模式一書中看過這種魔獸,她記得等級不算高,不過有一點很麻煩的是笑臉猴是群居生物,而且嗜啖肉。
亞爾維斯沒有開口回答,卻默默點了下頭。
「真是倒楣,一進來就碰上這種麻煩的魔獸。」溫澤頭疼得喊。
「那麼該怎麼辦呢?隊長,逃跑嗎?」
雷瓦納多笑嘻嘻的問。
「別開玩笑了!這種時候怎麼能夠逃跑呢!」溫澤板起臉說,「當然是要殲滅!殲滅!」
「說得真不錯呢,學長。」賽米亞笑著幻化出武器,「已經看得見了。」
肉眼所見的距離,一群集體行動的笑臉猴正吱吱喳喳凶狠地往這邊來。
「那個…你們不覺得…」楓寧似乎想說些甚麼,卻被妮絲一個揮鞭的聲響給打斷。
「少囉嗦,要是沒辦法戰鬥就滾遠點,別來礙手礙腳的。」
「可是…」楓寧似乎有點遲疑。
「小寧,有甚麼話等等再說吧。」賽米亞目光落在獵物上,槍口已經舉起瞄準。
「沒錯,學──」
雷瓦納多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一個不留意就踩到青苔滑了下去。
瞬時,周圍陷入一片沉靜。
「我只是想說在樹上很可能會和我剛剛一樣踩到青苔滑下去,要不要換個地方比較好…」楓寧一臉無辜的說。
眾人看看她那無辜模樣,又看看慘跌的
雷瓦納多,當機立斷的自己迅速下樹。
拜託!誰要和雷瓦那傢伙一樣摔得狗吃屎阿!!!





更新回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